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二十章 夜探ktv

第七百二十章 夜探ktv

    我太大意了,赵成实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他暗藏了一手阴招自保。我一时傻眼,心想沈冰怎么在这关键时候不拉我一把?可是就在这同时,听到了她的叫声,似乎跟人打了起来。

    就在这万分紧急关头,以为是必死无疑了,突然肩膀被人提起来。这道阴气与我擦身而过,把衣服划开一道口子,真是险到了极点。

    我感激的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也看不到救我的人啥模样,不过双手碰到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心头一震,脱口叫道:“曲陌!”

    “是我,你没事吧?”曲陌说着把我放在地上。

    我才要回答,就听沈冰在那边叫道:“快过来帮我……”

    “你去对付那只鬼,沈冰交给我了。”曲陌哧溜窜向沈冰那边。

    我觉得跟做梦差不多,曲陌咋就突然出现了呢,她不是出国了吗?不管怎么样,哥们就是运气好,总有导演安排贵人相助,一次次的大难不死。这念头只不过在脑子里一闪而过,转身拔出桃木剑,先烧了一张符护身,然后慢慢走向前面。

    只见前面地上缩着一团黑影,拿出手电打开,是陈明蜷曲在那儿。他浑身是血,一张惨白的鬼脸显得特别凄惨,眼神微弱的看着我,咳嗽两下,吐出一大口血说:“赵成实走了。”

    我收起桃木剑,蹲下身问他:“你怎么样了?”

    陈明脸上露出一丝惨笑:“我不行了,感觉马上就要魂飞魄散。真希望能在消失之前再见王阳一面,可是没机会了。”

    我心头一软,要说他对王阳还是一往情深,死后仍然对她念念不忘。我黯然点头说:“我会给你捎个话的。”

    “咳咳……赵成实骗了我,说帮我求月下老人跟王阳重系红线,然后我投胎后,我们还能做夫妻。没想到他是在说谎,一直在利用我,我恨他…”陈明说到这儿,身子蓦地一暗,化成了一股青烟,随风四处飘散。

    我呆呆的看着消失的烟气,心里一阵难过。陈明本心不坏,却被赵成实给骗了,可能因为小雪的缘故,让他成为一枚可利用的棋子。到头来,连投胎机会都失去了。我叹口气,回过头时,曲陌和沈冰那边战事结束,都走了过来。

    沈冰高兴的说:“没想到曲陌会出现,不然就被那个坏蛋给打倒了。”

    “他心口被我抓了一道致命伤口,估计活不到天亮。”曲陌自信的说。

    这人可能是听到惨叫声返回来的老黑,终于在曲陌手下尝到了苦果,不管他以前是善是恶,现在帮着赵成实做尽坏事,那就该死。

    “我们现在是要去志源县吗?”沈冰问

    我摸着鼻子看看曲陌说:“既然你回来了,志源县就麻烦你跑一趟,去找一个叫管太平的风水师……”

    曲陌不等我说完就开口道:“这人我知道,他是毛天师的师兄,曾经我跟师父去过一趟志源县。”

    “毛天师就是帮范小兵五鬼运财的那个巫婆吗?”沈冰瞪大眼珠问。

    汗,这老婆娘可是正宗天师,巫婆怎么比得了。不过没时间跟她解释这些,我只是点点头。这个结果没有感到意外,早猜到管太平与毛天师之间有关系,只不过没想到他们是师兄妹。现在顾不上问曲陌怎么回来的,对她说:“那你去管太平家一趟,其他的不用管,只要把一个婴儿抱回来就成,可能是个死婴,我们正等着让这孩子重新投胎!”

    “好,我去了。”曲陌说着一甩狐尾,如箭离弦般飞射而出,瞬间隐没在夜色之中。

    “那我们现在去干吗?”沈冰问

    “回镇上。”我走到胡同口,把自行车拉起来。

    “呃,你把危险任务派给曲陌一个人,我们回去睡大觉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沈冰一边坐在车后座上,一边嘀咕。

    “别想的那么美,不是让你回去睡大觉的。”

    回到镇上没去店铺,直接去了曾经范小兵经验的ktv,现在是郑宇陶的产业了。据印子叔说,郑宇陶上次来镇上,一直住在ktv内的办公室。那地方简直装修的像皇宫,曾经进过一次的土包子差点没惊爆眼珠。

    沈冰问我来这儿干吗,我嘘了一声,把自行车轻轻放倒在地上,溜到侧面一扇小窗下。这座ktv只有一层,但里面地方可大了去,我曾跟王子俊进去过一次,有十几间屋子,乡下地皮就这么不值钱。

    这是厕所通气窗,从里面透出臭气同时,也透出一股阴森诡异之气。沈冰立马捂住鼻子,在我手臂上拧了一把,似乎在怪我怎么找这么一个入口。

    我轻轻一纵就攀住了窗台,探身爬进去,然后接沈冰进来。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出去,应该是吧台大厅。里面的布置很简单,中间一条走廊,两侧是包厢,要是带小姐开房的话,旅馆就在ktv斜对面不远。像乡下的哥们哪有开房的习惯,直接就在包厢里xxoo了。

    呃,我说的好像挺有经验,其实这事我真没干过,都是听人说的。

    经理办公室在走廊尽头,那要经过这些包厢。现在已经是夜里两点,外面关了大门,应该没客人了。整个走廊静悄悄的,廊顶上亮着一排小灯,光芒比较昏暗,凄迷中散发着丝丝诡异之气,让我心里总感觉有种不祥预兆。

    我和沈冰手拉手穿过走廊,到了尽头,向左转弯就是经理办公室。先躲在转角处静听一会儿,在这种静谧的环境里,我感觉就是一条虫子爬过去都能听到声音,可是听了半天,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有点怀疑,这次猜错了,郑宇陶不在这儿。

    但既然已经来了,怎么也得看清楚了再走。于是小心翼翼的转过弯,走到办公室门前,伸手握住门锁把手,发现门没锁,轻轻往内打开了。

    走廊微弱的光芒投射进屋子,逐渐的撕开黑幕,让我们一点点看清里面状貌。要说皇宫不至于,就是跟郑家豪宅相比也相差甚远。就这种模样在我们乡下土包子眼里,那也是不得了啦。

    门完全打开,突然出现一对高高暴凸的死鱼眼盯着我们,七孔流血,神态极其狰狞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