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八十一章 十二阴魂上身(一)

第六百八十一章 十二阴魂上身(一)

    此时身后传来“轰隆”一声巨响,我急忙回头,只见壁画碎裂,冒起股股黑烟,整个石壁都脱落了一层石面。

    尖头鬼扑打着烟气,呛的不住咳嗽,但不敢往后退,后边不远处就是八卦图,不小心踏上一脚就能让他欲仙欲死。我赶紧跑过去把他收进小白旗,三丫忽然探出头。

    “你怎么又把这只讨厌鬼塞进来了?”

    林梦溪也探出头:“他眼睛好色,看着我们不住流口水,还说些不三不四的话。”

    擦,这死玩意打起我旗子里几个美女的主意了。可也不能把他弄出来,不然带不出去,这死玩意帮了大忙,留着以后还有用。只有跟她们说:“你们就跟他说,爷让他乖乖的,不然把他装进收鬼坛。”

    两个美女哦了声,把脑袋缩回去了。

    一条条黑气从破碎的壁画上窜起,又重新回到女尸身上。我不由松口气,壁画搞定,女尸还魂,我只要找到那些指甲拿走好好藏起来,就不用怕有人再搞天女阵了。脑子里正想这事,忽然听到“扑嗒……扑嗒……”跳尸的脚步声距离我如此之近。

    猛地一转头,草他二大爷的,女尸就在我身边,已经张开两只爪子叉向我的喉咙。

    吓得我转身就跑到八卦图上。而女尸跳过来,居然丝毫不受八卦图法气的影响,可能这是她们独有的专利吧。

    后悔没带麻云曦来,这可咋办?可恨的是这玩意还是哥们自己整出来的,现在倒好,自己被缠上了。正在犯愁之际,忽然就见那九具没贴镇尸符的女尸,齐刷刷的睁开眼,这更让我毛骨悚然,不会要跟惊煞女尸帮忙吧?

    我想错了,她们一齐冲我笑了笑,然后对惊煞女尸吹了口气,这女尸立马停住脚步就不动了。可随之而来的是她们尸体一阵颤抖,脸色突变,显得特别痛苦。每具尸体头顶上又冒起两缕黑气,倏然分开,在半空中对面排成两排。

    “把她们三个头上符揭掉。”玄真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赶紧把这三个女尸额头上的符揭了,这个站在地上的女尸一晃就回到了原来位置,盘膝坐在地上,那副模样就像根本从来没动过一样。她们三个头顶也随之冒出两缕黑气,各自分开战队。

    这奇异的情景让我感到好奇,看样子像两个敌对势力在对峙,之间弥漫着硝烟的味道,大有一副一触即发之势。

    果然两排黑气在短暂对峙之后,突然涌动往前冲过去,瞬时交缠在一起,发出粗喘和闷哼的声音。草他二大爷,是两队鬼魂在互掐。而此刻十二具女尸骤然变了模样,血肉消失,恢复了原来的骷髅形状。

    “帮左边,将右边鬼魂收走!”玄真又在耳边嘀咕。

    我一怔,你说两伙儿死鬼在掐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动手也该等它们斗个两败俱伤时,我再坐收渔利,现在起什么哄啊。但老牛鼻子就算死了,做鬼也比哥们眼睛雪亮,听他准没错。

    于是跑到通玄跟前,从他包里摸出了收鬼坛。这小子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正抬头看着两股黑气交战。一把拉住我怒道:“你又拿我收鬼坛做什么,放回去!”

    我这会儿没工夫跟他解释,再说这小子也根本不信我的话,就用力往回一扯。谁知他放开我的手臂后,却伸手在坛子上拍了一下,这光溜溜的瓷罐顿时就脱手落地,“咔嚓”摔个粉碎!

    我心头那个气啊,恨不得一巴掌把他脑袋拍下来,跟收鬼坛一样摔个粉碎。我咬牙强忍怒气,心说没洋枪哥们难道就不能制土炮了?跑到沈冰跟前,她正抱着脑袋往起爬,正好抓住我的衣服站了起来。

    “快拿出水瓶,我要收鬼用。”我指着她的包说。

    沈冰“哦”了一声,掏出一瓶水仰头一口气喝了多半瓶,然后把剩下的浇在头顶上。晃晃脑袋,看样子又清醒了点。我接过瓶子,拿出镇鬼符在上面贴了一圈,匆忙跑回去。

    “你干嘛啊?”沈冰摇摇晃晃的跟着走过来,见我抬头看向上空在念咒语,才发现大片阴魂掐架。“好多鬼啊。”她摸着脑袋说。

    我念完咒语,没敢拿瓶子收鬼,因为两伙死鬼掐在一块,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情形,怎么收啊?这一收就全收了。

    可是咒语念过,水瓶上的符不住飘动,已经在勾引魂魄过来,只不过瓶口没对准它们,威力没那么大而已。

    “呼……”

    交缠在一起的二十余道黑气因为正在相互力拼,经受不住法咒勾魂,就像遇到两个互掐的人,你一人头上弹个脑崩,谁都腾不出手来还击,所以一起往下飘落。但飘到我眼前时,忽然分开,左边的一片黑气迅速扑上沈冰身子,消失了干干净净。而右边的黑气全都钻入水瓶里,我一下就明白了,钻入水瓶的死鬼的确是好鬼,因为上了生人身子便可避免被收魂,可是这样对人伤害太大了。

    十二个阴魂上了一个人的身,那就是十二份的伤害!

    太狠了,这简直就是死鬼中的禽兽!

    我正在火头上,偏巧这时候通玄追过来纠缠收鬼坛的事,让我更加来气,一把扯住他的后衣领跟老鹰捉小鸡似的,给甩在地上。

    “嘻嘻,你还记得我么?”沈冰忽然脸现娇媚的笑容,口出甜腻的语声,让我顿时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是那个艳鬼小金!

    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她怎么会没死?我那把天雷地火,明明把十二只发鬼给烧的干干净净,难道这地火是水货?沈冰被她们上身,那就麻烦了,这种恶鬼可不是容易能够驱出身体的,何况是十二只之多。

    “是你?”我摸着鼻子问了句,一边琢磨办法,一边东拉西扯跟她说:“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记得当时你跟付雪漫跑了的。”

    “付雪漫姐姐还说你聪明,原来是草包一只。你难道不知道遇到的发鬼其中就有我吗?”这死三八带有鄙视口吻的说。

    草,老子头一次听人骂我是草包,不过这次的确没能把她收拾了,草包虽然不至于,但脸上没什么光彩。

    通玄又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一听沈冰自承是发鬼,立马指着我们瞪眼叫道:“我说你们鬼鬼祟祟的不像好人,原来你带着一只发鬼骗我们师兄弟。”

    二大爷,那是一只吗,那是十二只!

    “这牛鼻子是不是很讨厌,我帮你收拾了他吧?”死三八嘻嘻一笑说。

    我心说不好,她分明是在挑事,才要出手阻止,但已经晚了,就见沈冰手臂闪电般的伸出,一把掐住了通玄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