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帝皇式享受

第六百九十三章 帝皇式享受

    回到家都夜里一点多了,老妈睡了,沈冰还在沙发上看电视等我,不过也是困得上下眼皮在打架。

    “捉住无头鬼了没有?”沈冰一脸期待的问。

    你说怎么听到这句就来气,心里这个郁闷,往沙发上一躺懒洋洋的说:“捉住了,不过被别人抢了功劳,我们是出力不讨好。”

    沈冰趴在沙发扶手上,闪动着黑漆漆的大眼珠说:“咱们目的又不是为了钱,捉鬼为目的嘛。”

    怎么跟麻云曦一个口气,忙活半天,跟鬼斗的死去活来,就为人民服务了?这么下去,我们喝西北风去?我一撇嘴:“我是气那个老混蛋,太无耻了,我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沈冰问什么情况,我就把这事简单说了一遍。她一下就翘了辫子:“真无耻,比你还无耻!”

    这句话差点没把我呛死,没好气道:“什么我就无耻了,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嘿嘿,逗你玩的,看你那副斗鸡眼。没吃饭吧,我去给你热菜。”沈冰说着起身去厨房。

    我有气无力的说:“懒得吃,这就睡觉了,你帮我把凉被拿过来。”

    过了一会儿,凉被没拿来,倒是飘过来一阵诱人的菜肴香味。肚子立马就是咕噜噜一阵叫,急忙翻过身趴在沙发上,抬头看着沈冰把老妈做的几样我喜欢吃的菜,热气腾腾的,放在了茶几上。

    “别动,我喂你。”沈冰坐在沙发边上,往里拱了拱我,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塞进我的嘴里。

    我不由受宠若惊,她亲手喂我吃饭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我咋觉得这事好像有阴谋呢?嚼着红烧肉,心里特别不踏实,歪着脑袋看着她。

    “怎么了,是不是感觉自己有种帝皇式的享受?”沈冰嘻嘻一笑,笑容非常灿烂可爱。

    我抽了抽鼻子说:“有种吃断头饭的感觉。”

    “混蛋啊你,白费了我的一片热情。你自己吃吧。”沈冰气的一撅嘴,把筷子拍在茶几上。

    “别啊,我是开玩笑的,就是帝皇式的享受。再让我接着享受吧,爱妃!”我tian着脸笑道。

    “你别恶心好不好,爱妃,酸了吧唧的。就叫姐吧。”她说着噗嗤一笑,拿起筷子又给我夹了一只鸡腿。

    我嚼着鸡腿忽然就想起了死耗子,明天得去问问它魏子陵和小雪的情况。正想着这事,就听沈冰说:“我服侍的你这么舒服,是不是有点回报啊?”

    看,来了吧,我就知道这丫头肯定不会无事献殷勤。我绷着脸忍笑道:“你想要啥回报?”

    “这不去了趟茅山,把衣服都挂破了两身,怎么也要补偿我吧?”

    就这事啊,这还用求我?转念一想,她这人大手大脚的,自己在省城挣的工资早花光了,买衣服当然要跟我要钱。我抬头看着她一阵坏笑说:“来,先让大爷亲个嘴……”

    “噗”一只鸡屁股杵我嘴上了!

    早上吃过饭,沈冰慌忙洗过碗,拉着我出门,这是要进城买衣服。镇上不是没有服装店,那不是档次太低了吗,就县城的服装她不一定看上眼呢。我说先去店铺看一眼,她说看什么看啊,昨天不是回来先去了店铺,还是先看衣服吧。

    女人如果生出购物欲望,那是天大的事都能搁一边去,八匹马都拉不回头,我只有苦笑着跟她去坐公交车。进了县城先在服装一条街逛了个遍,要说逛街女人体力真充沛,不服不行,就我这体格,两条腿都快累断了,她居然精神十足,走起路来非常有力。

    现在县城变化日新月异,有些服装专卖店有不少高档货,这趟街不白逛,沈冰挑选两身满意的衣服。饶是打八折,还花了两千多。沈冰乐的眉花眼笑跟我说,回家继续让我享受帝皇式生活。不过有一条,亲嘴上床那就免谈。

    擦,就喂吃喝,那也叫帝皇式享受?

    买了衣服沈冰就跟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就垮了,扶着路边路灯杆子不肯走,两条腿走不动了。

    我于是跟陆飞打个电话,让他开车把我们接到饭馆一块吃饭。吃饭期间,陆飞小声跟我说:“今天早上有个女人打电话叫我们过去一趟,我们这是刚从那边回来,你猜这女人是谁?”

    “谁?”我喝了口白酒问。

    “是郑老板的大老婆。”陆飞神秘兮兮的跟我说。

    我觉得有趣,这有什么神秘的,郑老板大老婆叫他过去,可能是想了解一下那边情敌的情况吧。不对,我想到这儿,忽然觉得其中有问题。大老婆要想知道那边情况,问问老公不就知道了,为什么要问外人?

    “找你什么事?”我问。

    “问昨晚上那边宅子里闹鬼的事平息了没有。”陆飞挠头说,“开始我觉得挺奇怪,她怎么知道郑老板请的我,又为什么不问自己老公问一个外人。后来你猜怎么着?”

    擦,这小子啥时候学会卖关子了,我还没开口,沈冰就耐不住xing子了,没好气说:“别磨磨唧唧的,跟个老太太似的,有话快说。”

    麻云曦噗嗤一下笑了。

    陆飞低着头说:“她说她要给我一万块钱,以后郑家再出什么事,不要cha手。”

    我心头一动,哦,明白了,那宅子是郑老板老婆做的手脚。明着斗不过小老婆,暗地下手,嘿嘿,要说这女人毒的时候,那比敌敌畏都要毒啊。况且这么在风水上下手,外人根本看不出门道,不用承担杀人罪名,真是厉害的一个女人。

    “你答应了?”我抬头看着他。这可是涉及到了吃天师饭的cao守问题,为了区区一万块钱,出卖自己的良心,置受害者不顾,还有什么脸面干这行?

    沈冰一瞪眼,举起酒杯说:“你要敢说你答应,我这杯酒就泼你脸上。”

    “没有没有。”这小子慌忙摇手,“我怎么可能为了这点钱出卖自己,立马就回绝了。”

    “这还差不多。”沈冰把酒杯放在桌上。

    我一笑说:“你当然不可能为了这点钱出卖自己,恐怕是为了以后郑老板再悬赏那十万吧?”

    陆飞脸上一红说:“老大,你就不能不拆穿我啊?这样让我在女人面前多没面子!”

    我们不由哄堂大笑,没注意这个时候有个漂亮的少妇走到跟前,也就二十五六岁,穿的特别性感,跟我甜甜一笑打招呼:“你好,真是碰巧见到你。”

    我一愣,全都转头看向她,不认识啊,她这是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