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我的灵异事件簿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教主后人(1)

第二百三十五章 教主后人(1)

    我反过来问唐留风,他是不是在骗我,整个事件的真相,都是从他口中得知的,可到现在,却变得面目全非,简直他娘的的驴唇不对马嘴。唐留风叹口气没说话,不知道他也不明白真相还是不想说。

    祥猪冷笑道:“他只不过是乔兴德手里的一颗被利用的棋子,乔兴德怎么会对他说实话。就连当你我去黑古拉山,寻找魔女遗体的目的,也没实话告诉边瘸子。”

    唐留风语气低落的说:“有些事是我从别处听来的,也有些是自己的判断,只有很少是乔兴德告诉我的,所以,与事实真相难免有很大偏差。”

    “青狐你都说对了,但陵墓这件事你还是一知半解。”祥猪得意的笑了一声,接着说道:“陵墓的确是巫教低十八代教主的墓穴,当然他的身份不能称之为陵墓了,不过,几百年前,真的有位落难皇帝也葬在了这个岛上,所以才被人称之为惠宗陵。”

    “哦,愿闻其详。”青狐诚恳的说道。

    祥猪说:“其实事情很简单,明朝建文帝流亡到琉球国死后,忠于他的属下唯恐葬在琉球墓中财宝会被盗窃,所以在海中物色到一个风水极佳的小岛,葬在了上面。无独有偶,这座陵墓就在我们十八代教主墓穴一侧,可以说是做了邻居。当时据说他们开凿墓穴的时候,发现了教主墓,结果要挖出来时,工匠都离奇死亡,所以他们不敢多事,就把陵墓建在一边。”

    我听完他的话,一拍大腿叫道:“我明白了。”

    他们都吓了一跳,于敏一拉我的手小声说:“你怎么了?”

    赵雪凝没好气说:“别理他,又发神经了。”

    我哈哈一笑,搂住两个人一人亲了一口,全忘了我看不到,青狐、魔女和祥猪却能看到。祥猪和青狐同时咳嗽了一声,显然见到这种不雅画面,有些面上挂不住。

    “祥猪,我说坤少怎么会得到图纸,原来你们是通过惠宗陵,进入教主墓的。否则,墓门上暗火,除非用血祭珠或是魔女才能消除。”我是明白了这个问题。

    “哈哈,寒冰,没想到你挺聪明。可是你只猜对了一半。”祥猪大笑着说,显得很得意。

    我也学着青狐的口气说:“愿闻其详。”

    祥猪说道:“惠宗陵虽然没有教主墓那种诡异的大门,但毕竟是皇陵,其中又埋藏了数不清的珍宝,怎么能让人轻易进入。而且,像乔兴德这么有钱的人,难道还做不到把整个岛掘开的能力吗?”

    他说到这儿故意顿了一下,我听的不住点头,一点没错,乔兴德派妖奴镇守惠宗岛,还布下了阴尸阵,这么多年都无法打开陵墓大门,但也同样没有开凿山壁墓墙,这就耐人寻味了。

    祥猪估计是想卖个关子等我追问的,结果我只顾沉思没说话,他又接着往下说:“因为两座墓都像铜墙铁壁一样坚固,除非把整个小岛炸沉,否则根本开凿不了。所以,镇守了这么多年惠宗岛,还是一无所获。不过,乔兴德怎么都不会想到,那张图纸根本不在教主墓中,而是在墓门外珊瑚树下。当时他们取走了珊瑚树,乔兴德去摘了块碧落朱雀,而马振海也没闲着,他尾随其后,从一个珊瑚树下找到了与先祖通灵的符印。别以为郑富荣老实憨厚,他是跟在两个人后面的,在另一个珊瑚树下发现了图纸。”

    我听了这番话,思路变得清晰起来,想不通的地方迎刃而解,忍不住接着他的话头说下去:“乔兴德得到东西最不值钱,而马振海的这个符印也让他跟先祖通灵,发现了自己的身世,其实并不是成为了妖奴,我觉得,虾米才是被马振海给变成了妖奴。郑富荣找到了图纸,又得到了天规尺,基本上控制了黑山的命脉。不对,他为什么要把天规尺作为交换条件换回一个有了别人骨肉的老婆?”说到这儿,我发觉又想错了。

    祥猪嘿嘿一笑,声音显得特别神秘,只听他说:“你能想出这么多答案,已经不错了,何必去想得不得的答案。”

    我不是非要去想,因为这件事弄不明白,我实在不甘心,老子被他们利用差点丢了小命,总得知道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可是,有些事不是光凭动脑 子就能想到的,其中隐藏了不为人知的秘密,除非知情人道出实情。

    赵雪凝这时突然插口道:“祥猪,你也太小看现在的科技手段了,无论在坚固的墙壁,都会被打穿的,乔兴德没动陵墓,应该另有原因。”

    一语点醒梦中人,我忽然又破解了这个谜团,兴奋的不得了,哈哈大笑道:“我明白了……”

    “你不要总明白好不好,说到最后又不对。”于佳奚落我。

    “去,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插口。”我唯恐于佳会跟我没完没了,不给她反驳机会,马上接着又讲:“前世的因缘,后世一样继承,当年开创巫教的三代教主后世转世又成为了渔民兄弟。如果不出所料,乔兴德就是第一代教主转世后人,而郑富荣是第二代,马振海是第三代。马振海首先被先祖的符印给唤醒了记忆,才会先人一步到黑山把神像换成了他的先人。而郑富荣和乔兴德也接连知晓了这个秘密,郑富荣把天规尺交给乔兴德,根本没安好心,就是让他去换神像,让他们之间斗个不亦乐乎。”

    祥猪没说话,虾米亦是不出声,好像刚才我那句猜到他是被马振海变成了妖奴,给说中了事实。

    于佳这时很知趣,帮我接了一句:“你怎么猜到乔兴德会事第一代教主后人的?”

    我嘿嘿一笑说:“这还是雪凝提醒了我,按照乔兴德财力,不会打不开教主墓,但因为那是他的祖宗,谁会在自己祖宗墓墙上胡乱开挖,一来不敬,二来怕受到祖宗的惩罚。”

    正在为我自己能够想明白其中一切关窍感到得意时,于敏的一句话给泼了盆冷水:“马振海没有图纸,当时也没有祭祀杯和玉佩,怎么做到换神像的?”

    我一下子语塞,是啊,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还想问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