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三章 老族长

第七百二十三章 老族长

    沈冰一听他反过来帮白欣语就怒了,大声骂道:“混蛋,你刚才不是说要帮我们的吗?”

    “我那是骗你呢。”管太平冷哼一声。

    我却没吭声,这混蛋到底现在倒向那边还不清楚,不过白欣语只要敢飞头叼红线,我就管叫她有来无回。

    白欣语盯着我脸上浮起一丝冷笑,果然脑袋一转,从脖子上飞起,冲着门口红线飞过去。这就是飞头煞真正的厉害之处,人头飞出不惧任何道家法器,却有鬼术威力,咬人人会死,咬花花会蔫,当真是难以对付。

    但飞神符是干嘛的,那是专门对付飞头煞的一种咒符。

    白欣语人头落地一刹那,张开嘴巴咬住了红绳,就在这紧急关头,我迅速念了咒语,手指间的飞神符马上燃着,挥手甩了过去。

    符火就像离弦之箭般,急速撞上她的人头,“砰”一声大响,血肉横飞,整个头颅被轰成碎末,扑溅一地。哈哈,飞头煞被搞定,白欣语这次是真的完了。不过这也要感谢管太平假意帮忙,才诱使白欣语上当。

    飞神符必须要跟涂血红绳配合,不然没半点功效。管太平岂能不懂其中利害,既然要她去刁红绳,说明是在帮我们。

    外面的鬼身失去人头控制,就变回了无头鬼,吓得哧溜转身便逃。我早就做好了准备,撒出铜钱阵,然后跟着往前跃起,手上捏个法诀,夹起那张太一使者符,念了咒语。

    无头鬼受到铜钱阵追击,双手抱着身子不住蹦跳,速度放缓下来。再经太一使者咒加身,立刻招架不住,蜷缩在地上,不住扭曲。我跑到跟前,桃木剑对准他的肚脐猛力刺下,这死玩意痛的四肢一伸,化成一股青烟飘散。

    他没了脑袋,灵窍就挪移到了肚脐上,这是我们老习家的不传之秘。要不有些天师,比如管太平这种厉害的角色,都难对付无头鬼,因为第一这种鬼魂是非常稀有的,第二找不到这玩意的致命之处。

    为什么说这种鬼魂稀有,因为人死之后,即便是被砍头而死,死后鬼体仍然是脑袋的。而鬼魂被斩首,那肯定会魂飞魄散,所以说无头鬼是一种稀有的品种,也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说千年才能出一例飞头煞的原因。

    恶鬼搞定,我将走廊里的灯全部打开,顿时眼前一阵明亮。走到转角处往外看看,走廊内站着一具无头女尸,在灯光照耀下,散发着一股浓密的死亡气息,让人不由心头冒凉气。颈口上贴着一张白纸,白欣语还等着杀死我和沈冰复活,可是她没想到,自己先走了。

    走廊内静悄悄的,不见郑宇陶这混蛋,那枚铜钱伤不到他筋骨,估计早逃走了。我于是返回办公室,让郑宇陶老婆姐弟站起来。他们两个相互抱在一起靠在墙上,此刻还吓得全身发抖,裤子上湿漉漉的,应该是都吓尿了。

    他们姐弟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够做出逼迫郑宇陶杀死白欣语的事,说明心肠够毒的。

    “习先生,放了我吧。”管太平冲我嘿嘿笑道。

    草,那副奸人恶心的笑容,让哥们反胃。你说你跟老阎差远了,人家牛逼样那是到死都不变样,你可倒好,那都是装出来的,落魄的时候不但牛没了连bi都不装了。老子鄙视你!

    我皱起眉头,冲沈冰挥挥手,让她给这混蛋松绑。

    沈冰给他解开绳子,他一边提着手里的绳子,一边走到门口看着地上的阿宝,一张老脸上涌起难过的神色,叹口气转身,猛地手上一扬,把绳子套住了郑宇陶老婆和小康两个人的脖子。而他迅速窜到门外,一下将两个人拖到在地上。

    “嗬嗬……”

    这下变故兔起鹘落,让我都没料到,吃惊同时,我和沈冰抢到门口,抓住绳子往回力扯。可是这时候发现,郑宇陶老婆和小康已经被勒死,绳子深深陷进他们两个人脖颈肌肤内,四只眼珠子高高暴凸而出,眼神里充满了死亡前的恐怖与不甘。

    管太平刚才走过来时,手上悄悄做好了绳套,务求一击致命!

    我猜到这老混蛋不是真意帮我们,但绝没想到他敢当着我的面杀人,太猖狂了,以为哥们是死人啊?

    沈冰跟我同时追出门外,管太平人已经跑到了走廊转角处,用力将绳子抛回来,我和沈冰挥手打开。

    “哈哈,两个杀人凶手,你们等着警察来收拾吧!”管太平得意的笑声在走廊里响起,瞬间去的远了。

    当我们转进走廊,发现他人即将跑到大门口,被突然跳出的一条黑影放倒,鲜血四溅,看样子受伤不轻。

    “你……你……你偷袭暗算……”管太平趴在地上断断续续的叫道。

    那人嘿嘿冷笑几声没说话,而是抬眼望着我们,起初我以为是赵成实,可是仔细一看不是。虽然这人身材瘦高,跟赵成实踩高跷时的模样很像,但这人头缠白布,一丛白胡子,尽管距离很远看不清容貌,不过这副打扮让我陡然间想起一个人。

    “老族长!”我脱口叫道。

    既然守竹族倾巢而出,那老族长怎么还会留在竹虫谷。

    “你还认得我,哼!”老族长重重的哼了一声,把手上鲜血淋漓的尖刀丢在地上,随即不知从身上拿出一团什么东西。

    我心头一震,他拿出来的应该是鬼虫吧?急忙说道:“老族长不是曾经说过宁死不出山这句话吗?”

    “我是说过,可是你这个小人言而无信,又杀死了疯丫头,我们再不出山,岂不是受人耻笑?”老族长说话声音激动,整个身子都颤抖不止。

    “他就是竹虫谷的老族长?”沈冰轻声问。

    我点下头,接着对他说:“我是不是言而无信的小人,你们问一下陈……”说到这儿我卡壳了,陈明已经魂飞魄散,还找谁当证人?草他二大爷的,这事是说不清楚,黑锅背定了。

    “我不会再听你花言巧语,有什么话去地府跟我老黑侄子说去吧。”老族长手一挥,一片黑乎乎的东西铺天盖地的撒出来。

    我顿时头皮一麻,全身打个冷战,是鬼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