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四十一章 活埋

第七百四十一章 活埋

    我一怔,回头顺着他手指看去。

    树林内黑漆漆的,却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白雾一般,显得特别阴森。可是什么都不到,才要开口问,忽然发现了一丝异常。似乎不远处有一样东西在不住飘摇,在头灯明亮的光线下,看着像是一丛发丝。

    奇怪,头发怎么会长在地上?靠,哥们脑残了不是,可能是有尸体被埋在地下,而头发露在外面,随风飘动。

    我摇摇头转回来,跟张金生说,现在这里处处透着诡异,地下埋具死尸不是很正常嘛,咱们是泥菩萨过河,管那么多干吗。

    张金生扑棱着脑袋,眼珠瞪得像铜铃跟我说:“兄弟,你再好好看看,地面好像还在动……”

    我说你看花眼了吧,那是头发在飘动,可能让你产生幻觉发现地面跟着摆动了。但还是回头仔细瞧了瞧,不对,真是地面在蠕动,似乎下面这具“尸体”没死透!

    想到这儿,心头猛地一惊,那是活埋啊!

    我急忙站起身,对张金生说:“我过去看看,你不离开这个圈子。”

    “放心吧,兄弟,打死我都不敢离开的。”

    我飞身窜进林子,发觉睡了这一会儿,元气恢复了七七八八,力气挺充足。几个大步就到了跟前,看到这片地面泥土松软,是新近有人动过。一丛长长的头发从泥土中冒出,随风飘摇,再加上泥土不住上下鼓动,看着非常瘆人。

    看样子下面这人还有气,于是蹲下身子用手挖开泥土,首先就看到了脑袋。正在这时,四周忽然弥漫起阴冷的空气,转头一看,草他二大爷的,那帮死鬼全都跟着来到了林子里。摸出铜钱撒出去,先在头顶上布好铜钱阵,然后接着往下挖。

    这人脸露出来了,满是泥土,看不清啥模样,反正有这么长头发,肯定是个女人。她突然一睁眼,倒是把我吓了一大跳,慌忙放开手。

    “咳咳……差点闷死我了……”女人咳嗽几声,吐出几口泥巴叫道。

    听到这声音我差点乐晕过去,是沈冰!

    我还没开口,她倒是看清了我,一撇嘴道:“你死到哪儿去了,丢下我不管,害我差点被活活闷死!”

    “我死到古墓里去了,这事待会再说,我先把你挖出来。”说着我双手并用,先把她双臂刨出来,让她自己能够用上力气,我再拉上一把,她整个人就被拔出地面。

    沈冰坐在地上把脸上泥土抹干净,又拍打身上,问我:“你又找到那个死老太婆了?”

    “没有,我半夜被鬼的跟野狗似的,跟哪儿找你们去?”我转头望了一眼躲在树木之间的黑气,正在蠢蠢欲动,慢慢往前涌动起来。

    “你不看我,看什么呢?”沈冰不乐意的问。

    我苦着脸指指身后,她一瞪眼,急忙捂住嘴巴,小声问我:“跟哪儿来这么多死鬼啊?给你包!”

    她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摘下背包递过来。我一怔,没想到包没丢,那敢情好,一切法器都在里面,那我还怕个毛!

    伸手从包里掏出一束香,念了一遍火铃咒,这次并不是去烧死鬼,而是冲着天空烧上去,那是敲山震虎,给他们颜色看的。这些死鬼果然害怕,一个个都仓皇飘出树林,霎时不见踪影。

    “这么好对付啊,他们太怂了吧?”沈冰眨巴眼睛说。

    “姑奶奶小声点,非让他们再回来不成?”我急忙用手捂住她嘴巴。

    我把她带回八卦驱鬼阵中,然后又重新cha响,祭了一遍黄符,估计现在这阵法比刚才更有威力。

    忙完这些,急着问她怎么会被埋在树林里的。一提这个,沈冰气的咬牙切齿说,她一觉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埋在地下了。

    我听到这儿惊讶的问:“你都被埋了一夜,居然不死,是不是练成了传说中的龟息大法……”

    “龟你个头!”沈冰瞪眼骂道。

    张金生一听噗嗤就笑了,但没敢说什么。

    沈冰似乎意识到这句话不像样,脸上微微一红,狠狠瞪他一眼,接着说起来。原来她起初在里面闷的快要窒息时,忽然有只老鼠从脸前挖过去,敢情她被活埋,把人家鼠洞给切断了。老鼠这是在重新打洞,正好贴着她鼻子挖上去。但泥土松软,老鼠挖上去后,泥土又重新坍塌,好在留下一丝喘息的缝隙。要不然早把她闷死在下面了。

    我总觉这事既有趣又不真实,哪有这么巧的,你以为是编故事呢?就笑着跟她说:“说不定是死耗子派这只老鼠来帮忙的。”

    沈冰点头说:“或许真有这种可能,那只大老鼠在我脸上蹭了好几下,显得挺亲热,然后才挖上去的。”

    张金生又是一声笑说:“那只老鼠可能是公的。”

    沈冰一听不禁又羞又急,瞪着他说道:“我们大人说话,你小孩子cha什么嘴啊,信不信我把你脖子扭断?”

    汗,哪有这么大的孩子啊,人家都四十多岁了。

    张金生一吐舌头,吓得再不敢说话。

    我又问她,醒过来之前就没听到任何声音,或是老太太叫醒过她没有。她摇摇头,然后咬牙骂老太太忒狠心了,居然把自己活埋。本来以为我跟她一样的命运,会埋在旁边的,一直在伤心,想着赶快闷死到地府去找我。谁知突然有人把她挖出来,一眼看到我,心里那个气啊,气我太没义气了,大家都不有难同当有祸共享。

    最后这句让我差点没趴下,你不盼着有福共享,居然盼着有祸共享。张金生这次转过头偷偷笑,都不敢让她看见。

    我看着她一脸的气愤,心里却油然升起一股感激,感激耗子家族,不管是不是死耗子派来帮忙的,但凭借着这一丝透气的缝隙,让沈冰捡回了一条命。想起那个老太太,真是太狠毒了,把我送进凶墓,再活埋沈冰,都没见过这么狠心的。

    “对了,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跑回来凑热闹的?”沈冰瞪着张金生问。

    张金生苦着脸直瞅我,我于把吓跑推磨鬼到现在拼命逃亡的事简单说了一遍。沈冰立刻就吐吐舌头,没想到我们居然回到了那座古墓,差点丢了小命。也好在被群鬼追杀,才跑到小树林救她出来,这似乎冥冥中自有天意安排。

    我说天意个屁,绝对是碰巧,要真有天意安排,我还能进古墓,然后被两只小兔崽子追的满地找牙?那两只小兔崽子太可恨了,都不给哥们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