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小粽子

第七百三十六章 小粽子

    这种环形墓道虽然够奇怪,可是总有尽头。跑了大概十几分钟,看到了前面紧闭的墓门。两扇彩绘高大的门板,犹如两座见证了无数沧桑的石碑一样,矗立在面前,冰冷而又寂然。

    我不由感到诧异,外面墓道中尸骨遍地,为毛大门会紧闭呢?不会他们从墓道打洞进入,还没进去墓室就被杀掉了吧?

    伸手推了推大门,感觉微微晃动,手上又加把劲,左侧这扇门往内缓缓打开。门板非常厚重,加上门轴经过多年侵蚀,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响,在黑暗寂静的墓道内,悄悄弥漫起一股诡秘的气息。

    当门打开容下一人的缝子时,我便探身挤进去。

    眼前的景象,立马让我惊呆,太华丽了!

    从没想到墓室有这么高大的,虽然面积只有十几平米,可是墓顶却距地足有十米多高。以天圆地方的形势建造,犹如一座穹庐。墓顶上绘有天象图,四壁均有主人生前的生活壁画,比起始墓道两侧壁画中的人物要精美的多,飘逸灵动,美轮美奂。

    但墓室中没有棺椁,摆设有桌椅器皿以及一应陪葬品。正对面还有扇门,棺椁应该放在后室。这种有墓道天井和前后墓室以及精美壁画的大墓,充分表明墓主人生前绝不是普通人,极有可能是将相王侯或是上流贵族。

    像精致的唐三彩瓷器和栩栩如生的陶俑,这玩意拿出去任何一件都能卖个好价钱。只不过这些东西之间,布满了尸骨,令人心底生寒。

    里面的尸骨数量,比外面墓道中的尸骨所有加起来还要多,也就是说,在十几平米的空间内,除了陪葬品,就是尸骨,可以用层层叠叠来形容。好在大多都变成了白骨,堆砌在一块,看上去没那么拥挤。

    但如此多的尸骨,让我感觉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可能有这么多的盗墓贼光顾这里吧?你也不想想世上能有多少干倒斗这行的,就算不同时代,也不可能扎堆往一个墓里头钻,这简直是灭绝xing的。

    我谨慎的往前走了几步,在几具尚未完全腐烂的尸体跟前蹲下。从他们身上衣服款式上看,都是现代人,死亡时间可能超不过一个月。他们身上没带盗墓工具,这就让我感到好奇了,你不盗墓,进来凑什么热闹,这不把命凑没了吗?

    这几个人面目虽然腐烂严重,但依稀能瞧得出死前表情非常恐怖,更让我感到惊诧的是,从他身上发现了桃木剑和铜镜,居然还有三清铃。我勒个去,这不是吃天师饭的吗,难道都改行盗墓了?

    站起身,往前是没路可走,因为尸骨将所有空间填充,要想过去,除非踩着白骨。但哥们还知道尊敬死者,以免这些哥们亡灵不散,被我踩上一脚,全都跑出来跟我玩摔跤,我玩的起吗我。

    头灯明亮的光线在尸骨上扫过,发现大量骸骨中有铜钱剑。只有少数几具骷髅身边,有盗墓工具。我吃了一惊,怎么阴阳先生多过于盗墓贼呢?盗墓贼身上带把铜钱剑辟邪不能说不正常,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真正阴阳先生用的铜钱剑与卖给普通人镇宅的短一些。

    一来易于携带,二来除鬼的铜钱剑是有数量规定的,以七七之数为准。不像家用镇宅的铜钱剑,看似挺长很威猛,那不管啥用的。

    而这些铜钱剑看长短所用铜钱数量,正是阴阳先生所用的东西,这不禁让我如坠五里云雾,完全摸不着头脑了。

    再抬头望望墓顶,看到了一个大概一米直径的方洞,那就是盗洞了。我心下一喜,总算找到了出口。

    “吱呀呀”对面的那扇门忽然间缓缓开启,从中冒出一缕淡淡的黑气。

    我冷笑一声,这死玩意被我追到了老窝,跟狗一样在自己家门前就啥都不怕了。我倒要看看你的斤两,能不能挡得住哥们的铜钱。才要把铜钱撒出去,突然听到门外墓道里响起了脚步声。我心头一动,慌忙把头灯关掉。

    由于这座墓有条古怪的环形墓道,外面的人还在弯道一侧,察觉不到从墓门散发的头灯光亮。我一边后退几步,靠在冰冷的墓墙上,一边竖起耳朵提防左右两边的动静。外面来的是谁,是人还是鬼啊,不会里面死鬼约来的帮手吧?

    心里正嘀咕着,就看到门缝外一丛晃动不止的光亮。心里石头落地,来的肯定是人,估计是个倒斗的。

    这人速度很快,瞬即来到了门口,探着一颗脑袋伸进门缝。我就在门后,要是这时候用力一推门,他脑袋准被挤掉。

    他头上戴着一盏头灯,往里面转着头巡视,当看到了满地的尸骨后,脸色都白了。我也一下看清这家伙是张金生!

    草他二大爷的,不是被我劝服洗手不干回家了吗,怎么又进墓里了?你个狗改不了吃屎的东西,真是要钱不要命,里面那位主儿正蠢蠢欲动,你这纯属自找死路!

    我往后缩了缩身子,完全躲在门后头,头灯上的光线照射不到这个死角,也就没看到我。

    他哧溜钻进门缝,脸上虽然惊慌,但脚步非常沉稳,逐步走向前面。这混蛋才不管那么多,直接踩上枯骨,发出“咯吱咯吱”骨头断裂声,这就奔着对面墓室去了。

    对面的门已经展开,纹丝不动,就像从来没有开启过一样。而刚才那缕黑气,此刻也不知所踪。这混蛋从侧脸上显现出一股莫名的激动,提着洛阳铲将前面厚积的尸骨向两边扫开,全都断裂成碎骨,四处飞扬,简直惨不忍睹。

    他急惶惶的跑到门口处,才要进去,忽地从里面闪出两条黑影,非常的矮小,并排把门口堵住了。两个小家伙个头不足三尺,脸色漆黑,眼珠子呆滞无神,死死盯着张金生,有一种让人尿意充盈的恐怖感!

    张金生大吃一惊,急忙往后退步,不巧被后面一副骸骨给绊了一下,“啊”地惊呼一声,与此同时仰面跌倒。我心说你活该,谁让你肆意摧残这些尸骨的,那是报应!

    两个小家伙蓦地飞身跳起,双膝不打弯,直奔张金生扑过去。我不由心头一凛,这他娘的是两只小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