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八十章 吊死者诈尸

第七百八十章 吊死者诈尸

    还好哥们见惯死人的脸,虽然吓得差点尿裤子,但没叫出声。可庞富荣和曲陌却同时惊呼,尤其庞富荣反应非常大,慌忙跑过来。这时我才看清,这是一个女人,披头散发,大概有四十多岁。被绳子吊着,由于被我扯松了绳子,现在落下来离地面只有半尺多高。

    绳套紧紧勒住脖子,张大口舌头吐出老长,整张脸都憋成了紫酱色,加上那对恐怖的眼珠子,在昏黄灯光下,别提有多瘆人了!

    庞富荣一把扳住女人的肩膀,惶恐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淑珍,你为什么要上吊?”

    靠,人都死了,你问谁呢,她如果能亲口告诉你,我就跟你姓庞。

    “小蕾,小蕾……”庞富荣瞪大眼珠,转头又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正在这时,尸体突然一动,带动绳子,让我心头咯噔一下,怎么回事?因为吊死的人脸孔是最恐怖的,一般能不看最好不要看,否则真会做恶梦。我看清了女人死状后就转移了视线,现在转回来一看,草他二大爷的,诈尸了!

    尸体双手直挺挺抬起来,掐住了庞富荣的喉咙,让他一时透不过气,脸也憋紫了。曲陌急忙看我一眼,似是询问要不要她出手?我摇摇头,撒手松开绳子,让死尸落地,但她由于掐着庞富荣脖子得到支撑,并没倒下。

    我跟着往前一个窜步,伸手捏个指诀,猛地点在她微微鼓起的肚子上。顿时肚子就往下瘪了,胸口又鼓了起来。于是指诀沿着肚皮往上划过去,将胸口憋住的这口气推进喉咙,“噗”地一声,尸体口中吐出一口浊气,喷了庞富荣一脸。

    然后抓住尸体的两只手腕用力往外一掰就松开了,失去支撑后,尸体往后仰面跌倒。庞富荣捂着脖子不住猛烈咳嗽,再差那么一点点时间,他就被掐死了。

    庞富荣缓过气后,一脸惊恐的往后倒退。算命先生又不懂捉鬼,哪见过这种吓人的玩意。饶是他的老婆,也不敢再接近了。

    诈尸虽然跟僵尸差不多,但两者不是一个概念,就是尸变,但绝不像湘西那种惊煞那么凶猛。在现在科学来说,那是因为周围电离子的作用,才产生尸体假复活,而在我们道家来讲,那是因为死后一口气闷在肚子里没出来,受到猫狗或是什么邪祟冲撞,就会诈尸了,发生这种情况不用惊慌,只要把肚子里这口气赶出来就会没事了。

    看这种情形,杀死安黛云的,肯定是他老婆。可能是杀人之后害怕被抓进警局,就上吊自杀了。其实死都不怕,哪还怕什么呢?有时候人做出的古怪行为,令人不可思议。

    这也就是一件普通的仇杀案,跟那个幕后人没什么联系,我不由有点泄气,白跟着庞富荣跑这么远,一惊一乍的,刚才那下真差点让哥们尿了裤子。

    低头看看裤子,还好,衬衣遮挡的很严实。不过眼角一瞥,顿时让我身上毛又炸了,尸体又动了,突然猛地直挺挺的就站了起来,腿都不带打弯的。我勒个去的,这不是尸变了,这是僵尸!

    “淑珍,不,你到底怎么死的,为什么死后冤魂不散……”庞富荣一边惊恐大叫,一边掉头就要逃出门。可是一只脚还没踏出门槛,就被尸体跳着追上,给伸直了手臂揪住后领。

    我不由傻眼,尸体肚子里的那口气已经出来了,现在又诈尸,那是没理由的事,除非是惊煞!一想到这儿,心里忍不住突的一跳,难道这娘们死后魂魄没离体吗?要真是这样,我看还是少管闲事的好,除了湘西镇尸符外,对这玩意啥都不好使,况且哥们手上现在什么家伙都没有。

    可是不管又不成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庞富荣被掐死。我一咬牙,往前冲了一步又退回来,汗,哥们可能有点无耻了,这明知道送死的事,还往前冲那真是脑残了。怎么办呢,曲陌一看我急的团团转,就要变身,我心想惊煞厉鬼那也是不容许小视的玩意,万一再惊走了灵狐,我们最后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了。

    于是冲她挥挥手,转眼一瞧,有了,抓起绳子用力往下一扯,这招还管用,尸体顿时就往后扯了回来。不过是带着庞富荣的,这小子已经给掐的眼珠暴出老高,眼看就要挂了。赶紧让曲陌扯住绳子,我跑到跟前,捏个法诀在尸体胸口上一点,同时大声念道:“马磕驳灼,逆风横行。急急如律令!”

    尸体立刻一颤停住不动,我跟着将她的手腕掰开,一把将庞富荣推出门口。草,劲儿使大了,让他摔了个狗啃屎。

    趁着暂时封住尸体气海时机,跟曲陌一齐拉动绳子,把她重新吊回去,匆忙将绳子一端系在窗户上。我们跑出门口,正好庞富荣也才哼哼唧唧的爬起来,三人一块拼命的跑出大门,一口气跑到村外桥头上,才停下来喘气。

    一边喘着气我一边跟庞富荣说:“我们还不能走,等到天亮,我要画几张符,把你老婆尸体搞定。”

    庞富荣却无助的脱落在地上,靠着栏杆失声哭道:“怎么会这样,是我一下害死了自己两个女人!”哭了几声后,又抬起头惊慌失措的叫道:“小蕾呢,怎么没见小蕾?不行,我得回去找她。”说着站起身就往回跑。

    他说的小蕾不知道是谁,但肯定是亲人,不然不可能这么关心。可是现在回去,那是找死。我一把拉住他说:“你说的那个小蕾要是在家,刚才就会出来见我们了,发生那么大动静,都不见他说明不在家,还是天亮再回去找吧。”

    “你放手,那是我的女儿,找不到她,我就是死也不能安心。”他这会儿劲挺大,把我都从桥上扯了下来。

    “不如咱们再回去一趟吧。”曲陌咬着嘴唇说。

    我点点头,放开庞富荣,跟着他往回跑。刚跑到村边,忽然从身边拂过一阵凉风。有点古怪啊,让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正在心里吃惊的同时,脸上就被一只冰冷的小手给摸了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