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冤案(二)

第七百六十一章 冤案(二)

    沈冰就好奇了,这个补偿貌似变本加厉,让小雪更加不得安宁。七爷笑着说,在阎王爷来说,地府差人那可是很荣耀的一件事,像我家老祖宗立下汗马功劳,都没给个差事,并且这块魅宝,那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当然指的不是在人间,而是在地府,犯了什么错,不用下地狱不用去聻境。

    这样说我们就明白了,不过沈冰又问,那为什么小雪前世王阳,看起来并不知道前世怎么回事,并且不得好报,被惨杀致死?

    七爷叹口气说,王阳这一世投胎,魅宝已经被人盗走,送到了张寒雪手中。因为失去魅宝,那可是等于古代丢失了皇帝御赐的宝物一样,会受到惩罚的。先是在黄山被鬼猴子上身差点丢了小命,幸亏遇到我解救。后来就没再躲过厄运,被张云峰杀死。

    行政长官念起旧事,没剥夺她地府差事,也知道这块魅宝落在了谁的手里,曾经几番跟张寒雪交涉,她拒不交出。像上次行政长官出地府在白花谷居住几天,那就是亲自为这块魅宝而来的。他看到附近阴魂聚拢,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可是这一错又已铸成,让他暗悔不已。这才回到地府之后,闭门苦思几日,终于下定决心,收回当时成命,让张雪寒投胎,让那些老妇寿终正寝。

    沈冰又问起映月怎么能勾引小雪的事,七爷眼望我笑道:“这件事恐怕瞒不过你丈夫了吧?”

    “都告诉你我们没结婚……”沈冰气嘟嘟的鼓起两腮。

    我跟七爷哈哈大笑,我点头说:“开始我就想到小雪身上一定有什么东西落在张寒雪手里,才致使她能够利用月孛星君,勾引小雪。刚才七爷说魅宝在她手上,那就更加清楚了,魅宝等于是小雪的第二魂魄,勾引起来更加方便。”

    “不错,就是这样。”七爷站起身跟我们说:“老八在叫我回去了,这些有关行政长官过错,千万别跟旁人提起。”说完就要走。

    沈冰急忙说:“七爷,你不打算帮土包子治好伤再走啊?”

    七爷脸色凝重的看着我说:“这是你应有的报应,因为敢妄动映月之煞,是绝不姑息的。就算现在行政长官已经悔过,但亦不能承认之前的过失。幸亏我们哥俩来的及时,不然你被打死也不能有任何的怨言。”话音一落,他就消失不见。

    “怎么说走就走,我还有好多不明白的地方呢。”沈冰撅起小嘴。

    “问你丈夫啊!”我捂着嘴笑道。

    “占我便宜,死土包子!”沈冰伸手cha向我的眼珠,“cha!”

    这会儿曹明路和曹慧燕还没醒,我琢磨着,刚才怎么没让七爷把这对奸夫带走呢?曹明路怎么会跟张寒雪狼狈为奸的,暂时想不明白,只能等他醒过来审审就知道了。

    我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腰上痛的厉害,看来想要自己走出古墓,是做不到了。

    沈冰在墓室中转了一匝,空荡荡的,棺材里只有摆着几块摆成人形的石头,除此之外,什么陪葬品都没有。我说你就别白费力气了,曹明路肯定不是第一次进这个墓室,东西一定都被他搜刮走了。她还嘴硬,说自己不是找古董,看还隐藏着什么邪祟没有。

    她刚说完,我心头一动,墓主人那个女鬼不是还在这里吗?忽然间看见沈冰脑袋后面出现一对恶毒的眼珠,草他二大爷的,她出来了!

    我摸出八枚铜钱迅速丢出去,在半空中摆出铜钱阵,这死娘们还没来得及对沈冰下手,就被锁魂,一副鬼眼珠暴突而出,闷叫几声后化成一缕青烟飘散。

    沈冰吓得急忙跑到我身后,大声叫道:“你看你看,我没说错吧,这里还有死鬼!”

    我笑了笑,再有死鬼也都是普通货色,就是那帮阴兵,也不过是乌合之众,一个火铃咒就能把他们干掉。小白旗呢?这时忽然想起来,当时先放它开路的,到现在都没见踪影,是不是尖头鬼害怕张雪寒,偷偷跑外面了?这混账东西,非让他拿两天大顶不可!

    刚想到这儿,小白旗悠悠然飘过来,我接在手上,尖头鬼从里面探出脑袋嘿嘿笑道:“爷,刚才我追着一个人跑出了古墓,你不怪我吧?”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没晕倒,老子让你追鬼,你追什么人啊?那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沈冰好奇的问:“追谁啊?”

    “没看到是谁。”尖头鬼耷拉下脑袋满脸惭愧,我勒个去,你都看到是谁,还有脸说。

    三丫此时从旗子里冒头打他小报告:“他怕遇到女鬼,就去追人,跑到一个山谷,我们就集体头晕……”

    沈冰吃惊的看着我,我冷笑一下说:“是张云峰这个狗杂碎,我早知道他来了,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他的事!”

    尖头鬼苦着脸说:“幸好我没头晕,就带他们回来了。”

    沈冰疑惑不解的问:“你怎么知道他早来了,你是神仙啊?”

    我跟她讲:“你没见埋尸林中那具裸体女尸吗?那对耳环我记得挺清楚,是咱们镇上ktv那个小姐曾经戴过的,我依稀有印……哎呦,你揪我耳朵干吗?”

    沈冰一瞪眼:“说实话,你是不是她的客人?”

    “客你个头,那天张云峰掉魂占据她的身子逃走,那一瞬间,我先记住了这女人的穿戴特征。”我揉着耳朵没好气说。

    “哦,这样啊,那你还算乖。”沈冰立刻笑颜如花的摸了摸我的下巴,呃,看她现在像是piao客,哥们像小姐!

    小雪此刻又哭起来,沈冰说她可能饿了吧,咱们怎吗想办法出去。哪还用想什么办法,怎么来的怎么出去,还用缩地咒。因为白花谷通往这里,就是用的这个办法,起初我以为多神秘,后来一经想通,不过如此。

    恰巧这时曹明路和曹慧燕也睁开眼睛,我让尖头鬼和三丫缩回头,心说哥们开堂把他们审完了再走,我也有很多想不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