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二章 闭门谢客

第六百六十二章 闭门谢客

    我算看出来了,她这点本事,也就狐假虎威,跟着我才有胆子,我要是不在,她立马软了。

    这声叹息过后,良久没再有动静,我脚下也没停歇,继续往前走。伸手在口袋里摸住了铜钱,心想要是井水不犯河水,那是最好,不然让你个死鬼尝尝铜钱炒鬼肉的滋味!

    沈冰忽然身子一颤,跟我小声说:“你听,有人弹琵琶!”

    我一怔,竖起耳朵听了听,哪有什么琵琶声啊。但也不排除是鬼魂专门对她进行迷魂,当下低声说:“念净心咒,不要回头。”

    “哦。”

    可是过了片刻,沈冰又抓紧我的手急道:“不光有人弹琵琶,还有弹琴唱歌……”

    这就奇怪了,念了净心咒还不管用,怎么回事,我咋就没听到?我问她:“你刚才念咒语了吗?”

    “念了。不是净身咒吗?”

    晕倒,我急忙跟她说:“是净心咒啊,大姐!”

    “我很老吗?”擦,又是老一套对白,不过我也挺脑残。

    又过一会儿,她懊恼的说:“我念了十七八遍净心咒,可是不管用啊。你看,那边有亮光!”

    我在黑暗中依稀看着她手指的方向,前面一团漆黑,她脑子吓坏了吧?我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摸,说:“不烧啊。”

    “去,我不是胡说,真的有亮光。”沈冰急了。

    我越发觉得这事诡异,为毛她听到看到的,我一无所知呢?当下咬破手指,在她灵窍上一点,轻声念道:“闭门谢客!”

    沈冰晃了晃脑袋跟我说:“诶,亮光看不到了,唱歌声也听不到了,你用的是什么法术?”

    我一笑,这不叫法术,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个小手法。因为我身上带着桃木牌,兼且道气充盈,鬼气不敢侵入。死鬼就选择了身为女儿身的沈冰下手,把她灵窍打开,也可以称为开门迎喜,让她看到死鬼们布置的幻象。

    阳血封住灵窍,便是闭门谢客了,阻断了鬼气侵扰。

    沈冰哦了一声,原来就这么简单,还以为多高深的法术呢。她往前走了几步后,还是对那边的光亮感到好奇,扯着我要过去看个究竟。你说她跟我在一块胆子就涨了十七八倍,不弄明白刚才是不是幻觉绝不死心。

    我说这是隧道,两边是石壁,刚才你看到的可能就是个皮影戏,走过去撞墙不可。刚说完,忽然我耳朵里就传来叮咚叮咚的琴声,并伴着婉转的歌声。我心头一惊,草他二大爷的,哥们还说自己道气旺盛呢,这不也被死鬼给弄开门户了吗?

    才要把手指上的血点上额头,猛地脑中灵光一闪,这种乐曲和歌声太熟悉了,我在哪儿听到过!

    对,是老杂碎的阴宅,乐不思蜀园!

    手指就停在半空中,然后眼前飘飘渺渺的出现了一丝扭曲的亮光,在不断的放大,跟沈冰指引的是一个方向。

    “你怎么不走了?”沈冰诧异的问。

    “我还是满足你的好奇心,咱们过去看看。”

    “你不怕撞墙?”

    “要撞又不是我一个人撞。”说着拉住她往左一转,冲着两个走过去。

    “讨厌,你这么没良心,让我陪你撞墙。”沈冰不满的咕哝着。

    前面不是墙壁,竟然是一个洞口,我们畅通无阻的走进去。然后一回头,再伸手一摸,靠,洞口悄无声息的合住。或许这石壁本来就没洞口,上面根本摸不出任何缝隙的痕迹,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进来的。

    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捏了一把沈冰的脸。

    “好痛,你干嘛?”

    “没事,我想印证一下咱们是不是在做梦。”我说。

    “啊,你怎么不捏自己的脸呢?”

    我无耻的笑道:“我脸皮太厚,怕捏不出效果。”

    “死混蛋,你太坏了!”

    “嘘,你看前面。”我伸手向前指了指,亮光之中,正有一群宫装美女翩翩起舞,美妙动人,看的我是心摇神驰。

    “呃,你给人开门迎喜了吧?”沈冰居然猜中。

    我没回答,用手指蘸了点唾液,把她额头上的血点擦掉。这样她的灵窍会被鬼气重新打开,能看到前面的情景。

    “好臭,你手指上是什么?”沈冰揉着眉心没好气的问。

    “唾沫啊!”

    “大哥,求你以后别这么玩了成不成,我实在服……咦,前面有人在跳舞。”她忽然间看到了。

    我伸手示意她不要出声,停下脚步远远观看。现在先不想我们所站的位置是什么地方,而距离那些宫装美少女有二十多米远,她们面目在一座石雕灯奴上的油灯照耀下,基本上能看得清楚。

    是那些我曾乐不思蜀园看到的那些少女,一个个面目姣好,绝不会记错。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见到这些诱人的美女之后,可以假装忘记,否则就是混蛋!

    对,那个是红叶,曾经勾引过我。想起她曾坐在我怀里,差点让我把持不住,脸上就是一红,心想这事打死都不能跟沈冰说。

    我看着这群小美人,明白了,这应该是老杂碎隐居的鬼窝吧?一想到这儿,神经立刻就绷紧了,今天算是自投罗网,老杂碎恐怕伤早养好,他还没去找我,我这就自动送上门了。他恐怕就在旁边盯着,随时都有下手的可能。

    在坛子村外,他算是外地强龙,难以压倒我这个地头蛇。可是到了他的地盘上,局势就会逆转。铜钱、桃木剑和黄符一齐拿出,并且用手肘碰了一下沈冰,小声说:“一会儿我说跑,你不用管原路跑回,去原地等我!”

    “她们很厉害吗?”沈冰底气不足的问。

    我厚着脸皮说:“不是很厉害。不过好汉架不住人多,你没看她们多少人啊?”

    “笨蛋,那是鬼多。”

    “哦,娘子学问比我深厚,我记住了。”开句玩笑缓解一下紧绷的神经。

    忽然,前面一暗,灯火熄灭,失去了这些美女的身影,接着乐曲声消隐,四周恢复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静。我心说这是个动手的信号吧?

    “唉……”

    远处又是一声哀怨的叹息,让我心里着实觉得伤感,竟然忍不住鼻子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