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赵庄

第八百四十五章 赵庄

    死耗子刚好回到镜子里,老妈被吵醒了,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出来,跟我们说:“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在外面大呼小叫的,别吵醒了邻居。”

    我点点头:“我跟沈冰白天睡够了,晚上睡不着,正在玩猜拳。”

    “对对,我们玩猜拳,谁输了头上画王八。刚才土包子输了耍赖,不让画王八……”

    沈冰接口倒快,居然整出画王八的瞎话,老妈给搞的哭笑不得,语重心长的跟她说:“你们玩点别的吧,在自己男人脸上画王八,那不是骂自己不守妇道?”

    “呃,是啊,是啊,都是土包子要玩这个。”她说着还瞪我一眼。

    晕倒,我说玩猜拳,又没说画王八,还好意思埋怨我。

    老妈又跟我们俩说别玩的太晚,就上厕所去了。我瞪着她才要报仇,忽然厨房那边窗口上,传来笃笃敲响声。我心说谁啊,大半夜的敲人家窗户,真够缺德的。不过马上反应过来,这可是七楼,尼玛,活人能爬这么高吗?

    顿时头皮一紧,跟沈冰使个眼色,她立马拎起了背包,跟在我身后,跑到了厨房。一眼看见窗子外面,有一张鬼脸贴在窗子上,正用鬼爪子轻轻敲着。

    妈的,果然是鬼魂没事吃饱撑的,瞎了眼来这儿捣乱。我拉开窗户,就要撒出铜钱,让这死玩意尝尝锁魂的滋味。

    “大侄子,是我……”

    我们俩一怔,仔细一瞅是那个老太太,她不是去赵庄托人取骨灰了么,怎么又跑这儿来找我们了?莫非,那个女鬼是冒充的,为的是骗我们元宝?

    “大娘……”

    我刚说出两个字,老妈从厕所出来了,站在客厅问我们:“你们在厨房干什么?”

    吓得我和沈冰急忙转身,把老太太给挡住,我讪笑着说:“我们怕在客厅再吵醒了你,就挪到厨房玩游戏。”

    “唉,真是两个大孩子。”老妈笑着埋怨一句,掉头回卧室了。

    等老妈把房门关上,我们才转过身,让老太太进了窗子。我们把厨房门拉上,小声说话,老妈应该听不到的。

    老太太跟我们俩说,若若就是她的干女儿,她的骨灰一直被坏人藏着,不能进地府投胎。这几天打听到那个人一直没回来,就买通了一个阴阳先生,查到若若骨灰原来埋在赵庄一个坟地内,用符镇压着。就商量好,今晚把骨灰取出来,让若若进地府。

    可是在赵庄坟地取出骨灰后,发现少了一些,正好是若若脚骨灰,似乎被红线缠着,若若试了几次都被拖住脚,怎么都进不了地府大门,可把她们娘俩急坏了。那个帮忙的先生说,他已经尽力,再也查不到脚骨灰在哪儿。老太太就想起了我,所以趁天亮之前赶过来找我帮忙。

    赵庄这地方,说起来我不陌生,我去过两次。就在省城郊区,赵成实住的村子。当时龚翠若被他扣了骨灰,藏在他的老家,那是合情合理。可是现在都已经三点了,正是鬼魂收敛的时间,根本没时间再去查找脚骨灰在哪儿。

    老太太倒不是说非要现在让若若进地府,只要这两天内,能找到脚骨灰就成。这个好办,只要利用搜魂大法,不会找不到,只要不急就行。问明了骨灰存放在什么地方,天亮后我们去取。

    然后又问她见到七爷八爷时情况。她拍着胸脯子说,做了二十年的鬼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七爷八爷,心里特别忐忑。没想到他们哥俩一见令牌,态度很和蔼。说完那些话后,还叫她下月初一再来跟他们哥俩见个面,有什么消息给我带过来。

    七爷八爷跟老祖宗都是这么讲的,看来老太太和死耗子说的不是假话。可能这件事要拖到下月初一才能解决,我也就安心等着吧。

    老太太临走时,我跟她说再帮个忙,在附近鬼友里给打听一个有叫王子俊的鬼没有。老太太说这好办,像她这种老不死的野鬼在省城郊区一划拉一大堆,如果有这只鬼的话,肯定能打听到。

    老太太走后,沈冰嚷着饿了,在冰箱里找出面包果酱吃了起来。结果趁我不注意,用果酱在我额头上画了几下,吃吃笑着说:“画只小王八。”然后飞快跑回卧室,把门紧紧给关上了

    汗,这死丫头怎么就不听老妈的,难道真想日后不守妇道勾引野男人吗?我气的牙根直痒痒,走进厕所去洗脸,一看镜子里额头上写着两个字,爱你!

    我一下子心花怒放,心里比吃了蜜都甜。

    一觉睡到上午九点才起来,匆忙洗漱后,吃了点老妈做的早餐,跟沈冰溜出门去了。老太太说,龚翠若的骨灰就埋在当时曹云海埋魅宝的地方,我们曾经去过,也好找到。打车跑到那儿,这本来是个荒凉的坟地,没人注意,把骨灰坛刨出来,只捏了一点灰放在罗盘上做搜魂法。

    结果出现了两个方向,一个指向我们住的小区,一个是赵庄。那不用说,龚翠若和老太太就窝在小区内,要不然俩老头也不可能溅在她身上。而脚骨灰,肯定还在赵庄。于是打车去了赵庄。

    在村口下了车,按照搜魂大法画出的地点,就在赵成实家。这就不好办了,赵成实跟我是对头,他老婆怎么会不知道,进门想要回龚翠若的脚骨灰,估计比登天还难。再说他老婆认出了我们,万一把这事告诉赵成实的狐朋狗友,这消息传进地府,可就糟糕了。

    正在踌躇时,忽然看到一群小孩追着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土块和菜叶子满天飞,落了这男孩一身。他双手紧紧抱着胸口,似乎揣着什么东西拼命的冲我们这边跑过来。

    沈冰探着头看着那边说:“可能是小偷吧?”

    我觉得不像,要是小偷,干嘛后头追一群孩子啊?十四五岁大孩子,肯定会遭到村民痛扁一顿的。随着这孩子跑近,我不由怔住,这不是赵成实的儿子吗?我曾经去过他家两次,认得这孩子,记得他叫赵晓生,今年十五岁了。

    到底是他一个跑不过人多,到我们跟前时,后面孩子们追上来,把他摁倒在地,噼里啪啦的一顿猛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