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欣语复活

第七百二十一章 白欣语复活

    突如其来的一具死尸,让我们毛骨悚然,全身出了层冷汗。

    对,是死尸,这点我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刚才由于门板正在往内慢慢打开,尸体被遮挡在后面,门被打开后,他就像突然蹦出来似的,吓我们一大跳。

    在微弱的光芒下,那对凄厉的眼珠更显得骇人。看眼珠光采应该死亡不久,胖嘟嘟的小脸,惨白如纸,淌着几道鲜红的血液,令人触目惊心!

    是阿宝!就是这个孩子,我对他记忆非常深刻。

    他怎么会死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他既然死在这里,那管太平一定就在附近。说不定会在办公室内,因为外面的光芒只能照亮屋内有限的范围,在漆黑深处,我总感觉隐藏着令人惊恐的东西。

    闪身进门打开屋子里的灯光,一下看到左侧墙角里的情形,让我大感意外。管太平倒是在,可是被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自己的臭袜子,因为他光着一只脚。他看到我之后,先是一怔,然后用眼神发出求救的信号。

    草他二大爷的,这是谁干的?在县城听到老黑和赵成实的对话,显然不是他们下的手,可是除了他们之外,不可能有第三方势力啊,难道我又猜错了吗?

    “啊,这人还没死,要不要救?”沈冰从我身后探出头问。

    我才要开口,忽然间察觉四周气温骤降,寒冷的气息瞬间将整个屋子笼罩,有种赵成实偷身鬼代术的意味,但又绝不相同。

    管太平一下瞪圆眼珠,闪现惊恐之色,冲我甩甩头,好像在说后面有危险。这不用你说了,哥们已经知道了,这会儿想退出去已经来不及,再说被这只邪祟堵住了门口,也出不去。

    我拉着沈冰急忙往前用力一扑,从办公桌上滑过去,落在地上。与此同时撒出八枚铜钱,右手拔出桃木剑,左手捏了法诀。但铜钱在门口处旋转不停,却没半点反应,而刚才那股刺骨寒意,又倏忽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邪祟消失并不代表没了危险,似乎也怕铜钱阵,暂时退避了。我转头看了看墙角的管太平,心想搞不清事情真相之前,是不能救他的。一来这是他设下的圈套,二来救了他说不定会被反咬一口。

    我跟沈冰一挥手,跳过桌子,催动法诀让铜钱阵在前面探路,冲出屋门。就在出来一刹那,看到走廊转角闪过一团黑气。我现在还没开阴阳眼,早说过这玩意用多了对身子没好处,所以能不用则不用。

    可是现在还是开了的好,于是拿出点睛笔,开了阴阳眼。拉着沈冰追向走廊,一转过去,刚好看到那团黑气闪进左侧一间房屋内。依稀在这仓皇的瞬间,捕捉到了一丛长发,是个女鬼!

    我心头一动,忽然间之前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全盘想通,原来是这么回事!

    当下拿出红绳和一张“飞神符”递给她,在她耳朵边小声交代几句。沈冰愁眉苦脸的低声说,要她回经理办公室,那儿有具死尸的。我推了她一把说,不是还有个管太平活着嘛。沈冰撅着嘴往回走了,我便跑到那间屋子门外,用桃木剑在门上一捅,门板吱呀呀的往内开启。

    一股阴冷的气息从中冒出,扑在我身上,让人感觉犹堕冰窟一样打个冷战。屋子里没开灯,仅凭走廊微弱的灯光,只能看到里面弥漫着浓厚的黑雾。

    我冷笑一声,轻声念了一遍金光咒,左手指诀夹起一张金光符烧着丢进门口内,这团黑雾逐渐散尽。经理办公室的装修极尽奢华,但包厢内就没那么高级了,简单的沙发茶几,然后就是音响设备,不过空间是很大的。

    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怎么又是你,深夜闯进ktv来干吗?”郑老板抽着一只雪茄,一脸狠戾的神色。

    “你可能是来找我的吧?”白欣语趴在他的肩头上,冲我发出一个挑逗的眼神。

    “对,就是来找你的,孩子呢?”我对她的还魂复生,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孩子不在这里,我不知道管太平把他丢到哪去了。”白欣语故作娇态,跟我甜甜一笑。

    草他二大爷,真够迷人的,我心里马上荡漾开来,形成一圈圈的涟漪往外扩散。

    我极力收摄心神,冷笑一声道:“那好,我去那边问问他。”说着转头往回走,正在这时,听到大门喀喇一声响,被人给踹开了。

    跟着灯光齐亮,涌进来一伙儿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身体有些发福,模样还算过得去,不过一脸的凶相,一看就是个刁妇。她身后跟着一个脸色欠佳的男人,从萎靡的神色上看得出,平时酒色过度造成的。他们两个后面是一群凶神恶煞般的地痞流氓,各个手里提着砍刀铁棍。

    “你是什么人,保安吗?滚开,郑宇陶和狐狸精在不在里面?”这女人瞪着眼珠喝问。

    哦,这肯定是郑老板老婆了,深夜过来抓老公的,如果不出所料,后面这男人就是她的弟弟。我把桃木剑往背后一藏笑道:“他们在里面,我这就滚。”往后退开几步。

    这女人跟后面的男人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两个人破口大骂:“你个狐狸精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回来的?郑宇陶,我可是报了警的,明天你就等着进监狱吧……”

    郑宇陶好整以暇的坐在那儿得意的笑道:“欣语又没死,你报警有个屁用,反倒是你半夜带着这些人闯进我的生意场所,那才是犯法,看看头顶上的摄像头,都录下来了。”

    “放你妈的狗屁,这些产业是老娘的,哪轮到是你的。今天就把你们……小康,让人进去给我打,死了有老娘顶着!”这女人往后一撤身,声色俱厉的叫道。

    他身后这男人立马应了一声,冲后面摆摆手,这群地痞流氓就拿着家伙涌进了包厢内。但刚进去,突然一片惊叫声,又都仓皇逃出来,争先恐后的逃出ktv大门。

    这下女人和小康就傻眼了,原本想看到他们两个被打的跪地求饶,没想到打手都跑了,就她跟大烟鬼一样的小康,能打得过看上去很壮实的郑宇陶吗?

    郑宇陶把雪茄在烟缸里用力一摁,站起身时脸上布满了杀气。白欣语也失去了刚才迷人的笑容,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发出凌厉的目光,让人看了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