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八百三十一章 更神奇的童子咒

第八百三十一章 更神奇的童子咒

    看到她心情激动之下,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大叫一声沈冰,就要往前跑过去,却被太祖爷爷给拉住了。

    “先别忙着过去。”太祖爷爷往前抻着小脑瓜,脸上神色是相当紧张,一对小眼珠骨溜溜的四处乱转。

    汗,我又差点冒失了。有道是关心则乱,看到沈冰什么都不顾了。极力使心情镇定下来,仔细查看坐在尸体群中的几个人。除了沈冰之外,这几个人我都认识,严鑫逸、赵成实、凌佩强,竟然通玄这小子也在那儿。我就想不通,他在大石上好好的,干吗非要再跑回水潭去送死,脑子肯定有毛病了。

    没看到顾老板,让我感到挺意外,这人非常神秘,当时受重伤住在医院内奇异消失,现在同样重伤之下,被冲到水潭里躲过地狱花王的吞噬。不得不承认,他个人能力相当强。

    他们几个人的模样,就跟当时通玄被地狱花王吐出来时一样,可能是连惊带吓,又受到了花腹中的某种诅咒,以至神志不清。呆了不要紧,只要还活着就好。

    太祖爷爷看了半天,冲我打个手势,让我把头灯光调到尸体群后面。地面上有个丈余直径的大洞口,往外咕嘟咕嘟翻着水花,散发着缕缕白烟,随风往前飘走。不用他老人家说,我也猜到这肯定就是地狱花王的根源了,尸体都是从这儿送出来的。

    草他二大爷的,老子要是过去往里边撒泡尿,估计下面得炸窝。办法是简单又笨了点,但对付这种情形,那是十分对症。问题能不能顺利走过去,这个弱点地狱花王肯定有防范措施。

    “打鬼桩吧。”太祖爷爷一边盯着那个洞口,一边跟我说。

    我一愣说:“这地方是阳气充裕,不是养尸地,打鬼桩那不是害了我这几个鬼友吗?”

    “糊涂,内阳圈不是说就是至阳极地,而是压制阴气,能让生物存活下去。困龙滩是个连环局,内阳,内阳裹阴,骨子里仍然是阴煞之地。在三凶门打鬼桩,就能避免尸变,以及能镇住地狱花王根源邪气不能外泄,我们救人就容易多了。”太祖爷爷瞪着小眼珠跟我解释。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赶紧拿出小白旗,叫出尖头鬼、林梦希和夏木春。把事跟他们一说,这次特意嘱咐夏木春,千万不能捅娄子了,不然大家伙都会没命的。夏木春羞惭的跟我保证,这次死都不会拔桩。

    我趁太祖爷爷正在拿着罗盘定三凶门的时候,悄悄问她和林梦希,之前为毛不帮尖头鬼。林梦希一撇嘴,瞪着眼珠看向尖头鬼说:“你问他,本来我们要帮忙的,但我力气还没恢复过来,木春和三丫有点害怕,就被他一阵讽刺和嘲笑,吹嘘自己一个就行了,不用我们三个怂包。所以我们就回去了。”

    尖头鬼一缩脑袋,假装没听见,灰溜溜的往一边走开。这小子,你说跟三个大美女叫什么劲,真是混球一个。

    太祖爷爷定好位,我让他们三个各就各位,把身体打入地下,露出三只鬼脑袋,在灯光下,显得特别的诡异和恐怖。

    鬼桩刚打好,就见那个洞口里的水花往上翻涌的凶猛起来,哗哗水声,仿佛要喷射出来,让我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万一镇不住地狱花王的根源,那尖头鬼他们仨可能会受到反击。

    太祖爷爷挺有经验,伸手拍拍我的大腿,示意我不要紧张。汗,他那小个头,举起来也只能够到我大腿上,你说让我叫他太祖爷爷,感觉实在拉不下这张脸。

    水花跟开了锅的沸水一样,咕嘟咕嘟听得我心惊胆颤。过了一大会儿,只见一只黑乎乎的脑袋,从水花中慢慢探出来。我心头一紧,这玩意就是当时把严鑫逸拉下去那条黑影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这玩意头脸上似乎抹了黑漆一样,显得光秃秃的,一对特别贼的眼珠子,不住的来回乱转。

    太祖爷爷使劲拉我一下裤子,我急忙蹲下去,让他趴在我耳朵边小声说:“叠纸人。”

    我立马明白什么意思了,要跟捉尖头鬼那样,把这死玩意给引过来。于是拉开背包,拿出塑料袋,还有有半张空白黄纸。太祖爷爷已经从我包里找出了一条红绳,猫着腰往前走出十几米,把红绳前端做个圈套,挖坑埋在土下。

    这时纸人也折好了,才要咬破手指,却被他老人家一把夺走,在手指上吐了一口唾沫,往纸人脑袋上一涂。捏个法诀念咒,纸人蹦蹦跳跳的往前就跑了。

    靠,原来不用鲜血,用唾沫都能使啊,到底是太祖爷爷留了一手没传下来,还是我这往上八辈长者给记错了,害我用这玩意每次都要咬指头。

    “再叠一个纸人。”太祖爷爷紧张的盯着已经探出了大半个身子的死玩意说。

    折纸人还不简单,于是又折了一个交给他。估计他老人家怕这死玩意太狡猾,不容易上当,就多放出一个童子。哪知我想错了,这次太祖爷爷咬破小手指头,让我觉得有点心疼。把血涂在纸人脑袋上,捏诀念咒,呼地手里的纸人就烧着了。

    眼看纸人烧到手指,他还不松手,我心说你那小指头挺得住吗?太祖爷爷右手指诀在燃烧的纸人上用力一点,顿时火苗子连带尚未燃烧完的纸人奇异消失。再看蹦跳出两三米的那个纸人,倏忽间变大,然后再变粗,成了一个跟他老人家一样个头的孩子模样,血肉丰满,看上去就是一个真孩子,转着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往前蹦过去了。

    我不由张大嘴巴,下巴颏差点没掉下来。枉哥们出道快五年了,居然都不知道童子咒还能整的这么神奇。这种活灵活现的童子,估计连行政长官都会被勾走。

    那死玩意一下子盯上这只童子,嗖地跳上岸,站在那儿浑身往下淌水珠。它个头不是很高,大概只有一米一二,一副雷公嘴,四肢纤细,屁股后头撅着一条尾巴。擦,不会也是只猴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