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地府大乱

第六百九十八章 地府大乱

    琢磨着七爷八爷的那番地府整肃整出事的话,过了界河。这地府一乱,恐怕像谭青这伙祸害东西肯定会浑水摸鱼,我得防范着点。

    地府真的变样了,到处挂着条幅,上面写着各种各样的标语,跟阳间挂条幅一个模样。什么“打倒贪官鬼,还我清地府”、“抓一个杀一个,抓一对灭九族”。草他二大爷,这谁想的词啊,后面这灭九族明显狗屁不通。不过看本意是好的,要肃贪整纪。

    这是中平大街上的情形,不知道其他大街是啥模样。我站在十字路口往管理处那边看了看,心想牛头马面带回来的鬼魂,也得先到那儿登记然后再发配。不过这会儿可能早登记完了,还是不去那边,打听打听牛头马面带回的鬼魂会先安置在什么地方。

    我就左右瞧看,整个中平大街上空荡荡,连个鬼毛都没有,太安静了吧?想了想还是去酒馆看看,指不定会遇上马大文。谁知道走到跟前一看,酒馆门板紧闭,敲了敲里面也没鬼应声,这去哪儿打听。

    还是高等大街吧,看看哪儿有没有鬼。为了以防暴露目标,被谭青他们逮着,就在房舍之间穿过,来到高等大街上。草,这里热闹啊,满街都是鬼,中间围着一辆马车,有几只鬼站在上面,其中一个大声喊叫,下面的都举手呼应,好像搞什么示威活动呢。

    当我看清上面这几只鬼道是谁的时候,毛都竖起来了,妈的是谭青、胖冬瓜、顾道然、假刘三他们一伙败类。幸亏下面鬼多,他们没看到我,赶紧溜到一处墙角躲起来,偷偷往外瞧。

    谭青在喊啥口号?喊的是“反对地府均富,反对地府肃贪,反对地府无理取闹,反对地府不干人事!”

    二大爷的,你太有才了,地府能干人事吗?

    听了半天我弄明白了,这大街上聚在一块的都是有钱鬼,地府整肃,那就肯定要从这条街开刀。就跟我们新政府成立要打倒地主老财分田地一样,他们当然不乐意了。不过谭青这伙杂碎胆子挺大的,居然敢喊出反对地府肃贪的口号,那不是公然跟地府作对吗?还指责地府无理取闹不干人事,那他们背后肯定有强势权贵撑腰啊。

    但围在下面的有钱鬼们,各个是神情激动,大声跟着喊口号,声势壮大,也不见有鬼差来镇压。

    忽然在鬼群之中看到了马大文,还有宣琳琳,我有点好奇,他们俩啥时候变有钱了?我冲马大文钩钩手指头,马大文醉眼朦胧的就是看不见。我也不敢大声叫,发现宣琳琳倒是转过了头,于是急忙冲她招手。

    宣琳琳看见我眼珠一瞪,左右看了看,匆忙从鬼群中溜出来跑到我跟前。我让她躲进墙角里边,别让那帮混蛋看见了。

    这女孩你们都不记得了吧?她是雅雪的好朋友,当时因为雅雪落水而死的那位。

    “你,你怎么又来了,这次是不是真死了?”宣琳琳瞪大眼珠问。

    汗,到地府这客套话就翻不出新花样。

    “还没呢,过来先看看。”我嘿嘿笑道。

    “看什么啊,雅雪都投胎去了。你不是来看我的吧?”宣琳琳笑道。

    “啊,这个,我过来都看看。这次来发现地府怎么变成这样了?”我挠头说。

    宣琳琳急忙伸头往外看看,见没鬼在外面偷听才小声跟我说:“你不知道吗,现在地府闹的可厉害了。”

    哥们当然不知道,要是知道还问你啊。我皮笑肉不笑的问:“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宣琳琳“哦”了一声说:“忘了你才死下来。”这话说的,我差点没趴下,大姐,我是过来逛街的好不好,还没死呢。

    她跟着说起这段时间地府因为整肃,整到了高等大街,终于整出事来了。因为这条大街上的富户大多都是因为贿赂地府贪官暴发的,要是整了他们,那后台贪官得掉多少只脑袋。所以这帮贪官就在后面推波助澜,让谭青这些恶鬼在前台闹事。这些贪官势力不小,据说有判官牵连在内,才让地府不敢下硬手镇压。

    地府就推动中平大街以及低等大街的贫民唱对台戏,想借贫民的力量,彻底把高等大街搞定。谁知道谭青这帮恶鬼损招特别多,就发出布告,谁来高等大街拥护他们的口号,就每天管吃管喝,还发女人,发房子住。

    于是从中平大街到低等大街一时间鬼魂全都跑到了高等大街,只要跟着喊喊口号,就能吃香的喝辣的,男鬼能玩女鬼,女鬼有鬼马化妆品发,谁能不高兴啊?

    我眨巴眨巴眼,难怪中平大街上就剩条幅了,敢情鬼都跑这儿拥护这帮恶鬼了。

    “你是为了化妆品来的?”我问。

    “是啊,地府化妆品好贵哦,我根本买不起。这不跟着喊了几天口号,发了两套化妆品呢,够我用上半年。”宣琳琳说着拿出两套化妆品,高兴的像个小孩似的。

    靠,那玩意在我眼里根本不值钱,是酱油做成的。要知道你好这个,早托鬼给你捎几套来。

    地府怎么乱没我什么事,就像阳间一样,国家大事咱们不用瞎操心,再说也cao不上不是?怎么觉得这话特别扭。我还是先顾自己的吧,正好谭青这伙杂碎再搞运动,顾不上对付我,我就有机会把人带回去。

    “你知道牛头马面带回的鬼魂,登记后会先关在什么地方,归谁管?”

    “牛头马面带回来的一般都是下地狱的重刑犯,会先关在地狱入口的‘泥犁湾’水牢里。”宣琳琳知道的倒是不少。

    草,还南泥湾呢,这名取的。不过泥犁在梵文中为地狱的意思,出自佛家经文。我们中国经过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佛道两家融合,像黄泉路上就有佛家的彼岸花,这不足为奇。好像这泥犁湾还是个水域,就问她:“这泥犁湾在哪儿呢?”

    “中平大街一直往东走,一直走一直走就能看到了。”

    “一直走一直走有多远?”我听的毛骨悚然,九幽大街那可是十万八千里长啊。

    “一直走一直走我也不知道有多远。”宣琳琳眨眨眼笑道。

    这妹子太可爱了,可爱的跟沈冰一样。我说你别瞎掺和他们搞运动了,想要化妆品,哥改天给你捎几套过来,这玩意是我们店铺的产品。宣琳琳一听这个高兴的忘乎所以,一把搂住我,在我脸颊上就亲了好几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