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往生鱼

第七百六十六章 往生鱼

    我于是走到门口,看着外面月光匝地,这女鬼踟蹰徘徊,一张惨白的脸色上,披了一层银灰色,恐怖之中透着一股凄凉。

    “你还有什么事吗?该回地府了!”我提醒她。

    女鬼轻轻低下头,黑漆漆的眼睛内,好像隐有泪光,让我觉得愈发好奇。难道在地府看上哪个帅哥,不能跟他搞到一块,以至于在店铺外彷徨,又不好意思跟我开口?

    “先进来吧,在外面别吓着了生人。”

    女鬼微微点头,等我转身回到屋里时,她已经进来了。沈冰走到我身后,眨眨眼,意思是在问怎么回事啊?

    我冲她摇摇头,然后指着墙上那块匾额说:“有什么难事尽管说,鬼事专门店就是帮鬼解决一切困难的。如果对我说不方便,就跟……”又指着沈冰说:“我这妹子说也一样。”

    沈冰立刻瞪大眼珠,一副要吃了我的模样。

    女鬼叹口气,眼泪流了下来,哽咽道:“亡夫虽然死于我身后,可是他却已投胎,我只想见他一面。”

    我跟沈冰对望一眼,原来是这事,又是一个多情种子。难怪一个人在地府孤寂伤感,那是忘不了亡夫。

    “这个,好吧,你丈夫生前叫什么,投胎多少年了?”这件事有点不好办,一般投胎管理处是不会泄露投胎鬼的下世,不好找啊。

    “他叫陈泽,投胎三十五年。”女鬼又轻轻哭泣起来。

    靠,都过去三十五年的事了,就算投胎管理处同意我翻账簿,一年该有多少投胎鬼的记录,累死也翻不到啊。但这属于鬼事当中疑难杂症一类,不好拒绝,只有硬着头皮说:“我尽力而为吧,一个月内,你再来店铺,希望那时能帮你找到。”

    女鬼喜出望外道:“那谢谢习先生了,我先给你订金……”说着就去拔牙。

    我急忙打住,告诉她:“先不急着给订金,等找到了再给不迟。”现在学乖了,没把握的事,不能要订金。

    把她打发走后,我跟沈冰大眼对小眼,感觉发愁。现在跟地府这种关系,去查投胎记录,恐怕是没门。不如,答应老祖宗,把崔判官的事接了,交换陈泽投胎家庭。跟沈冰一商量,她不同意。

    “女鬼这单生意顶多收两颗鬼牙,而查地府奸细,我们不知要花费多大精力。好不容易能清净几天,再因为这事冒着生命危险来回奔波,值吗?”沈冰撇着嘴说。

    她说的蛮有道理,但女鬼的请求又不能不办,也怪我多事,把女鬼叫回来自己惹上个麻烦。

    沈冰忽然眼珠一亮,高兴的说:“我想到一个主意。”

    “说说。”

    “随便找个三十五岁的男人,就跟女鬼说是她亡夫投胎后世,不就结了?反正这是死无对证的事。”

    听着的确是个很好的馊主意,不过骗一个多情的女鬼,哥们实在是于心不忍,再说鬼事专门店做生意那叫货真价实,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欺瞒无信的手段。我瞪她一眼:“你这是砸招牌,搞不好店铺几百年的信誉都毁在你手上了,太祖爷爷说不定都会跳出来找你算账!”

    沈冰吓得吐吐舌头:“不就一句谎话吗,值得他老人家跳出来?”

    这也是句玩笑,太祖爷爷可能早就投胎了,不然老祖宗不会不跟我提起他老人家。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问问死耗子吧,正好还要他不能不管魏子陵和小雪。

    念了咒,死耗子钻出来打个哈欠说:“深更半夜的叫我老人家干什吗?再说你小子越来越不懂事情,请我老家人,竟敢不供奉烧鸡了。”

    我嘿嘿笑道:“烧鸡的事好商量,我又不会欠账。现在我有两件事要跟你说,一是魏子陵和小雪必须继续看护下去。二是刚刚接了个生意,怎么查一个投胎三十五年的后世。”

    死耗子一下瞪大眼珠,没了睡意,没好气说:“别说三十五年,就是三年也查不到。木有行政长官的许可,投胎登记簿是不能查的。”

    “除此之外,就没别的办法了?”沈冰问。

    死耗子转动一下小眼珠说:“办法嘛,不是木有,只不过太费力气,查出来也不一定准确,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再费力气,还有查地府奸细费力气吗?我嘻嘻赔笑道:“天亮给你供奉三只烧鸡,一瓶老白汾。”

    “唉,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老人家就再帮你一次吧。不过一定要保密,这事绝不能让地府得知。从现在开始,我老人家在自言自语,你们都没听到啊。”它瞪着小眼珠煞有介事的说。

    又来老一套,我和沈冰差点没笑喷,不住点头。

    死耗子一闭眼睛摇头晃脑的说:“忘川河水与人间水流一脉相承,无非忘川河水在地下。但凡投胎者过奈何桥,都会先在三生石看上一眼,了解前生后世,而喝下孟婆汤,前世记忆忘记的干干净净,但这记忆并未消散,而是洒入河水中,浸入某条鱼身上。只要能找到这条鱼,就能在知道此人后世在何处,这种鱼被称为‘往生鱼’!”

    听了这番话,我死的心都有了,这不叫费力气,这叫往死里整。别说世上鱼数不胜数,就说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要是在海里,我跟哪儿找去?你说一个太平洋,我找的过来吗?你个死耗子,纯属拿我耍开心呢。

    “哎呀,明天我忽然想起来要去县城一趟,可能一天回不来,烧鸡的事就……”说着我眼望沈冰。

    她也不是傻瓜,一拍脑袋说:“明天我要陪老妈买花生去,也没空,烧鸡的事改天再说吧。”

    我们俩说着就往门外走,死耗子在后面没好气的叫道:“两个小混蛋,给我站住,我老人家冒着泄露天机的危险说出这个秘密,居然不给供奉烧鸡,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我们哪管它跟那儿叫嚣,急忙溜出去,把门板上好,就要回家。这时沈冰忽然说:“不如我们去河里摸鱼,碰碰运气?”

    碰个毛运气,别说找不到,就算找到,我们也认不出来,况且你听说过有鱼会口吐人言的吗?那是鱼精,吓不死你才怪!

    但摸了摸鼻子,心想找不找鱼无所谓,去河里洗个鸳鸯浴倒是真的。

    “走,河里摸鱼去,我回店铺拿手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