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四章 郑家小三

第六百九十四章 郑家小三

    沈冰看看我再看看这个少妇,眼睛里逐渐布满了杀气。我看着心底有点发虚,草,不会是有人故意要整我,挑拨我跟沈冰之间的关系吧?

    “你忘了昨晚去过什么地方吗?”少妇特别可爱的一对眸子眨了眨,眨的我心里乱七八糟的。

    我摸着鼻子傻呆呆的回答:“就去过郑老板家,没见过你啊。”不过说完这句话,突然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想起来了,这张脸我见过,只不过那个时候下面身子不是前凸后翘这么迷人的身段,那是无头鬼的小身板,并且后来还落在地上,我帮忙用白纸给封住了鲜血狂涌的颈口。

    “对,就在那里,我见过你。记得像做梦一样看到你,记忆非常深刻!”少妇很不客气的从旁边拉了一只凳子坐在桌前,还刻意的靠近我,让哥们一时感觉非常尴尬。

    沈冰板着脸说:“我做梦见过杰克逊,记忆更深刻,他都死了!”

    陆飞和麻云曦一听带有火药味,吓得吐吐舌头,谁都没敢开口。

    “我这个梦是真的。”少妇优雅一笑,你别说,虽然是县城的货色,但却有种大都市贵妇的范儿。

    我使劲摸了摸鼻子说:“我想起来了,你是郑老板的……”擦,下边怎么说啊,女朋友不太合适,小老婆更不合适。

    “对,我是他的老婆。”

    汗,要说现在的女人,都比男人开放,一个小三居然比原配都理直气壮。

    此话一出,陆飞、麻云曦和沈冰尽皆吃惊,原来搞了半天,她就是郑老板的小老婆!

    “那个,你是怎么看见我的?”我有点奇怪,记得昨晚她是在闭眼的时候冲我眨了眨眼睛,那个时候头颅应该是无意识状态,怎么可能会记住我?

    “就是我闭眼的时候,还给你眨了眨眼,你还记得么?”少妇微微一笑,差点没把我迷死。难怪郑老板为了她会修建一座豪宅,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尤物。

    “呃,我好想记得有这么回事。”我偷眼看了一下沈冰,见她正瞪大眼珠惊讶的不得了,并没吃醋,这才放心。

    “当时你救了我,所以记忆就很深刻。今天我偷偷出来找你一天了,不想真的在这儿遇到你,看来咱们还真是有缘。”少妇一脸的喜悦。

    听了后半句我如芒在背啊,干吗要偷偷出来找我,难道你想以身相许?就凭这副迷人的气质和姿色,我虽然不在乎你是别人小老婆,可是我在乎沈冰会一巴掌拍死我。哥们这会儿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有缘呢,你是不想让我活了。

    “那个,那个,你为什么要找我啊?”我发觉现在自己变得笨嘴拙舌的,还心虚的不住偷看沈冰脸色。沈冰白我一眼,似乎在说怂样,我又没计较。

    “我有事相求。”少妇说着拿出一个用报纸包裹着的小纸包放在桌上。“这是一万块钱,事成之后,我再付你十万。”

    这么大手笔,让我一愣,什么事要帮忙?不过既然不是以身相许的事,那我就没什么好害怕的了,可是心里总觉的有些空落落的,为毛不是以身相许,这颗大好的白菜为毛就能让郑老板这头猪给拱了。

    “你先把钱收起来。”我说着把钱推到桌子边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第一,你见过我一次就知道我能帮你吗?等等,我还没说完。第二,这不是钱的问题,是原则问题,你要先说帮什么忙。”

    “好,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少妇把钱装进包里,抬头又冲我迷人的一笑。“昨晚你既然能救我,说明是个有本事的天师。我早就知道有人想害死我,所以想让你帮忙,把害我的风水局破掉。既然你不肯帮忙,那我就另外找人。”

    原来就这事啊,急忙跟她说:“这事好商量。”

    少妇忽然间脸色一沉说:“你别答应太快了。”

    这下让我们不由集体错愕,这女人变脸比翻书都快,又透着一股古怪,到底怎能回事?

    “这话怎么说?”陆飞皱眉问。

    少妇依旧沉脸回答:“因为设这个局的人,就是要我死,所以不可能让人随便解掉的。接了这个活儿,说不定会遇到麻烦。因为这个人在当地黑白两道都很吃的开,以前有不少人得罪他,都给整的很惨。要不是老公护着我,早就给毁容了。你们考虑好,要是敢接的话,这一万块就收下。”说着又把钱放在桌上。

    我听了不由皱眉,鬼是不怕,可是黑道咱惹不起,这笔生意是接还是不接呢?我把目光投向陆飞,这小子也正看着我呢。

    沈冰用手肘杵我一下,小声在我耳朵边说:“她虽然是个qf,但也挺可怜的,你总不会见死不救吧?”

    你说我一个鬼事传人,祖传规矩是不管生人的麻烦。可是今天摊上这么一件事,不接的确说不过去,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风水局给害死。管他呢,还是接了吧,哥们手里可有几只鬼兵呢,还怕对付不了黑道?

    “钱你不用留,这活儿我们接了。等事完了,你再给酬金。”我又把钱推回去。

    “我第一眼看到你这个人,就知道你是个讲信用的男人。我相信你。”少妇说着把钱再次装回包里,冲我笑了笑,其他人看都没看一眼,起身走了。

    “习哥,她说的那个要整死她的人,估计是郑老板大老婆吧?”陆飞压低了声音问,唯恐别桌客人听到。

    我点下头:“应该是,不过一个女人黑白两道通吃,感觉这话靠不住啊。”

    “女人怎么了,省城黑道上女老大数不胜数。”沈冰扁扁嘴说。

    陆飞又问:“那个风水局除了改门或是把太空楼迁到吉星位上,没别的好办法,这两件事,得让她老公找人做啊。我们怎么去破解?”

    我一笑没说话,先喝了杯小酒再跟他说:“破风水局不一定非要改门或动太空楼。这地气也是非常重要的,还记得高家深穴藏龙局吧?你小子怎么就不动脑筋。”

    “你说动地气?怎么个动法,老钱都没怎么教过我风水。”陆飞挠头说。

    “我先让你闷着,今晚你跟我去了就知道了。”我举起酒杯跟他门前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