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八十三章 仇恨记忆

第八百八十三章 仇恨记忆

    我们也都奇怪这小子是撞鬼还是咋地,居然自己跑回来,吓成这副怂样,原来是遇到了龚翠若。因为他刚跑进屋,门外就响起了“桀桀”瘆人的诡笑声,在伴随着哗哗雨声,显得特别阴森可怖。

    龚潮还不知道这是女儿鬼魂,但听着声音不对,脸色大变,问我们:“大兄弟,不会是鬼吧?”

    我才要开口,陈敬波就跟长了翅膀一样,往回倒飞出屋。但我早一步窜到门口,一把扯住他的双脚,张口念道:“朱雀凌光,神威内张。泽尉捧灯,为我烧香。鬼邪速退,急急如律令!”

    咒语一出,龚翠若在外面撒开手,让我把陈敬波扯进屋里。这次让这王八蛋彻底吓破胆,一落地连滚带爬的爬到桌子底下,缩成一团,全身瑟瑟发抖。

    “你为什么要阻挡我报仇,你为什么?”龚翠若站在门口外,一张惨白的鬼脸,因为气愤都扭曲了,在雨帘后面若隐若现,更加的骇人。

    我的阴阳眼还没过时限,所以能看到她,而龚潮和沈冰就看不到了。陈敬波那应该是龚翠若故意让他看见的,否则不可能把他吓成这模样。

    “我一直都在帮你,你难道不知道吗?这样吧,你父亲也在,你不如进屋,有话好好说。”我把龚潮抬出来,是想让她清醒一些,去除身上凶灵戾气。这鬼一旦变成凶灵,就跟狗得了狂犬病差不多,不过比狂犬好一点,还认人,就是怨气太冲了,除非是她父母才能让她变的平静一些。

    “我爸在吗?”龚翠若惊讶的问了句,从雨帘后移动过来,站到了门口。这句话已经显得很清醒,比刚才好多了。

    龚潮一看真是自己女儿,但到底是怕鬼,吓得往后一缩,浑身打颤道:“女,女,女儿啊,你,你,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好了明天才……才……才……”才了半天,后面的话也没说出来,差点没憋死。

    龚翠若见到亲人一下就哭了,抽抽噎噎的说:“我是被人拘回来的,给装进了赵诚实遗像里。爸,我好委屈啊,自从前两天见你们一次后,天天盼着能在跟你们见面……呜呜……”

    女儿这么一哭,当父亲的心就给哭碎了,哪还记得鬼魂的可怕。龚潮也跟老狼一样的嚎哭着,扑过去把女儿抱进怀里。

    我趁他们父女交流感情时,抱起大嫂,把她送进儿子卧室,放在床上,用被子盖好。摸了摸额头,非常烫手,烧的很厉害。我先烧了一张净身符,床头就有一杯赵晓声曾喝剩下的水,调了符水灌她喝下去。

    然后走出来,把椅子拉到一边坐下,唯恐挨着桌子底下的陈敬波,再遭了他的黑手。沈冰也学我拉过另一把椅子坐在我身边。这累了大半夜,坐下感到特别舒服。

    等他们父女哭诉差不多了,龚翠若脸上的煞气,变淡了许多,看来亲情的确是去除凶灵煞气的一剂良药。我于是问龚翠若:“你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吗,为什么现在要报仇?”

    龚翠若从父亲肩膀上抬起头,满眼泪花的说:“自从干妈给了我那点脚骨灰渣,记忆就慢慢开始恢复,终于想起来我是怎么死的了。”

    沈冰往前一俯身,双手托住两腮,饶有兴趣的问:“那你快给我们讲讲到底怎么回事。”

    龚翠若点点头,把眼泪擦掉,跟我们说起以前的事。她为了男朋友,去学道术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所以她只是简单提了一下。但陈敬波真正惹上鬼邪,那是有原因的,起初她不知道,直到死后才听干妈说起。

    那个把陈敬波推下楼,又在湖里拉他下水的老鬼婆,是他另一个女朋友的奶奶。我们一听就愣了,另一女朋友,难道就是小妖精曾经跟提起的那个?

    果然就是,龚翠若说,陈敬波脚踩两只船,跟他恋爱,还在追求一个有钱人的女儿。不跟她分手,那是怕那边追不到,这边也黄了。所以瞒着她,死皮赖脸的追求那个富家小姐,最终因为没得手,一气之下,就把人,把尸体烧成灰,偷偷埋在陈庄的坟地上。他不知道跟哪儿听说,用符封骨灰坛,鬼魂就不能入地府,还不敢找他报仇,于是跟龚翠若一个下场,那个女孩变成一个孤魂野鬼,终日游荡在陈庄附近。

    那个女孩奶奶想尽办法都没能把女儿骨灰找到,所以才恨透这个畜生,在他做保洁时,把腰带隔断,谁知他大难不死,之后就尾随其后,伺机下手。那次在湖边又把他拉进水里,碰巧又被龚翠若师傅经过那儿出手相救,还把女孩奶奶打成重伤,很久都没复原。

    后来,他又看上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这次居然得手,才想着跟龚翠若分手。但龚翠若已经学了一些简单法术,曾经在一起时说起两个人感情,龚翠若威胁他要是花心,就用法术要了他的小命。这就让陈敬波起了杀心,大年初一去给师傅拜年时,到了那儿,发现师傅已死,龚翠若吊唁之后,陈敬波就把她骗到了自己的租住屋。

    大过年的,打工的都回了老家,但房子没退,过年回来还要继续住的。龚翠若本来想着他们俩单独在屋子里亲热一下,谁知道被人打了一记闷棍,之后一直浑浑噩噩,醒过来时发现赵诚实在她身边。这是本村人,两家关系又处的挺好,龚翠若还不知道自己死了,就问他自己为什么会在一片荒地内。

    赵诚实就告诉她,有人把她杀了,就把骨灰交给他扣起来,从此之后必须听从他的使唤,不然就让她魂飞魄散。龚翠若这才知道自己死了,可怜骨灰被扣,又不敢得罪会法术的赵诚实,也就帮他去偷过魅宝,但没得手,回去被赵诚实臭骂一顿。之后赵诚实就离开省城,她变成了孤魂野鬼。

    曾经也去偷偷看过陈敬波,当时正好见到他被那个有钱人女儿甩掉,她还不知道自己是被男朋友杀死的。见他在自己死了还不到一个月,就有了新女友,伤心之下再没找过他。后来经干妈说起他杀人的事,起初还不信,直到昨晚干妈把那点脚骨灰渣跟他骨灰融合在一块,记忆逐渐清晰起来,想起她被打了一闷棍后,不久魂魄离体,看到陈敬波亲手掐死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