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七章 诡秘的村庄

第七百四十七章 诡秘的村庄

    早上张金生过来道谢,说妹妹已经醒了,并且气色挺好,喝了两碗姜汤,现在有妹夫守着。他说着拿出了那枚在凶墓里捡来的金戒指,硬要塞给我当谢礼。

    “老张,你这就小瞧我们了。帮这点小忙,值得你给我们这么贵重的礼品吗?这东西你留着,卖了之后,再投入资金做个大点生意,以后别再干倒斗营生了。”我板起脸把东西推回去。

    张金生感激涕零,发誓以后再不干倒斗这买卖了,用心做生意,好好过日子。但我们帮了这么大的忙,无以为报他实在心里过意不去。

    我笑道:“要想报答我们简单的很,你让嫂子给我们烙点饼,再做一锅牛肉汤,我们哥俩好好喝两口这就行了。”

    “这简单,这简单,我这就去买牛肉。”张金生说着就要出门。

    我说:“等等。大早上的谁喝酒啊,下午吧。如果我们顺利的话,傍晚之前可能就会回来,到时就去你家蹭饭去。”

    张金生一愣:“你们要去做什么?”

    “我们要……”沈冰张口就说。

    我咳嗽两声,摸着鼻子跟他讲:“你妹妹身上这只邪祟我怕还会回来,所以要去策里村瞧个究竟。”

    张金生一听这个,脸上又浮现担忧,连忙说:“去策里村的路我熟,还是我带你们去吧。”

    他带我们去也行,免得一路打听浪费时间。反正是去真正的策里村,又不是白花谷,大白天的应该不会出问题。于是我们仨出门买了点小笼包,在路上吃了算是早饭。七八里的路不算远,没必要租车,步行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站在村外看过去,整个村子处于一片宁静之中,没什么异常。只不过有了老太太和映月之煞,在心里产生了一种邪恶感。

    村子不大,只有七八十户人家。张金生跟我们说,不知怎么搞的,附近这带都因为邙山过的比较富足,唯独这个村子很穷。很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留下不少老少妇孺。像他妹夫这样老实的人,由于害怕外面世界,没敢出去,要不是妹妹中邪,也不会搬到曹庄镇。

    我问策里村有什么传说没有?张金生摇头,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传说,在他们这带人的眼中,这村子就像一个古老原始的地方,人的思想也很封建,很多人都不愿意跟他们打交道,对于这个村子了解的很少。他们家里要不是也很穷,才不会把妹妹嫁到这儿。

    说起他妹妹嫁给张九山,还是曹明路母亲做的煤,因为这老太太娘家是策里村的。而张九山跟她是亲戚关系,当时他们家老爷子为给家里减轻负担,就把女儿嫁过去了。但张金霞每次回娘家,对于村里的事,绝口不提,就像曹明路母亲一样,从不提这村子的长短。大家都以为她们不愿意说自己村的穷生活,以免在大伙儿跟前抬不起头,所以大家也就不问。

    我摸着鼻子说:“原来你跟曹明路还是亲戚呢。”

    张金生苦笑道:“那是驴尾巴吊棒槌,拐了几道弯,我妹夫都沾不上他的光,何况是我呢。他见着我客气,那是因为惦记着我手里的是否有货,不然像他那样看不起穷人的吊样,怎么可能搭理我这种穷人。”

    沈冰一撇嘴:“姐最讨厌这种人模狗样的人。”

    我笑了笑没说话,你讨厌不管用,是社会不讨厌,你改变不了的现状。对张金生说:“你回去吧,我们进村看看,说不定中午就能赶回去。”

    “已经都来了,我带你们进去吧。”

    我摇摇头:“你还是听我的,回去买好牛肉等着。”

    张金生见我神色严肃,就点头道:“好,那你们快去快回。”说完他往回走了。

    我跟沈冰对望一眼,小声交代她不要乱跑,一切小心,才往村口里走去。村子里轻悄悄的,小土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让我们感到很奇怪。此时忽然刮起了一阵风,感觉凉凉的,树叶哗啦啦的往下飘落,抬头一看,树叶凋零,有些甚至枯黄,跟到了秋季似的。

    这村子太诡异了

    按照林梦希所说的大概方位,我们沿着这条土街,又转入一条小巷,就看到了那座孤零零没有院墙的屋子。心头忍不住一震,就是在白花谷看到的那种景象,屋门左侧有只石磨,此刻却是静静的停在那儿,散发这一股诡秘的味道。

    “这不是那个死老太婆的屋子么?”沈冰气呼呼的说。

    我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嘘了声,拉住她的手,往前慢慢走过去。

    风势变得猛烈,吹的大树摇曳不止,大有一副拦腰折断的架势。沈冰的衣角和长发也随风飘起,显得非常飘逸,宛若一位仙子。

    屋门咣当一声被吹开,让我们同时心头一颤。脚步就停在门口两米之外,探头往里瞧。屋子里光线很阴暗,但看得清楚摆设依旧,那张古老的八仙桌,以及桌后条几上供着的一张空白牌位。

    似乎没人,我又壮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到门口外站定,把脑袋探进去瞧看。土炕上也没人,老太婆不在!

    我在手心里攥了几枚铜钱,又拿出两张辟邪符递给沈冰一张都贴在胸口,念了咒语,才走进门。巡视一周,没找到什么惹眼的东西,只不过炕上多了两只睡袋,那是我们留下的,老太婆倒会捡现成,自己用上了。除此之外,就是门一侧放着一只带着泥土的铁锹,沈冰提起来看看,一脸的愤怒。估计活埋她,用的是这把工具。

    “死老太婆怎么不在?”沈冰咬牙切齿的问。

    “可能去串门了。”我一笑。

    “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

    “……”

    我们没发现什么异常就要出门,但我忽然觉得那个牌位有问题,就掉头走回桌前。拿起这张用黄纸折成的牌位,翻过来看看。顿时心头一凛,字在背面写着:“爱女张雪寒之灵位”!

    原来供奉的是女儿亡灵,这也不是啥机密的事,为毛要躲躲藏藏,写在背面呢?

    还有牌位左下角,用红笔画了个圆圈,其中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这不由让我发挥联想,想到了白花谷那位冤死的女人,难道就是张雪寒?就算是,能有多冤,莫非比窦娥还冤,一下让花朵全变成白色。

    要说冤死这种事,世上是太多了,数不胜数,分不出什么最冤和更冤,都有一个冤屈凄惨的故事。最多死后变成厉鬼,或是像形成稀有的映月之煞,想到这儿心头一动,难道这只映月之煞就是张雪寒?

    可是就算变成这种煞鬼,也不可能有撼天动地的能力,造就一座凶墓,杀人无数,还能让母亲支使鬼推磨,简直闻所未闻。

    正想着,沈冰用手臂杵我一下小声说:“外面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