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六章 相逼

第七百零六章 相逼

    我们不由均各一惊,老祖宗赶紧使眼色,全体退上奈何桥。不知道他用的什么传语方式,孟婆又把奈何桥截断,让我们孤悬忘川河上。

    老杂碎带着谭青这伙恶鬼走到桥边,不住哈哈大笑,他们之中已经开始商量着,怎么杀死我们几个男的,捉走三个女的回去享用。尤其小路子盯着沈冰那副馋涎欲滴的模样,我忍不住上火,真想过去一个个都把他们命根子给咔嚓了。不过现在敢怒不敢做,过去搞不好咔嚓不了他们,他们倒先把我咔嚓了。

    “真阳子,咱们也算是神交已久的老朋友了。我现在给你半天的时间考虑,如果投降,我就放你重孙还阳,并且在地府委你重任。如若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俞松羽无情了。”老杂碎一脸奸笑的说道。

    “道爷,这……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他们都死的吗?”谭青吃惊的问,似乎老杂碎这番话是临时改变了主意。

    牛头马面和十六夜游也都跟着爆发不满,因为他们还惦记着三大美女呢。再说牛头马面顶风作案把老杂碎从聻境带出,这改变主意,起码要得到他们的同意。

    老杂碎脸色一寒,回头扫视一遍群鬼,冷笑道:“别忘了你们都对我发誓唯我马首是瞻,敢有不满者,我这就送你们去聻境!”

    他一翻脸,这帮杂碎顿时鸦雀无声。牛头马面和十六夜游怎么了,不过是地府一帮鬼差头目,在人间可以横行无忌,可是在地府,论真本事,跟七爷八爷都相差不是一个档次。要说十帅最厉害的,当属鬼王,不过早挂了。剩下的就是七爷八爷,再往下一个不如一个,怎么敢跟老杂碎作对?

    老祖宗坐在桥上眯着眼道:“好,容我好好想想。”说着闭上眼睛。

    我们都围在他身边等着。我猜他老人家是缓兵之计,正在想办法,而看老杂碎的那副胸有成竹的神态,是根本不怕我们翻了天。我回头看看奈何桥对岸,那就是人世间了。虽说没有投胎指标,过去是必死,可是谁都没有尝试过,万一可以找到一线生机呢?

    双方都沉默不语,在寂静而又沉闷的气氛中,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老祖宗似乎睡着了,无论我们怎么焦急的在他耳边叫,他都不肯睁开眼睛说一句话。要说他伤重而死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做鬼再死就会化成青烟,不可能还会好生生的坐在这儿保留鬼体。

    我们急,岸边的老杂碎也急,负着双手来回踱步,望着老祖宗一脸的狐疑神色,跟我们一样都猜不出老祖宗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半天过去了,老祖宗还没睁眼。

    “真阳子,半天时限已过,你说如何啊?”老杂碎开口叫道。

    顿时双方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老祖宗,只见他老人家缓缓睁开眼,露出一丝微笑说:“何必太急,我心里还有些痴缠无法解开,能不能再给我半天时间,让我彻底想明白。到时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心说老祖宗这到底是玩什么,再过半天难道就有人来救我们了?如果是拖延时间,老杂碎也不是傻瓜,总不能给你半天半天的拖上几年吧?

    老杂碎皱眉看着老祖宗半天,忽然一声冷笑:“我知道你在琢磨什么诡计,不过,我倒是想领教你最终的手段。好,我就再给你半天时间,不过这次时间一到,再没下次机会了!”

    “嗯,我明白。”老祖宗说着又闭上眼睛。

    沈冰拉我一把,往桥那边走了走,小声跟我说:“老祖宗不是吓傻了吧?”

    “胡说什么。”我瞪她一眼,“我估计他正跟人聊天呢。”

    “跟谁?”沈冰瞪大眼珠问。

    我看看那边房舍,一皱眉说:“不告诉你。”

    “不说拉倒,姐还懒得听呢。”沈冰一撅嘴。

    半天又即过去,这次老祖宗倒是提前睁开眼睛,跟老杂碎一笑说:“我跟重孙交代几句话,马上给你答复。”

    老杂碎冷笑几声,显得毫不在乎。

    老祖宗起身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走向桥对岸,差点没把我吓死,这就要过桥啊,那得带上沈冰他们啊。他老人家冲我笑着摇摇头,走到桥头,这里与岸边有一条鲜红的红线。我估计那是阴阳两界分隔线,踏过这条线就是阳间。

    “小风,你还记得你身上有玄真魂魄化成的青冥箭吧?”老祖宗把声音压的低到不能再低的问我。

    “当然,这个怎么会忘呢?”我心说老祖宗不会是要我用这个对付老杂碎吧,可是在地府,青冥箭是使不出来的。

    “其实我之前想到的计策就是用青冥箭,可是太过危险,我没敢跟你说,所以才会去石碑引俞松羽。但目前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我们已经是再无其他路可走了,只能冒险一试。”

    我一怔问道:“地府能用青冥箭?”

    老祖宗微微一笑说:“地府当然是不能用,但踏过这条红线,就是人间。并且我故意拖延一日,正好此刻是人间月圆之夜,能使出青冥箭。不过,我怕你会被吸入人间找不到宿胎可投,会魂飞魄散。”说着皱起眉,一脸的担心之色。

    我恍然大悟,不由拍了下脑门,暗骂自己猪头,怎么就没想到。于是跟老祖宗说:“老祖宗你不用为我着想,能解救地府危难,就算魂飞魄散永不能投胎,我也没任何怨言。就说怎么做吧。”

    老祖宗叹口气说:“怕的是习家到你这一代会断后。如果我拉不住你,会尽量保你去聻境,再救你出来。”说完后,又小声交代,他老人家会用衣袖带住我,不使吸入人间深处,利用短暂时机放青冥箭杀死老杂碎,然后把我拉过来。但能不能拉住我,他也没半点把握,所以才是最为担心的危险所在。

    “真阳子,你们商量好了没有,道爷我可没耐心了!”老杂碎在河对岸不耐烦的大声喝叫。

    老祖宗回头大声道:“好了!”然后冲我使个眼色,大声说道:“小风,你回人间吧,老祖宗替你挡住他们!”说着又不停眨眼。

    我马上会意,抓住他的衣袖摇头道:“我不回去,老祖宗不走,我也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