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二十卷第七百六十四章 时间是疗伤剂

第二十卷第七百六十四章 时间是疗伤剂

    我们回到尚城镇,陆飞还没回来,之间跟我们通了次电话,说他跟麻云曦在湘西很好,估计要过一个月才能离开。

    他没回来王子俊这猴崽子倒是前两天回来了,见到我们,耷拉着脑袋,一副满是悲情的模样,搞的很像一个失去丈夫的怨妇。他因为没啥钱,外国是没去,再说也不知道曲陌到底在哪儿,为了散心,在外面云游一圈。

    “去了黄山和太谷吧?”我坐在沙发上一边刮胡子一边问。

    猴崽子一副苦瓜脸说:“你就不能猜错一回?”

    沈冰睁大了美目问:“你怎么猜到他去了什么地方?”

    “跟我当时一种心情,我还能不了解吗?”我把刮胡刀放下,看着猴崽子语重心长的说:“去浏览旧地,只能平添伤心。感情这事是勉强不来的,就像我跟沈冰,分分合合,你看现在,打都打不跑,你也寻摸一个跟沈冰一样的女孩……”

    话没说完,头上挨了一记暗算,痛的抬头一看,沈冰正美目圆瞪,冲我叉腰发火:“现在我看看打你跑不跑?”

    “当然跑了……”我从沙发上一跳而起,拉住王子俊跑出门,跟他一边走一边说:“走,咱们哥俩好久没聚了,去印子叔饭馆喝点去。”

    结果那天我们都喝的酩酊大醉,据我回忆,没醉之前,王子俊就喝了一瓶,我喝了两瓶。猴崽子酒量不行,居然喝那么多,一连在家躺了三天没出门。我真想告诉他,曲陌没出国,还在家里。可是也不能对不住曲陌,她交代过不让说的,只能看着猴崽子痛苦,强忍着不开口了。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剂,慢慢会抚平他心口上的创伤。

    之后再叫王子俊出来喝酒,他不敢了,说那次酒劲缓过来之后,老爸罚他跪了一天。还骂他这么大没出息,就知道跟着习风鬼混,你看人家有钱有漂亮媳妇,你有啥?如果再不去挣钱,就打伤你小子的双腿!

    说起这个,我也赞同他老爸的不满,跟着我又不能挣到啥钱,二十好几的人,连一份固定职业都没有。在我们镇上,像这个年龄,孩子都好几岁了,我们一个初中同学,孩子现在也都上初中了,恐怖吧?所以说,像他这样的,尽管模样长的俊,可是没有女孩敢嫁给他。

    王子俊那晚跟我在店铺聊到天亮,这猴崽子平时不抽烟的,结果那晚我们抽了两盒。他说决定要活出个人样来,决定南下去打工。我看他并不是很情愿,估计是被老爸bi的,于是出主意,让他先接手陆飞的铺子,我会暗地帮忙,生意好了,应该比我挣得还多。

    他摇摇头说:“那样会更让陆飞耻笑我,是男人,咱们自己打江山,何必接他的铺子。再说我回来已经往县城跑八趟了,还是忘不了曲陌,觉得出去可能会好一点。”

    我说:“这样也好,出去好好混,家里不用操心,老爸老妈有我照看着。”

    王子俊又走了,这次知道短时间回不来,陆飞又不在,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沈冰听我说起这样的话,瞪眼问难道跟她在一起还觉得没意思吗?我说那不是一个概念,爱情跟友情是两码事,要是这时候你也不在镇上,我肯定跑出去找你了,又不是找他们,你说谁重要?

    沈冰一听眉花眼笑的说:“看你说的这么有诚意,就让你享受一下帝王式待遇,来,姐给你捶捶背。”

    “捶背不用了,还是亲热亲热比较实在。”

    “才不,被老妈撞见多羞人啊。”

    “这是在铺子里你怕什么?”我坏笑着拉了一把她。

    沈冰半推半就的坐在我腿上,先用手捂住我的嘴说:“咱们说好了,就接吻,其他免谈!”

    汗,哪有情侣在一块有这么多规矩的,那不是吃饭吃出一只苍蝇那么恶心人吗?

    “我又没说还有其他的,你是不是想啊?”

    “死德xing,唔……”她的嘴被我堵住了。

    正在我们吻的昏天黑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忽然耳边响起两声咳嗽。这下把我们吓坏了,亲的太过投入,顾客来了都不知道,赶紧的分开一看,吖,没顾客,死耗子倒是有一只,正探出小脑袋瓜,用爪子假装揉眼睛呢。沈冰这一下羞得脸上通红,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我说你老人家出来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现在我们可是正在玩少儿不宜活动呢。”我没好气跟它说。

    “咳咳,我老人家又不是少儿,什吗没见过啊。你们不用害羞,等你见完老祖宗后,再接着玩。”它说完就要缩回去。

    “等等,你什吗意思啊?”我连忙叫住它。

    “哦,忘了告你说,你老祖宗要见你,快烧香去吧。”死耗子捂着嘴巴吃吃笑着缩回镜子里。他***,笑得太不怀好意了,让我都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在老祖宗牌位前烧上三炷香,他老人家慈祥的面容就出现在了香烟之中。我心里纳闷,今天也不是十五月圆之夜,我又没事请求他,干吗要见我呢?

    没等我开口询问,他老人家先说了:“小风啊,上次邙山红花谷的事,你别怪我,今天是专门跟你说这事的。”

    我眨巴眨巴眼,就这事啊,都摆平那么多天,还说啥啊说,再说也挑时候,你重孙子正在……

    “老祖宗,你老人家也是的,都不告诉我们红花谷就是白花谷,害我们兜圈子。”沈冰撅嘴埋怨。

    老祖宗歉然一笑说:“这不是今天得空,出来跟你们说说其中原因嘛。那天因为太急,把现在叫白花谷的事忘了,告诉你们之后回到地府,正巧行政长官叫我去趟枉死城,救出一个枉死鬼。回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在邙山闯祸,用铜钱阵惊动鬼差。行政长官很恼怒,打算让鬼差把你送进地狱的,我跟崔判官还有七爷八爷一直求着,他才算压住了火气。所以,我也不敢出来跟你相见。”

    “这样啊,还好我后来没敢跟鬼差动手。”我暗自庆幸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