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古墓斗僵尸

第七百三十七章 古墓斗僵尸

    古墓里出现小粽子并不奇怪,那是古代封建社会的一种残忍的殉葬传统,有身份的人死后,会殉葬童男童女,后来才由纸人代替。

    眼看两个小粽子要扑到张金生身上,我就沉不住气了,这混蛋虽然可恶,但不能见死不救。于是先发出两枚铜钱,出手还算及时,在他们扑到张金生身上一刹那之际,分别打在两只小粽子额头上。他们吃痛之下,火速撤了回去。

    张金生还算没有吓瘫,惊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掉头往回就跑。但两只小粽子紧跟着再次跳起,一下没追上,落在地上嗒的一声又跳起来,第二次就追到了他的背后。我不等小粽子伸出爪子,接连发了两枚铜钱,把他们打退,开了头灯。

    “快出去。”我冲跑到跟前的张金生甩头说了句。

    这混蛋讶异的望我一眼,然后啥都没说,脸色苍白的溜出门缝。两只小粽子“嗒嗒”的又跳着跟到,我急忙发出手里剩下的四枚铜钱,把他们bi开,才想出门,没想到张金生这王八蛋从外面把门拉上了!

    气的我真有心把这玩意亲自送到小粽子手里,看着他被蹂躏,真他妈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重新用力把门从内拉开一条缝,在钻出去的同时,一只小粽子揪住了我的后背衣服。反手在小爪子上磕打一下,没打开,反而被另一只小粽子给抓住了左肩头。他们别看个头小,力气比我大了不止一倍,何况是俩,一下就被扯回去了。

    他们倒是没立刻下手,把我一把丢出去,砸在一堆尸骨上。我这全身骨头跟压断了骸骨差不多,都发出格格声响,痛的额头上汗珠子都下来了。

    然后你猜怎么着,两个小兔崽子居然回头把门关上,就蹦蹦跳跳的过来。草他二大爷的,你说小僵尸还有智商,关起门来要打狗。草,哥们咋骂自己是狗了。

    我这一惊非同小可,要镇尸符没镇尸符,要糯米没糯米,这怎么玩啊,让他们玩死我算了。正在惊诧之际,一低头看到我身子底下一堆碎骨中有一把铜钱剑和一片糯米,还有一团红绳!

    差点没让我乐的跳起来,抓起铜钱剑先捏个法诀,挥舞几下把小粽子bi开,然后抓起糯米向他们撒去。

    眼看糯米撒在他们身上,以为必定会全身冒黑烟仓皇逃走。谁知两个小兔崽子“咔嚓”打开一把油布伞,把糯米全都挡回去了。糯米撒了我一脸,这会儿死的心都有,你说见过僵尸不少,白僵都见过,就没见过智力这么高的。

    我眨巴着眼,刚才都没看清伞是从哪儿来的。没魂魄的粽子,一般只会循着人的生气来追杀,怎么可能知道关门打伞?除非变成了魃!

    不会是两只小旱魃吧?我有点想哭。难怪墓里死这么多阴阳先生,带着糯米和镇尸符都不好使,这还玩个毛。

    “咔嚓”伞收起来,只见左侧童男把伞插进裤带里,跟右侧童女一起起跳,冲着我飞扑而至。我现在还倒在地上,前后左右都是尸骨,刚才等于是在尸骨堆上砸了一个坑,被陷在里面,想要躲都不行。

    那就用红绳吧,捡起那团红绳迅速展开,正好缠在他们伸过来的爪子上。顿时“嗤嗤”冒起两缕黑烟,痛的两个小家伙呲牙咧嘴,发出吱吱怪叫。我挥手往旁边一扯,打算趁他们跌在地上同时,撒上一把糯米,在用红绳缠住脖颈,用力一绞,脑袋就会搬家。

    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红绳断了。

    这坑爹的红绳,不知道多少年了,都已腐蚀的没了什么筋骨,这么轻轻一扯就断了。不过让我争取到爬起来的机会,提着铜钱剑从尸骨坑内站起来,慌不择路的往前就跑。草,跑错方向,到了墓室门口。

    这两扇门无风自关,差点没撞到脑门。急忙转身,发现两个小兔崽子在尸骨堆上蹦蹦跳跳如履平地的跟着到了身后。我使劲往上一跳,从他们爪子上越过,翻起一个筋斗,用铜钱剑在地上一点,借力往前冲出很远。

    但落地还是不可避免的踩中叠在一块的几具尸骨,发出喀喇喇声响。拔出腿时,发现脚上带着一张符,是镇尸符!

    并且是湘西赶尸特有的咒符,一看见这东西,把我高兴不得了。慌忙抓在手上,封住一个是一个,剩下一个再想其他办法。

    正在这时,听到门外响起一阵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我心头一惊,像是张金生的声音,难道他遇害了?两只小粽子跟在我屁股后头,还有一只死鬼呢,那杀死了张金生,死鬼过来帮忙,哥们估计要死翘翘。不行,得赶紧逃出这鬼地方。

    回头看了一眼墓顶上盗洞,太高了,从上面下来容易,往上爬那真是上天无路。还是先解决了两个小兔崽子再说吧。只有硬着头皮跑到刚才有糯米的地方,抓了一把,又往门口跑过去。

    我这一转折,小粽子就不利索了,智商归智商,僵尸跳步是有缺陷的,转弯是他们的大忌。我拉开大门就要往外溜,谁知真他妈倒霉,被从外面一条人影给撞进来,差点没把我撞死,一下子就来了个仰面朝天,这人还趴在我身上,让哥们当了肉垫子。

    “谁?”我惊声问道。

    “是我,张金生。”草他二大爷,这混蛋还没死,但害死我了。就见他浑身鲜血,脖子上有条明显的伤痕,鲜血从这儿泉涌般往外流淌。

    我正要把他推开,只见一条浓重的黑气从门口窜入,往我们身上扑到。我迅速从张金生脖子上蘸了点血,用手指在铜钱剑上一抹,大声叫道:“神刀一下,万鬼自溃。急急如律令!”铜钱剑绕过张金生脖子往上用力一挺。

    也合该这死鬼倒霉,他是自动送上门的,没注意张金生下面还压着一位天师。何况涂血的铜钱剑,那是威力大增,虽然没刺中他灵窍,只刺中小腹,也让他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