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幽怨的叹息

第六百六十一章 幽怨的叹息

    这丫头啥时候多了这个毛病,我要猜得出来还问你干嘛。我懒洋洋的说:“你变狐仙了?”

    “呸,你才变狐仙了。我当时正跟要跟着你去追孙柯南,谁知道突然从上面垂下来一个人捂住我嘴巴又飞上去了。原来这人身上吊着绳子,他用手电塞住我嘴巴,然后再用绳子把我五花大绑,跟只大粽子一样。”沈冰委屈的说。

    “后来呢?”我问。

    “后来他就下去偷偷斜着往前小跑,故意制造了一个我离开的假象,等你找不到我跑出树林时,他已经回到树上了。然后我就看着你这个笨蛋来回的在树林里兜圈子,这个人看样子想下去捉你又不敢,动了几次又伏在那儿不动了。”沈冰说到我笨蛋的时候,一副没好气的模样。

    我苦笑道:“我要是笨蛋不早被捉住了吗?他不敢下来,就是怕捉不到我反而被我捉到。”

    “什么意思?”沈冰一瞪眼,“难道我还是笨蛋了不成?要不是我,你在下面早喂虫子了。”说着一撅嘴,特别的不服气。

    她说的倒也是,没她今天我铁定完蛋。我于是缴枪投降:“我在领导面前做检查,我承认是笨蛋,但你是笨蛋领导,也没啥面子吧?”

    沈冰噗嗤一下给逗乐了,轻杵我一拳:“就会耍贫嘴。”

    我从她手上拿过手电往前照了照,这条隧道很深,手电光照不到尽头。幽深的黑暗之中,透着一股阴森气息。

    “你还没说你是怎么脱身进到这儿来的。”我说。

    沈冰“哦”了一声说:“后来你往前走了,这人就把我吊下大树,牵着我追向你。一路上我一直琢磨怎么脱困,可是没有机会。后来前面烧起一把大火,我们绕道跑过去,正好一把大火落在绳子上,这火太厉害了,瞬间就把绳子烧断并且各向两边燃烧过去,一下把我身上的绳子烧了个精光……”

    说到这儿,她一脸的恐惧,显然当时被阴木之火那种威猛的火势给吓坏了。

    我看看她身上衣服,湿漉漉的,并没有烧焦的痕迹,这才放心,问她:“后来怎么样?”

    “后来火突然灭了啊。”她歪着脑袋看着我,似乎在说你不知道吗?

    汗,我哪知道,不过当时的情形,是用我尿把火灭掉。可能这阴木之火就算散开也属一个火种,不然我一泡尿不可能全部浇灭那些燃着的大树。我伸脑袋在她身上闻了闻。

    “干吗?”

    “我闻闻有尿味没有。”

    “你恶心不恶心?”沈冰捂着鼻子把我推开。

    我嘿嘿一笑:“接着说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不知道你在哪儿了,就往前逃走,这人在后面就追。我们一前一后的跑出树林,结果没注意前面是悬崖就掉了下来。你也是掉下来的吧,看你衣服还是湿的。”沈冰说。

    我点下头,心说你没遇到水鬼吧?

    “下来之后就沉到水里喝了两口,太臭了。”沈冰说着皱起鼻子,“我在水下拼命往前游,忽然就被几只爪子给抓住了。我当时差点没吓死,还好跟着又有人掉下来,把水鬼赶开,拉着我从水里冒出头。我起初以为是你呢,谁知道是那个道士。我怀疑是他在暗害我们,开始不跟他进洞,但这时从水里又钻出一个人,远远的看影子是捉住我的那个混蛋,我才知道道士不是坏人。

    “他带我逃进洞里,转了几个圈子,找到通往二层的门户,才上到这里。可是后面的人追上来,他说让我先躲在这儿等一会儿,他去把敌人引开找个机会除掉,走时怕我一个女孩家害怕,把手电也留给我了。

    “我在黑暗中等了很久,不敢开手电。可是后来听到下面有动静,就打开手电,发现地面上有个通气孔,能看到下面的情况。我一看是你,后面跟着一大堆虫子,不过你够笨的,摔跟头不说,还撞脑门,我都替你脸红。后来我才要想下去帮你,又发现这个通气孔其实是一块活动石板的容手处。刚好手能伸进去,我就用力搬石板了,谁知道刚挪开一点,爬出好多虫子,快把我吓死了,幸亏记得你说过用八卦镜,我就用镜子往下拍,把它们全拍下去了!”

    我听到她说到我摔跟头撞脑门时,让我老脸一红,等她说完问道:“当时下面黑咕隆咚的,你咋看到我摔跟头了?”

    “听声音猜到的呗,虫子摔个跟头能有那么大动静吗?”沈冰捂着嘴巴笑。

    我一瞪眼没好气的说:“很好笑吗?当时要换上你,你摔倒恐怕就起不来了。”

    沈冰一撇嘴:“神气什么?要不是我最后救你,你还有机会站在这儿跟我说话吗?”

    我顿时语塞,张张嘴没话说了。这丫头现在不好对付,我还是先忍了再说吧。

    “你有没看到捉住你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我急忙转移话题。

    “自从我被他捉住之后,就关了手电,只模糊看到这人个子不高,不过身手特别利索,上树下树跟只猴子一样……”

    我站起身一把将她拉起来,打断她说:“切,把敌人形容的很厉害,自己就不算太丢面了是不是?”

    “那个不是这个样子的,他真的很厉害啊。”

    “我们去找那个道士。”

    我拉着沈冰,问她道士往哪个方向去了,她指了指右边。我们往右一转,往前走了几步,我心头一动,把手电关了。开着手电就等于把目标暴露给敌人,还是打枪的不要,悄悄的进村!

    往前走了几十米,忽然听到身后发出一声极其幽怨的叹息,这声音非常阴森诡异,并且出自我们身后不远处,让我既感惊心又觉没面子。

    一只死鬼悄无声息的到跟前,居然连点察觉都没有。

    沈冰握紧了我的手腕,趴在我肩头上小声说:“刚才我听到过这种叹息声。”

    我回头在她耳边小声问:“那你看到这只鬼了吗?”

    “没有,我抱着脑袋闭上眼睛假装不存在!”

    我差点没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