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引魂投胎

第七百一十九章 引魂投胎

    风高夜黑,一个人站在城隍庙外,还真有些胆寒。

    等了一阵子,看看表都已十一点多了,还是没什么动静,老祖宗也没给我传递信息。我左右张望着,心说不会是地府又乱了吧?

    正在焦急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吱呀呀”声响,特别的阴森。在漆黑的夜色里,尤其是在城隍庙前,一时浑身就起了层鸡皮疙瘩。我急忙拿出小手电,照向城隍庙门,果然是庙门开了,无风自开,必有邪祟!

    “呼”一阵阴风自门内飘出,拂在身上,让我不由全身打个激灵。一张黄纸随风从庙里飘出来,慢慢悠悠的落在我脚前。拾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几行小字:“城隍庙正北十丈处接宿魂,以引魂符招引跟随,开道咒前行,万万不可出现任何闪失!”

    这是老祖宗给的信,我慌忙装进口袋,拿出引魂符匆忙往北走去。大概数着脚步,到了十丈之处,发觉这是一片空地,左右瞧瞧地形,按照奇门遁甲来说,这应该是生门位置。那就是这儿了。

    刚刚站定,就看到一片黑气从地下冒出,转瞬间化成几只鬼魂。一数刚好是六只,个个神色呆滞,估计是喝了孟婆汤,现在都是抹除了前世记忆,并且回到还未出生时的混沌状态。

    我立刻打起精神,把引魂符捏在指诀之间,轻声念了两句引魂咒,黄符呼地燃烧。他们几个看到火光,呆滞的眼珠子陡然间一亮,齐刷刷的转向我。符火瞬即熄灭,但他们已被引魂符牵住,我一边烧着一张开道符,一边念着开道咒,往前走去,几个鬼魂乖乖跟在后面,这模样跟赶尸差不多,无非他们走路没声音,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扑嗒扑嗒”声。

    为什么要用开道咒?那是因为这些过桥的鬼魂现在跟婴儿差不多,很容易招惹野鬼打劫,鬼心可是大补的东西。还好一路走偏僻小路,出了县城没遇到行人也没碰上麻烦。顺着田间往尚城镇走回,深更半夜,田地里更不会有人。

    步行了一个小时才到镇上,十二点多了。

    敲开店铺门,沈冰正等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赶紧把我拉进来,但发现后面还跟着六只鬼,吓得吐吐舌头,逃到了货架前。我把门关好,让沈冰做好准备,孩子一过来,就要马上抱下笼屉。

    他们几只鬼可是带着地府指令来的,虽然错过了时辰,但上孩子身还是比较容易的。让他们站在笼屉前,我在后面一人推了一把,将他们送入孩子体内。是不是投错胎,我就不知道了。最后剩下一只鬼,可是少了一个孩子,我们得抓紧去把白欣语找回来。于是把这只鬼收进玻璃瓶,跟法瓶放在一块。

    孩子一个个活过来,可把沈冰忙坏了,抱起他们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一张凉被里裹好。小家伙们那个哭声震天哪,搞的我们不知所措。你说大半夜的这么多孩子哭声传出去,还不把附近邻居都吓坏了。

    可是我们俩哪有哄孩子的本事,毛手毛脚的,倒是碰了两次脑袋,闹出不少笑话。只有把孩子抱回家,把老妈叫醒,孩子全交给她照顾。她老人家果然有办法,一个个的给哄睡了,让我们都松了口气。

    “这些孩子哪儿来的?”老妈一脸惊慌的问。

    “老妈,顾不上说了。我们早上回来再告诉你,他们就交你了。”我说着拉上沈冰匆忙出门。

    本来想让她在家帮老妈照看孩子的,可是一想,今晚面对的可是两伙儿敌人,我一个人怕有什么闪失。现在沈冰被我的进步了很多,对我大有帮助。

    现在这点,就不可能等上出租车了,于是骑上自行车花了二十多分钟跑到县城。路上沈冰问我知道白欣语现在在哪儿吗?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哥们又不是神人,不过猜想无非两个地点,一个是郑家豪宅,一个是管太平老窝。

    管太平所在的志源县,距离我们县城大概有二十多公里,可是我们现在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小时。人到用时方恨少,你说要是曲陌和王子俊在该有多好,唉,现在说这个没用,只有尽力去找了。

    我们首先当然要去郑家,好在熟门熟路,很快到了跟前。宅子里黑漆漆的,透着一股子诡异之气。把车子丢在胡同口,我跟沈冰打个手势,就要翻墙进去。可是刚到墙外,就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气息,这味道太熟悉了,是偷身鬼代!

    草他二大爷的,赵成实又在里面,估计是找黑珍珠吧?幸好今天下午在店铺里,我和沈冰重新在胸口用羊血画了羊图,又做了灵信香方用香囊挂在脖子上。沈冰现在特别机灵,马上从香囊拿出一块香方含进嘴中。

    她在黑暗中捏了捏我的手,意思是进不进去?我摇了摇手,拿出两片艾叶,一人脑门上贴了一片,就贴身在墙下等着。

    我们凝神屏气的等了一阵子,忽然听到有人在里面小声说话,并且是一边说一边上墙。

    静夜中话声听的特别清晰,尽管他们把声音压得很低,还是听到一个人说:“真是老狐狸,早把东西搬走了。”

    我听了这声音不由吃了一惊,是老黑!

    “嗯,你们去那边报信,我去志源县,不信管太平这次还能挡得住我。”赵成实说道。

    话音刚落,一条黑影从我们头顶跳下来,落地基本上没发出什么声音,这老黑身手也不错的。他压根没想到墙下藏着人,所以一落地马上朝东边跑了。跟着一道阴冷的气息从头顶飘过,我们心头一凛,赵成实出来了!

    我们俩管他三七二十一,一齐把嘴里含了多时的香方喷出来。

    只听黑暗中响起一声惨叫,我不由大喜,得手了!

    赵成实可能绝没想到我们在这儿守株待兔,近距离被灵信香方给喷上鬼体,立刻就把偷身鬼代术破了。可是这其中还有个讲究,偷身鬼代跟魍魉十二变还不一样,因为跟鬼体合二为一,那势必是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此术一破,连带赵成实本人也会受到重创。正好借这个时机把他干掉。

    我顺着叫声窜上前,抛出铜钱阵,要用锁魂把陈明困死,这样在他体中的赵成实也会跟着没命。念着咒语同时心说,陈明你别怨哥们恩将仇报,现在是bi不得已。不除掉赵成实,不知要有多少人遭祸害,只能牺牲兄弟你了。

    哪知铜钱忽地“叮叮当当”全都落地,一道极为阴寒的气息冲我胸口袭来,顿时让我大吃一惊,这好像是传说中的鬼阴刀,如被袭中那是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