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南茅北茅

第六百六十五章 南茅北茅

    沿着斜坡一口气跑进水里,让沈冰抓住我的衣服,一起潜进去。可能水鬼知道我们的厉害,没敢再来骚扰,顺利的游出这个隧道口,浮出水面。

    一缕阳光投射在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看到这美丽的景色,心里顿时松了口气,抹了把脸上水珠,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太爽了,我们活着出来了!

    游到岸边,把通觉放在地上,他靠着石壁满脸的痛苦神色,刚才那一阵激烈奔跑,我肠子都感到快颠断了,他的伤口能不痛吗?

    “啊,这里有几具尸体!”沈冰指着岸边叫道。

    我点下头,这个昨晚早发现了,还在他们身上找回了桃木牌。等通觉基本上缓过神,我才要开口问他两个师弟来了没有,他抬头往上看了看,脸带喜色的说:“他们来了!”

    这个神游通灵并不是像炼神还虚进入梦境可以跟对方直接对话,要知道炼神还虚那需要极高的修为,恐怕这世上除了玄真之外,没有几个这样的高手。神游通灵只能发出求救信号,让他们按照大概方位搜寻。他们两个师弟探头从悬崖边上往下看到我们,可是没带绳子,又跑回去拿了绳子把我们吊上去。

    通觉两个师弟分别叫通悟、通玄。他们原本跟师兄一块在南京参加道教文化交流会的,因为有事提前离开南京去了茅山乾元观。听他们一解释才知道,敢情他们弟兄仨不是这座茅山上的弟子,而是来自北茅山三清观。

    茅山分为南北茅山,我们所在的便是南茅,也叫金坛茅山。而北茅山位于长江北岸,泰州兴化。那是三茅祖师最初修炼之地,他们分别是茅盈、茅固、茅衷,后来兄弟三人受请往江南句曲山,句曲山就是南茅山的前身,之后才有了南、北茅山之分。

    论正统那是北茅山为三茅祖师的发源地,而论后世发扬,便是南茅山了,因为这哥仨后期一直住在南茅山。他们可是我们这些阴阳先生的老祖宗,是他们流传下了茅山道术。

    不过我看通觉他们哥仨,道术稀松平常,跟三茅祖师连提鞋都不配,也浪费了茅山道士这个称号。可能与现在这个社会有关,在打压封建思想下,大部分道士不再修炼法术,以至于让很多深奥道术失传或是淹没。

    我提议把通觉送往医院,他们哥仨说不用,他们三清观的疗伤膏药,有起死回生的奇效。我眨巴眨巴眼,心说走江湖买狗皮膏药的都这么说。但他们坚持不去,只有随他们了。

    他们要去乾元观,我心想茅山道教属正一派,与不吃荤食的全真派相反,既可以吃荤,又可以娶老婆。但我觉得还是不跟他们去了,万一没有肉食,我可是饿了三顿了,怎么也得弄点荤腥才能对得起这肚子啊。

    出了树林后,我们就跟他们道别。临走前,通觉把我叫一边小声说:“看你戴着桃木牌,肯定是尚城镇鬼事传人。我也不瞒你了,此岸花不在南茅山,而是生在北茅山。不过这种花源于佛教,讲究缘法,有缘人才能找得到。”说完他被两个师弟搀扶着远去。

    我怔怔的看着他们背影,心说这牛鼻子知道的不少,原来此岸花在北茅山。可是在洞里我们找到了天女阵罪恶源头,那朵干枯的花朵,还有必要再去追寻鲜花吗?

    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让我心头吃惊,我们是不是被人耍了,给牵制在南茅山?而盗走小鬼仔的人,早去了北茅山找鲜花了?

    因为孙柯南和伊雨萌开始去往合肥方向,我们没有追去,他们竟然出奇的跑到茅山,这是啥问题?很明显,有人想利用他们把我引开。而南茅山的十二个道姑之死,对,她们也是关键,会不会把这十二个道姑的魂魄祭炼天女阵?孙柯南两人的出现,是想把我引入陷阱,不死也会在这儿拖上一夜,然后他们早离开此地去了北茅山!

    玄真不是在茅山吗,为毛都不肯出来帮帮哥们,唉,关键时候就没了消息,这人感觉也靠不住,还是靠我自己吧,这就抓紧去北茅山!

    “好饿,好累,走慢点好不好?”沈冰摇着我手臂撒娇。

    “你看前面有买小吃的摊位。”我指着远处的一个用帆布搭起的棚子。

    “是不是哦?”沈冰眼珠发亮,不住的往下吞口水。

    “到前面不就知道了?”

    “那你走快点,磨磨蹭蹭的。”沈冰哧溜一下往前就跑了。

    到跟前果然是一个小吃摊点,位于山道一旁的一块平地上,有几样当地小吃,竟然还有出名的茅山老鹅!我们俩一人吃了一只鹅,还吃了两碗米粥,外加十个咸蛋。这一顿搓下来,让老板两口子都瞪了眼珠,可能从没见过游客有这种吃相的,简直就是饿死鬼转世。

    吃饱喝足,我们打着饱嗝下山了。

    走到一个偏僻的山道时,小白旗缓缓的飞回来,我赶紧装进包里。现在阳光普照,不能把林梦希她们叫出来一问究竟,并且还在担心林梦希和夏木春的伤势,于是快步下山。

    沈冰还惦记着洞里的那朵干枯的此岸花,我跟她说,洞里有鬼虫把守着,还有术人躲在暗处,再进去就是自投罗网。等去了北茅山,先找到鲜花再说。但我这会儿非常担心,敌人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我们去后可能会扑个空。

    至于孙柯南和伊雨萌,我们就不管了,他们身在道家香火旺盛的茅山,肯定会遇上救星的,我们不必为此庸人自扰。

    我身上还有血迹,所以下山之后,先在镇上找个旅馆暂时住进去,换衣服洗澡,不然身上都是臭的,那一潭臭水,不知道里面都泡了啥玩意。想到岸边死尸,我差点把茅山老鹅全都吐出来。

    把小白旗拿出来叫出了三丫,她说林梦希伤和夏木春伤势不是很重,现在正在自己疗伤,有梅思思帮忙,估计很快就会好。我问她昨晚追那只滑头鬼追到哪儿去了?

    她小嘴一撇,差点没哭出来,说沿着悬崖边,一直绕到了后山,那边有座非常破落的道观,只有三间茅草房。滑头鬼钻进去,她催动小白旗才要跟进去的时候,就突然脑袋一晕,知道遇上黒木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