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九十一章 老家伙失手

第六百九十一章 老家伙失手

    无头鬼怎么可能听老家伙的威吓,再加上鬼魂最怕鸡叫,陆飞把公鸡蹂躏的惨叫不断,这玩意看样子非常慌乱,陡然飞起,贴着走廊顶往外飘飞。那颗头颅在下面垂着转过来,脸色红润,跟活人脸孔一个模样,的确挺漂亮。

    管太平见无头鬼根本不鸟他手里的桃木剑,不由怒不可遏,捏个法诀念了两句咒语,桃木剑尖上的黄符呼地燃着,甩到走廊顶上。

    别说这手玩的挺帅气,基本上赶上我那么帅了。他们既然短兵相接,我就不用上去横cha一杠,于是停住脚步。

    无头鬼被符火一bi,急忙退回去,瞬间黑气一闪,露出了原形。这死玩意果然是个没头的死鬼,个头非常矮,四肢纤细,身上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颈口上也封着一张白纸。左手提着女人脑袋,左手握着一把滴血的菜刀,敢情割头用的是这把“后起之锈”!

    “点烛!”老家伙一声大喝,脚下踏着罡步,挥舞桃木剑。

    阿宝闻言立刻点上一支红烛左手举起,右手拿着八卦镜侧面一晃,烛光被镜面折射到了无头鬼身上。

    起初我有点纳闷,他们这是玩什么花样呢?但见老家伙又用桃木剑跳起一张符在烛火上一烧,顿时火焰出现一片咒语字符,一块给镜子折射过去,在无头鬼胸口上灼伤一大片。这东西没头,叫不出声,痛的跳脚往后退。一边退一边揭起人头颈口上的白纸,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我心叫不妙,才要过去,就见无头鬼又揭起自己颈口上的白纸,把人头王脖子上一放,接上了!

    人头随着接的天衣无缝的脖子转了几转,睁开眼睛,一对黑漆漆的眼珠活灵活现,没有半点死鬼的气息。

    紧跟着老家伙又烧一道符,阿宝用镜子折射符火过去,无头鬼左肩上烧焦一片,痛的张嘴尖叫。

    草他二大爷的,尖叫声在走廊里回荡声特别大,听的我心底直冒凉气,头皮都麻了。

    我也明白老家伙用八卦镜的妙处了,这种法术在茅山古籍中是从来没有的,在大无量术里也没有,我估计又跟老梁那种来自于巫术中手法,简便而又快捷。看来老家伙是真有两下子,让我又开了次眼界。

    郑老板仓皇跑上来,一看走廊里自己小老婆成了这模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跟筛糠一样,牙齿格格撞的发响,一句话说不出来。

    管太平再烧符的时候,无头鬼突然身子平行飞起,头前脚后,冲着他们师徒来了。阿宝慌忙调转镜子,把光线折射到女人脸孔上。老家伙吓得赶紧在他手腕上拍了一巴掌,这要是把人脸给烧花了,别说酬金,郑老板估计是不会跟他们有完的。

    就在这时,无头鬼冲了过来,吓得两个家伙慌忙向两边闪开,让他从中飞过去。老家伙不愧是个高手,把桃木剑快速衔在嘴里,拔起脖颈上的拂尘缠住了无头鬼的左腿。那小腿瘦的跟麻杆似的,立刻给缠的结结实实,一下扯回去。

    无头鬼也怒了,长发飘飞,怒目圆瞪,这下眼珠里满是凶狠的煞气,身在半空右脚一踢,把阿宝踢翻在地,往后翻了几个跟头,八卦镜也脱手不知道摔哪儿去了。他回头用鬼爪子迅如闪电般的掐住了老家伙脖子!

    算计着无头鬼的速度,换我也躲不开。这玩意太凶了,我举起右手做好了撒出铜钱的准备。不管老家伙对我怎么无礼,但哥们不能眼睁睁见死不救。

    管太平被掐住喉咙眼珠都凸暴出来,吸不进气,吧嗒一声,衔在嘴里的桃木剑掉地上,整个身子都软了。阿宝从地上爬起来,大叫一声“师父”,跑过来就去扯无头鬼的手腕。结果没扯开,越扯鬼爪子掐的越紧,老家伙舌头吐出老长。

    我心想再不出手,恐怕老家伙要归西,撒出铜钱念了咒语。铜钱阵旋转飞过去,黄光大作,将无头鬼笼罩在其中。要不要用锁魂,就看这死玩意好不好对付了。无头鬼“嗷嗷”怪叫几声,放开管太平掉头往回就跑。

    你敢跑哥们就得用锁魂了,指诀一转,铜钱阵跟着旋转而下,快速追上套在了无头鬼的脖子上,迅速收紧。无头鬼尖叫一声,头颅咔嚓一下就跟脖子分开了,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向墙根。

    郑老板在后边惊呼一声,晕过去了!

    草,忘了头不是他的,这下可惨了,头颅跟他一分家,鲜血狂喷,就脑袋里那点血,够往外喷吗?我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跑过去,从地上捡起刚才无头鬼扯下的那张白纸,迅速封在头颅颈口上。说也奇怪,平平无奇的一张白纸,立刻就把伤口封住,止住鲜血外流。

    头颅在地上冲我眨巴眨巴眼,忽地闭上。

    管太平和阿宝弯着腰喘了几口气,发现是我出手才救了他们。但老家伙却狠狠瞪我一眼,好像怪哥们多事。草他二大爷,要知道他这么没良心,老子该等他被掐死了再出手。

    此刻铜钱锁魂由于只套住无头鬼剩下的半截脖颈,给他往下一矮身就脱出去,往后撒腿疾奔,冲着走廊尽头窗户去了。

    管太平一咬牙把徒弟推一边,拔腿往前追。别看老家伙年龄不小,奔跑速度快的惊人,当真能用快逾奔马来形容,眨眼就追到无头鬼背后,又用拂尘缠住了对方右腿,往后一扯,无头鬼咕咚一声栽倒在地上。

    老家伙才要左手去掏符,没料到无头鬼一个翻身伸手到他裤裆下揪了一把。老家伙“啊”痛叫一声,松手撒开拂尘,两手捂着裤裆不住蹦跳。

    我差点没笑喷,这死鬼你说多损,给老家伙来了个夜里偷桃!

    无头鬼从地上骨碌爬起,继续往前逃走。我心说这玩意要是逃走,人头我们可是没办法给郑老板小老婆复原。这死鬼挺机灵,不容易制服,我就算追过去,别给他偷次桃,哥们还没结婚呢,万一给偷坏了咋整?

    还是放尖头鬼吧,这小子比无头鬼还机灵,于是拿出小白旗把尖头鬼放出来。

    “把无头鬼拿下!”

    “得令,爷就瞧好吧!”尖头鬼笑嘻嘻的叫了句,迅速朝无头鬼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