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的灵异事件簿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海传说(2)

第二百三十九章 血海传说(2)

    等我们一齐退下几个台阶后,发觉隧道口地面开始出现裂痕,有大量的鲜血从里面狂涌而出,顺着台阶滚滚流下来。

    我们正等祥猪发号施令,接下来该怎么办,第二盏灯火也灭了,一下子眼前又暗了许多。

    祥猪又摆手让我们接着往下退,他肥大的脑门上满是汗珠,脸色惊慌的都顾不上去擦汗。

    我们刚退下来,刚才所站的的位置也开始出现了龟裂痕迹,跟着鲜血上涌。好在这是条梯阶,鲜血从脚边流下去,到不至于担心会淹死我们。

    “祥猪,你赶快想个办法,如果这灯光全部灭了之后,我们恐怕就会掉入血海,死无葬身之地了!”青狐冲着祥猪厉声大喝,一对狐眼睁大了,暴露出凶狠的光芒。

    祥猪脸色惨淡的抬头看着青狐,苦笑一声说:“你以为进了血海道,还能活着出去吗?你应该知道巫教血海的可怕!”

    青狐顿时面如土色,身子一颤,突然从空中坠落下来。正好掉在赵雪凝身子一侧,赵雪凝眼明手快,伸手把她接住。

    “完了,血海中不管是谁都会失去任何法力,我们跟普通人一样,等着血怪来收我们吧。”青狐一脸惨然的闭上眼睛。

    我心头一颤,忙问:“天规尺也没用途了吗?”

    祥猪颓丧的摇摇头:“不但没了任何法力,就算现在想要血祭也是做不到了。”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第三盏灯火灭了,这次不用祥猪开口,我们都乖乖的往下退了几步。

    祥猪失魂落魄的掉头从我们之间挤过去,往下走了,自从认识他以来,首次见到他丧失信心,甘于命运安排。他都没招了,青狐失去了法力,我们也只能等待死神的到来。我、于敏、赵雪凝和于佳四个人的手,又重新握紧,我们对望一眼,彼此心意相通,死就在死在一块,没什么好可怕的!

    “这难道是古巫教传说中的血海禁地?”唐留风跟在祥猪身后问。

    祥猪点点头没说话,看着他没落的背影,似乎一时间苍老了几分。

    我忙问血海禁地是怎么回事,唐留风惨淡一笑说,那是巫教最为邪恶最为恐怖的禁地,他也只是听说,并不知道详情。我转头把目光投在魔女身上,心想这事她应该知道吧。

    魔女倒是乖觉,见我目光看过来,马上开口说:“血海禁地是巫教养练血妖血怪的禁地,也是巫教保存生命力的源泉。无论巫教几经变迁,受到什么样的灾难,最终巫教都能靠血海禁地保留一丝血脉,以图日后能够东山再起。历代教主继位,都要先去血海禁地接受洗礼,同样,这也是历代教主的避难之处和处死犯有重罪大巫师级别以上人物的处罚之地。”

 

    我一边往下一边点头又问:“你能简单点说说,血海到底怎么个恐怖法吗?”魔女讲的太罗嗦了,只说出了血海的用途,没说血海到底怎么吓人。

    魔女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怎么恐怖,只知道进入血海除了教主以外的人,都不会走出来。而且,都说比地狱更可怕!”

    祥猪这会儿好像情绪稳定了点,回头冷哼一声说:“人最怕什么?”

    “最怕死吧?”我转头看看周围几个人,心想世界上除了死之外,还能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

    “屁话,死不算,你不觉得见到了鬼,比死更可怕吗?人其实最怕的是,生不如死,如果我们掉入血海,就会真正尝到这种滋味了。”祥猪说到最后,又一脸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