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劫天运 > 第六千一百五十五章:变局

第六千一百五十五章:变局

    “夏传奇,你是不是担心那城主测试过不了?”景宁小声的问道,看我点头,他笑吟吟的说道:“放心好了,那玩意没办法测,我家里的那个不是托你的福当上了城主了?所以之前在大城的时候,我们就自查过了,不知道为何,都测不出我们来,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我们现在走一下过场就行了。”
    我看他是认真的,就点头说道:“也好,给城民一个交代,也比到处自证清白好,你们测不出来,兴许那东西和吼兽差不多,吼兽那你都没辙,自然也没办法撤出什么来。”
    “对对,其实我早就料到了会是这样,就是大家自己先慌了,只信猎师局却不信我们的,其实你没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灭过异人兽了,这些鬼东西,有吼兽在的时候,也不是那么难对付,不过那些天降者反倒是厉害,我们是不敢跟他们真的闹起来的,不过这些天降者多是受到猎师局的制约,也不会和我们起冲突。”景宁说道。
    “世道都变了?”我问道。
    “变了,天降者最近几年听说下来了不少,特别是这几个月,听说六大城之上已经多了不知多少天降者了,猎师局现在内部都换了一趟血,各大城的城主,好像都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那些老伙计了,这才多少年过去呀!”景宁无奈的说道。
    “嗯,这里有好些传奇猎师看着都是新人,也渗透进来了?”我问道。
    “可不是么?不只是其他大城,就连我们这么偏僻的第十一、十二大城都来了好些外来者,有的自称天降者,有的是别的城挤过来的,还有好些商户干脆搬迁了过来呢,对了,你给我们的仙丹,听说在那些繁华的大城也有,价格也不会太离谱了,现在都买到我们十一大城来了,当然,药效肯定没有你给的强,也没有那么多种类吧……不过也够好些猎师直逼传奇级别了,现在传奇猎师的认证可不容易,但却同样增加了不知道多少,而且听说最近各大城冒出了许多的传奇猎师,有的是天降者,但也有许多是我们这荒蛮世界的土著,现如今整个荒蛮世界离着混乱不远了。”景宁一边解释,一边带着我离开死亡谷。
    我暗暗吃惊,一段时间来居然变化那么大,现在各大城或者九重天的渗透实力渗透进来这么多,这也意味着会打破这里的平衡,甚至可能出现猎杀我的存在也说不定,所以我想了想说道:“上面的天降者下来越多,仙丹卖得越多,这荒蛮世界的凶兽就会变得越少,被兽类多了,生态链就会被破坏,到时候血饮恐怕要水涨船高了,等到他们把自己大城周边的凶兽都灭绝了,很可能就该轮到我们这些边境区域的了,这是灭界的兆头。”
    景宁听了我的判断,吓得瞪大眼睛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烈龙跟在后面听到了‘灭界’两字,一脸好奇的问起了我:“灭界是什么?是我们荒蛮世界都灭了?”
    “不错,若是不断的狩猎凶兽,等到凶兽越来越少,血饮就会成为奢侈品,到时候强者占据资源,普通民众自然就会渴死,你说那时候还会有那么多人么?”我反问道。
    烈龙大叫一声,说道:“那可怎么办?”
    “我还没想到怎么办,不过我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放心好了。”我宽慰两人。
    不过景宁和烈龙此刻都一脸的忧虑,估计给我的话吓坏了,而景宁恢复还算最快的,想了想说道:“对了,夏传奇,最近出了那么多的天降者,在各大城周围乱逛,也不知道找什么,他们有的还不认证猎师会,也不争名逐利,一个个却厉害得很,所到之处留下许多凶兽的尸体,甚至连材料都不剥取,简直是怪得很,听说有的甚至能力不亚于你,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不会是冲着什么去的吧?要不然进了这里,应该不是想着出去,就得想着怎么活下去才对,怎么会无所事事似的?”
    “景传奇,他们就想要去刚才那地方的!你不也看到了,有好些都不是猎师局的猎师!”烈龙接过话说道。
    我点头说道:“稳住这一界的是九口鼎,现在九口鼎坏了好几座了,所以让这荒蛮世界中出了许多的裂缝,现在他们满世界找这样的裂缝进去,不是想要破坏鼎,就是想要找各种麻烦,碰上这些人你们对付不了,还是远离就好,稍晚些,我会找人专门对付他们。”
    “原来如此,简直是够恶毒的!不过我他娘要是见到他们,瞅准了可不会客气!”烈龙骂骂咧咧的说道。
    “你还是小心点,现在除了大城内,其他地方可不安全了!”景宁提醒道。
    我也千叮咛万嘱咐他们小心,毕竟刚才我就发现这裂缝中的仙家们虽然尽可能融入这个世界,但对于猎师局的认证或者别的什么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的目的除了杀我,就是破坏这里的鼎,至少把它破坏到难以修复的状态。
    现在这死亡谷的仙家们要是不出来,韩珊珊指派的修鼎者进去就有危险了,当然,能够修理它的应该不是普通的仙家了,凭借韩珊珊的能力,应该不会没想到会出现敌人。
    当然,为了防备一二,我也得早做准备,他们破坏了这界面的稳定和平衡,我就有理由剿灭他们,不过现如今天城还腾不出手来,因为要收拢混沌天遗仙,安排他们以后的去处才行,所以我就能够做的只能是先利用夏瑞泽留给我的势力,至少起到制约神座才行。
    “现如今十二城势力被打乱后,势力分布如何?”我看向了景宁。
    景宁现在负责整个十一大城的猎师局,所以他最清楚这荒蛮世界的情况,只是稍作犹豫后,他就说道:“如今多出了一个叫神座的组织……那些天降者们,好像都是神座组织的一员,我之前一直不知他们想干什么,但现在仔细一考虑,应该和你所说的那些人的目的不谋而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