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划花脸的死尸

第七百四十八章 划花脸的死尸

    我急忙回头,看见一个大概有五十多岁的男人,贼头贼脑的躲在一处墙角,正在往这边窥探。终于见到人了,我心里松口气,如果大白天在这儿见不到人影,真怀疑又回白花谷了。

    把牌位放好原处,拉着沈冰出门。那个男人见我们出来,慌忙掉头就走。

    “大叔请留步!”草,感觉这句跟和尚说的那句施主请留步有些相像,最恨那些骗人香火钱的假秃驴!

    这位大叔回头看着我们,一脸又惊又奇的神色,但还是停住脚。

    我们快步走上前,笑着跟他说:“大叔,我们是来策里村找亲戚的,都很多年不见了……”

    大叔倒是干脆,直接打断我:“找谁,你直说吧。”

    “张雪寒……”

    大叔一听这名字,立马脸上变色,扭头就走,都不带打招呼的。我急走几步跟上他,皱眉问:“咋了大叔,这人是不是早没了?”

    “废话,这人早没了上百年。”大叔一脸气呼呼的神色,好像怪我们故意耍他。

    我和沈冰对望一眼,没想到这女人死这么长时间了。也对,要不老太婆怎么会一百多岁,看来是不假。

    我又嘻嘻笑道:“大叔你别急,我们家祖辈也就留下这么个名字,知道肯定岁数不小,过来探望探望。”

    大叔一下停住脚步,瞅瞅四周没人,压低了声音说:“她虽然没了,可她老娘还在。不过现在不在村里,你还是晚上来吧。”说完掉头又走。

    我和沈冰再次跟上问他:“那老太太去哪儿了,这么大岁数,还能走得动吗?”

    大叔一撇嘴:“他身子骨可壮实了,活了一百多岁,都快变成……”说到这儿停住,我在心里跟他补足,老妖精!

    “她白天不知经常去干吗,反正不在家,只有晚上才回来。并且……夜里她门外经常发出奇怪的动静,谁都没敢登过她的家门。”大叔一脸惊恐的说,他肯定知道鬼推磨的事,却没敢提。

    “哦,这样啊,那你们村还有没有像她一样神秘的老太太?”我问。

    大叔一下脸上闪起怀疑的神色,看着我问:“你问这个干吗?”

    我急忙笑道:“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好奇嘛。”

    大叔又停下脚步,“唉”的叹了口气跟我们说:“我们这村子啊,就有这么十几位古里古怪的老太太,全都活了一百多岁,并且下面都没人了。白天不在村,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去干什么,一到晚上家里全亮起灯。这种怪事,曾经跟外村人说过,他们都不信,说我们神经病。后来啊,我们村人都习惯了,再没跟人提起过。要说外村人不信,但也不完全是,多少年都没人敢进我们村子走亲访友。”

    “那我这位亲戚张雪寒,是不是死的很冤?”我小声问他。

    他一听脸色唰的又变了,瞪大眼珠摇头说:“不知道,反正传的挺邪乎,谁说谁就会中邪。你还是问你亲戚老太太吧,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别跟着我了,啊!”急匆匆的往前就走,跟逃命似的。

    我们看着这位大叔的身影惶急的消失在巷口,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惧,谁说谁中邪,太厉害了吧?

    “死老太婆白天不在家,是不是在白花谷?”沈冰小声说。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但现在弄不清真相,是不敢再贸然进那个养尸地。搞不好这次把我们俩全送凶墓里,要不然全体活埋,那就糟了。

    “我们去白花谷看看吧。”沈冰轻轻推了我一把。

    我摇摇头,摸着鼻子往前慢慢走了几步,又掉头回来,走到老太婆房门一侧的石磨前。围着石碾盘四外一圈地面上,形成一道褐色的土地,与黄土形成巨大反差。那不用说是经常受到鬼差的踩踏变成的,一般鬼魂也没这能耐。

    忽然低头在碾盘下面发现一只高跟鞋,拿出来一看,挺时髦的,我一愣,老太婆都这么大年龄,不会跟牛大婶一样喜欢扮嫩吧?沈冰一把夺过去,在手上翻看几下。

    “是仿名牌的鞋,淘宝上到处都是,很便宜的。”

    我一想不对,不管鞋子贵jian,她一副小脚,想穿都穿不上啊。肯定是别的女人留下的,这一留意上,很快在屋门一右侧发现了一滴淡淡的血滴痕迹。我走到跟前,发现早已干枯,并且渗入泥土,如不是仔细观察,还真是不易发觉。

    再往前找,在房角处又看了一滴,沈冰拿着高跟鞋追过来问发现什么了。我指指地上的血迹,她小声说:“不是都活埋的吗,怎么还会先放血?”

    我皱眉说:“你那是睡的像死猪,当然用不着放血。这可能是个清醒的人,拼死挣扎,才被杀死的。”

    “呸,你们家死猪长这么漂亮啊?”沈冰瞪眼骂道。

    顺着这条血迹,一直就爬上了山坡,发现山坡上血迹越来越浓密,直到翻过山头。这里的山不是很高,基本上都是丘陵,翻山也没费什么力气。然后跟着血迹往东走了一会儿,进入一片树林。草他二大爷的,这片树林就是活埋沈冰的地方。

    沿着血迹最后到了一片松软的泥土跟前救消失了,死者肯定就在下面。我们转头看看四周,除了觉得林子里有股子阴森的气息之外,倒是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于是跑出树林,我从墓里带出的那把军刺还落在那儿,捡回去用它刨坑。

    从下面刨出一具裸体女尸,一丝不挂!

    身材挺好,但命不好啊。当看到她的脸时,让我们感到触目惊心,一张脸被划的七纵八横,皮肉翻开,相当惨厉。除了脸之外,身上其它地方基本完好无损,看样子血滴是顺着脸上流下来的,很可能是被划花脸后,抬到这儿活埋的!

    我不禁咬牙切齿,心想老太婆太心忒狠了,活埋已经是非常残酷,竟然在人死之前,还要把脸划成这样,根本辨认不出原来面目。显然这个女人是附近大家所认识的,不想让人认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