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七章 错入人间

第七百零七章 错入人间

    老杂碎一听老祖宗要把我推过奈何桥,他以为这是等时辰安排我过去投胎,一下子就勃然大怒。提起身边两只小鬼飞身往桥上越来,就见身子到了河面上忽地往下一沉,就要落入河内。

    我也顾不上演戏了,瞪着眼睛看他是不是会掉河里淹死,他一死,就没必要冒险用青冥箭了。

    哪知老杂碎双臂一甩,把两只小鬼踏在脚底,猛地在他们背上一踩,重新飞起。我二大爷的,这种办法你也想得出来,简直不是人。哥们脑子秀逗了,可不他本来就不是人嘛。

    老祖宗一见这次把他引了过来,哈哈一阵大笑,猛地一推我,让我不由自主的跨过这条红线!

    只是一条简单的红线,但谁能知道踏过去是什么样的感受。我勒个去的,一股相当灼热的吸引力,把我全身揪成一团一样,死命的往后吸走。在这短暂一刻,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同时也看到了亮丽的夜空中,一轮圆月挂在中天!

    老祖宗咬牙扯住衣袖,但这股吸引力巨大无比,拖的他双脚站不稳,往前搓地前行。幸亏到了红线跟前停住了。

    “放箭!”老祖宗大喝一声。

    这时恰巧老杂碎飞到跟前,伸手去扭老祖宗的脑袋,我大吃一惊,抬起右手捏个法诀,冲着他就叫道:“三清敕下,青冥令行。急急如律令!”

    顿时一股冰凉的感觉在右手指诀上出现,嗖地一道刺目青光闪过,我都没看清怎么回事,就听老杂碎一声惨厉大叫,整个身子立刻化成一股青烟飘散!

    我不由又惊又喜,青冥箭这么厉害,我估计这次他肯定不会再有进聻境的机会。

    对岸这帮恶鬼一见老杂碎被杀死,而且用的是青冥箭,那玩意大部分是知道的,吓得发一声喊,作鸟兽散,纷纷逃向奈何桥出口。

    “哈哈,我们宜将剩勇追穷寇……”

    我这儿正高兴的连诗句都搬出来的时候,老祖宗吃力的叫道:“七爷八爷,快帮一把手……”

    低头一看,他老家人双脚都已经踩到红线边缘了,再往前来一下,我们俩都会被吸入人世间。刚才那股得意心情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又悬到了嗓子眼。

    七爷八爷应了一声,同时跳过来,一把扯住老祖宗的手臂,算是勉强止住了他双脚过线的危险。可是这只是暂时延缓,并不能把我拉回去,反而七爷八爷也给带的相当吃力,跟着老祖宗身子往这边倾过来。

    沈冰惊呼一声,急忙跑到跟前,扯住七爷手臂。伊雨萌和白欣语也挺有眼色,跑过来扯住八爷。但她们三个加起来都抵不上七爷或八爷一小半力气,咋能扯得住。

    “老催,过来帮忙!”七爷憋红了脸往后叫。

    老催还磨磨唧唧的一边走一边咕哝:“拉不住就让习风过去投胎不得了,别把我们再给扯过去了。”他有点极不情愿的帮沈冰扯住七爷。

    他真他妈乌鸦嘴,加上他这份力量也没能扯住我,忽然间老祖宗双脚过线,这一下形成我们这边两个人受到吸引,而对面又失去了主要骨干力量,几乎他们连放开双手的时间都没有,全都给扯了过来。

    就觉得耳边生风,跟巨大的龙卷风卷到了天空上一样,不住的在漩涡中飘舞。草他二大爷的,难道投胎都是这么过来的吗,给搞的晕头转向,怎么去找投胎目标啊?

    “看见了吧,看见了吧,他小子终于把大伙儿害死了!”老催不迭声大叫。

    七爷八爷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出声。

    而沈冰她们三个女人都吓得大声尖叫,死死抓住七爷八爷谁都不肯松手。

    老祖宗镇定的说道:“不要怕,幸亏现在是夜晚,我们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因为我们没有投胎令牌,所以才会遭受人间大风摧残,待会儿到医院上方,大伙儿都跟着我往下落。”

    我一愣:“医院?”

    “不错,不去医院,我们怎么投胎?”老祖宗跟我做个无奈的表情。

    啊,我们要投胎啊,这,这都变成小娃娃,并且还带着前世的记忆,不都是怪胎吗?我倒没什么,跟沈冰一块重新做人,正好来个青梅竹马,可七爷八爷和老催就惨了,那可是地府官差,跟着我们投胎做人,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土包子,我要是重新投胎,长的不漂亮了,你还要不要我了?”沈冰大声在后面叫。

    “要,你就是变成男人我也要……”擦,说到这儿,我不由毛骨悚然,万一她真给投胎变成男人咋办?

    我正在为这个担心之际,就听老祖宗叫道:“大家快用力往下落!”

    我们使劲往下坠落,一下从大风漩涡当中脱出,齐刷刷的落在一座大楼顶上。我们都放开对方,躺在楼顶上呼呼喘气,但喘了几口,忽然发现有些窒息,呼吸越来越困难。

    “大家快下去寻找孕妇,不抓紧投胎,我们就会没命了。”老祖宗吃力的叫了一声,从地上挣扎站起。

    “可是我们没投胎指标啊。”七爷八爷同时说道。

    老催咳嗽两声说:“幸亏我跟你们来了。我听孟婆说,只要过奈何桥都能投胎,就算偷渡过来的也可以。只要看到孕妇,闭上眼睛往她肚子上用力一撞就会进去了。”

    那还等什么,七爷八爷和老祖宗他们全都飘下楼顶,跟着是老催、伊雨萌和白欣语。我拉住沈冰飞起来,跟她说:“咱们得看准了,你别投成男胎。”

    “哪有什么,现在不是允许同性恋结婚吗?”沈冰噗嗤一笑,然后又接着说:“我要是变成男的,你就找个女胎投了,姐也正好想尝尝做男人的滋味。”

    我晕,哥可不想做女人,千万别投错了胎。

    心里祈祷着,我们飘到一间产房窗外,就见这个病房里的两张床上分别躺着两个孕妇。转头看看老祖宗他们,都已经进了隔壁窗口,于是我们也冲着玻璃撞过去,没听到玻璃的破碎声,我们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