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灌尿解煞气

第六百七十三章 灌尿解煞气

    这滑头说了一堆废话,就这句有用,但哥们还是毫不心软的把它收进坛子里了。收进里面并不是杀了它,但在里面住久了,戾气会化掉,可像它这种被术人祭炼出的悍鬼,全指这层戾气撑着,戾气就像是鬼皮,一旦扒下来,你想会怎么样?

    把坛子盖盖好,递给通玄,这死玩意以后怎么处置我就不管了。

    走回到通觉跟前说:“现在敌人去了昨晚的洞里,我猜他们是想启动天女阵。现在这里的邪祟收拾干净,应该没危险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我们俩过去看看。”

    “我跟你一块去吧。”通觉说着咬牙从地上站起身,“走路不成,但我坐着还能帮点忙。”

    我心说你还帮忙,就你那种迂腐劲,带着不够生气呢。其实这牛鼻子迂腐归迂腐,论正宗道术,是很地道的,要是真能过去,我们俩一正一邪互补优势,还真能发挥出很大的威力。但我是不想背着他满山跑,这儿距离那个山谷太远了,还没到地头我就得累趴下。

    当下摇摇头:“你还是照顾你两个师弟吧,有一个还在昏迷不醒。”

    通觉皱眉沉思一下,对我说:“你等等我。”他说着一瘸一拐的往前走了。通玄追上去搀扶,被他打发回来。

    我一愣,啥意思,这是去吗了?

    他走进黑暗里,过了片刻提着一只葫芦回来,这葫芦从哪儿来的咱先别追究,我正在猜想里面装的什么药。结果他脸上有点尴尬的叫通玄撬开通悟嘴巴,我一下就明白了,这牛鼻子是去了。我差点笑喷,赶紧极力忍住。

    通玄还一脸疑惑的不知那是啥玩意,但师兄有命令,他不敢不从,把通悟嘴巴撬开,通觉就把这一葫芦里的液体给灌进去了。呵,这sao臭味,沈冰一捏鼻子,噗嗤笑了。

    “道长,你终于想开了?”

    沈冰这句让通觉一下子满脸通红,低头呐呐的说不出话。通玄马上明白怎么回事,指着他说:“师兄,你……你……唉,咱们千万别告诉二师兄。”

    这尿灌下去没多大会儿,通悟就睁开眼睛,但鼓着两腮看样子作势要吐。我们吓得赶紧远远逃开,看着他哇哇的吐出一堆秽物,里面夹杂着一团头发。通觉和通玄本来绷紧了神色,一脸的紧张,现在终于松了口气,通觉冲我伸出大拇指笑了笑。

    “两个师弟负责背负我,咱们快去吧。”通觉爬上通玄背上说。

    我点头答应,其实不让他们带路,我都不知道那个山谷在什么方向。

    通悟吐净脏东西,就恢复了神智和力气。他在前头带路,我们跟在后头。路上通觉不住口夸赞我,没想到他修炼了一辈子道术,都没想破解鬼发用如此一个简单的办法。通悟在前面还问我们用的什么办法,我跟他说是仙人泪。他哦了一声,没再出声。

    沈冰捂着嘴巴强忍着笑,还掐了我一把,小声跟我说:“你太损了。”

    通觉赶紧转移话题,又说起我的天雷地火,那是茅山门下弟子轻易不敢动用的法术。不但讲究修为,还因为会大损元气。像他到三十八岁才得到师父传授这种法术,这又过了三年,一次都没敢使过。通悟和通玄都没资格学到呢。

    我谦逊两句心想,正宗道观弟子约束太严,不像我们这些乡野匹夫,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再说自从在省城恢复了元气之后,我发现今天使过一次天雷地火,感觉元气损耗并没想象中那么大。难道我道家修为上升了?

    后山距离那个山谷出乎意料的远,本来动身的时候就已经是凌晨四点。而因为通悟和通玄两个轮流背负通觉,速度慢了很多,足足用了三个小时才赶到悬崖边。

    天早就亮了,探头往下看,下面的水潭像脸盆那么小。

    通悟带着绳子,垂下去把末端在后面一棵大树上绑牢。我让沈冰待在上面吧,她死活不肯,说这次是五大高手出动,还怕什么?我眨巴眨巴眼,你也算高手?再说像通玄这样的蠢驴猪头,还不如你呢。

    我和沈冰先顺着绳子滑下来,然后通悟和通玄把绳子拉上去,系在通觉腋下,把他吊下谷底,然后这哥俩才下来。通悟背上通觉,跟我们一块入水,我摘下桃木牌,在水里晃动,一路畅通的进了隧道。

    进去之后,没敢开灯,而是蹲在那儿等了一阵子,发现没动静,每人头上又贴了一片艾叶,才悄悄的摸进去。

    在坟地里烧死了大量的鬼虫,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来自这里的。鬼虫因为长期居于竹子里,吸收不少地气精华,那鼻子是相当的灵,贴艾叶是躲不过的。我们紧张的穿过这个巨大的洞腹,一路平安的走到二层入口。

    通觉这时忽地小声说:“前面有鬼气。”

    我心想我都没察觉出,你是咋知道的?正纳闷时,沈冰低声问:“道长怎么知道的,我们可是没开手电啊。”汗,问的够脑残,手电能照出鬼气,那就不是手电了,那是天灯。

    通觉压低了声音说:“我手上有块通灵海底针,遇到鬼气就会有反应。我所料不差的话,那应该是一道通灵鬼索,只要我们趟过去,里面的人就会得到讯息。”

    你别说带他来还真是带对了,于是我跟他说:“那我们掉头,去那个洞室上去。”

    沈冰身子一颤小声说:“你忘了里面全都是鬼虫。”

    “别怕,烧死的那些可能就是它们。”

    我摸着她的小手安慰一句,当下调转方向,走向那边。我估摸着距离,差不多到了,伸手在前面慢慢探寻门口,这时通觉又开口示警:“前面也有阴气……”

    草他二大爷的,你说晚了,哥们都摸到了一只冰冷的手爪,皮肉僵硬,这要不是死鬼,我就跟它姓!

    你说这死玩意怎么就连点鬼气都没有呢,让我走到跟前都没察觉出来。到茅山我这鬼事传人眼睛,彻底变成了玻璃球,看啥都不准。而这感应能力,似乎也都休假了。

    那只鬼爪子突然一翻就扣住了我的手腕,你妈的,手劲太大,差点把手腕骨给捏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