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七百零四章 锄奸之计

第七百零四章 锄奸之计

    奈何桥从截断处又缓缓延伸出来,抵达岸边。我们相继走下桥,看到那边房舍隐隐出现在视线内。我以为老祖宗要带我们去孟婆住处,谁知他就地盘膝一坐,紧皱双眉望着灰蒙蒙的空中陷入沉思。

    七爷八爷凝目盯着他老人家,似乎此刻唯他马首是瞻,等他老人家想出办法来解地府危难。

    老催这se鬼却不住偷眼瞧着两个美女,吓得伊雨萌和白欣语都低着头躲在我身后。

    我反正也想不出什么主意,看到三生石就在对面,心里觉得好奇。据说三生石上记载着每个人的前世今生,我十分想知道,我前世是什么样子。于是就悄悄走过去,刚刚看到石头顶部上“早登彼岸”四个大字,忽然就被七爷八爷给扯回来了。

    “非过桥投胎鬼魂,此石是不许看的。”七爷一反平日和蔼神色,沉着脸教训我。

    不看就不看,我还懒得看呢,万一前世是头猪,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我就瞅着碧绿清澈的河水,越发觉得奇异,你说这下面被称作第二聻境,这么大事,怎么就没听说过呢。

    看着河水想到了一个主意,转头跟老祖宗说:“不如把他们引到桥上之后,再让孟婆断桥,把他们这伙杂碎全掉河里,老祖宗你看怎么样?”

    老祖宗睁开眼,望着我叹口气,苦笑道:“忘川河有第二聻境一说,是我杜撰的,小鬼落水沉溺只不过是孟婆略施手段而已。还有那忘川河扬波上岸也是不可能的,乃是孟婆恐吓他们。”

    我不由瞪眼,原来刚才孟婆和他对老杂碎的恐吓都是谎言,急忙问:“那么说,他们要是知道了真相,老杂碎亲自上桥的话,孟婆是拦不住的?”

    老祖宗一脸深忧的点头:“不错。只不过他们对于忘川河和奈何桥都不知根底,但回去只要问问三司判官,马上就会得知了。我也正在苦思良策,怎么解决眼前燃眉之危。”

    “杀了老杂碎,他们一伙不战自溃。”我说。

    老祖宗点头道:“只要俞松羽一死,其余不足为惧。可是俞松羽经历聻境之苦锻造,变得凶猛无比,就算玄真跟我联手,也难除之啊。”说完一脸的忧虑。

    “牛头马面怎么会有这个本事,能从聻境放人?”我实在想不通。

    七爷跟我说:“聻境入口本由鬼王掌管,后来这厮在人间闯祸,压制在邙山后来被一个天师所除。聻境入口便由牛头马面暂为代管,所以引出一只聻鬼还是有这便利之权,况且又在地府纷乱之际,行政长官都失去耳目谁还来管?”

    说的倒也是,幸亏十二重鬼龙楼给毁了,不然趁此时机引聻出境,那是易如反掌啊。

    “真人,我们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便是坐以待毙之举。”八爷焦急的催促。

    老祖宗双眉紧蹙,眼望着我若有深意,缓缓说道:“眼下倒有个计策,只不过……”

    我看他老人家盯着我,这个计策估计是以我为核心了,当下急忙问他:“什么计策?”

    老祖宗又摇摇头,叹口气说:“这样吧,与其束手待毙,我们不如悄悄溜回九幽大街,寻找机会杀掉俞松羽。只要能把他引进我的石碑内,我有把握跟他同归于尽,剩余的孽障,就靠你们来铲除了。”

    我一听他老人家要跟老杂碎同归于尽,大吃一惊,跟七爷八爷同时开口叫道:“万万不可啊!”

    七爷急道:“真人千万不能这么做,平息地府之乱还要仰仗真人。”

    “这也是不得已的法子,除此之外别无良策。你们别劝了,咱们还是行动吧,免得贻误时机。”老祖宗一脸不可动摇的神色,我们劝也没用。

    我暗叹一声,你说地府遇到困难,每次都要靠我们老习家出头,可是地府又给我们老习家什么好处了?每一代传人都活不过六十岁,这他娘的就是地府给的报答吗?算了,这会不想这个,就当老祖宗是为我还阳做出的牺牲。

    我担忧的跟老祖宗说,回九幽大街,就必须要从出口走捷径,可是这帮杂碎都堵在外面呢,瞒不过他们的耳目啊。老祖宗神秘一笑说,这个不用担心跟着他走就行了。

    原来他老人家与孟婆关系非同一般,经常会面喝茶聊天,但出入奈何桥又没令牌,所以就找到了一个暗道。虽然时间要久一点,但用不了一天就到了。要不然上次他去奈何桥取法水,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的。

    我这会儿有点怀疑老祖宗跟孟婆有一腿,不过孟婆太老了吧,会不会老祖宗看中了孟婆身边那个小芸姑娘呢?

    老祖宗拜托孟婆照看伊雨萌和白欣语,这就启程走向暗道出口。可是老催却不跟着来,我怕这家伙趁我们走了之后对两个妞儿下手。七爷八爷看出我的心思,就跟老催说,听说夺你魂也投靠谭青一伙了,如果他这次能立功的话,有可能官复原职。老催一听这个,蹦蹦跳跳的就跟着来了。

    暗道出口在哪儿?你怎么都不会想到是在望乡台下,这个丈余高的荒凉土台,上面染满了鬼魂的泪珠,让人看着心酸。老祖宗在台前轻声念了两句口诀,土台上就开了一道口子。我们几个进去后,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随着老祖宗飘过漫长的暗道,过了有大半天时间终于从冒出头,一看是从石碑底座下出来的。

    这个暗道出口谁都不知道,所以没有鬼魂看守。并且中平大街上依旧是空荡荡的,一只鬼影都看不到。

    我寻思着这肯定是老祖宗挖的地道,他如果不是惦记着孟婆或是那个小芸,能费这么大力气么?

    老祖宗跟我们交代,他现在就回到石碑内,让我们几个分头去引老杂碎。切记不要跟他近身搏战,只要把他引到石碑内就不用管了。我心情沉重的跟老祖宗道声别,跟七爷八爷和老催分成四路,朝高等大街摸过去。

    我们不用担心他们会发现,因为大家都是鬼,气味相同,跟人间遇鬼那就不同了。再说这些杂碎其实都是乌合之众,不怕有什么严密的防范措施。我顺着房屋之间蹑手蹑脚的溜过去,竖起耳朵,那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刚好穿过一条大街,在寂静之中忽然听到了一丝些微的动静,来源于前面一座房屋后面。草他二大爷的,估计是他们派出的暗哨,老子给你拔了!

    我听了一阵子确定了对方的精确位置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对面墙角,伸手探到房后,一把揪住这只鬼狠命拉出来,抬起左手就要往下狠切。不过当我看到这鬼的面目,一下就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