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六十章 累赘变救星

第六百六十章 累赘变救星

    身子随着铁链来回荡了几下,逐渐稳住之后,用右手抓紧铁链腾出左手,拿出一张符燃着。果然铁链下面吊着一只灯盘,就在胸口这儿,里面还有未干的灯油,估计这儿空气潮湿的原因。

    赶紧把没燃尽的符火点燃灯芯,眼前顿时一阵明亮。

    随着灯头燃烧旺盛,烤的我胸脯和手腕剧痛,攀着铁链往上爬了两下,脑袋顶住了洞顶,才舒服了点。

    地下这些小王八蛋们呼啦一下,绕过桃木剑划出的那道禁线,纷纷爬上石壁。眼巴巴看着它们就要爬上洞顶,然后朝铁链聚拢,哥们就可以驾鹤西游了。你说古人想的挺美,驾鹤西游,以至于棺材上都画这些东西,可是人真死了之后,没一个能驾鹤的,连猪都骑不上就进地府了。

    唉,愚弄民众的大瞎话!

    我这正在矫正古人驾鹤西游的谎言时,头顶忽地发出“喀”的一声响,我心说不妙,急忙抬头看了一眼,看到左前方洞顶微微晃动一下,那不是个出口吧?如果真是的话,那么上面绝对有人,而在这里哥们只有敌人没有朋友,不行,我得先解决了地下危机。

    不使天雷地火是不行了,希望能把门内门外的这些死杂碎烧个精光,它们现在基本上全都聚拢在门口处,有希望全部消灭。于是找出两张天雷地火符,又去拿香的时候,头上发出“吱吱格格”的一阵响声,让我心头不由一颤,那边绝对是个出口,因为我看到了洞顶出现了裂缝,有人正在挪动这块石板,发出刺耳难听的摩擦声。

    我急忙去往包里掏香,但这个时候只能使用一只左手,一不小心,在包口挂掉一张符,轻飘飘的落在了灯盘上,眼看着它呼呼烧纸,挺旺盛的。擦,那是天雷符!

    我勒个去的,这会儿欲哭无泪啊,天雷地火符就这么两张,没了天雷,只剩地火,那成寡妇了,办不了事!

    头上瞬间出了层冷汗,抬眼看到大片鬼虫爬上了洞顶,它们似乎有意给我制造心理压力,都放慢了速度,慢慢的往前蠕动,这是在折磨我呢。们全体二大爷,老子跟你们拼了,拔出桃木剑,挥舞一圈,把刚刚爬到近前的鬼虫都给扫落下去,发出一阵吱吱惨叫声。

    那边的石板又移开一点,缝隙鼻子之前大了很多,鬼虫是见缝就钻,附近的鬼虫立马分成两队,一队向缝隙中蜂拥而入。但刚钻进去,就被赶了出来,噼里啪啦的掉一地。

    这些死杂碎意志挺坚强,前赴后继的往前狂涌,掉下去的鬼虫又重新爬上石壁,有的还飞身跳窜过来,让我一时间手忙脚乱,一把桃木剑差点应付不过来。

    “土包子,你帮我把洞口这儿虫子赶开,否则我挪不开石板。”

    是沈冰在叫,原来是她在上面!我不禁喜出望外,正为她的安危心急如焚,她非但没危险,反而来救我了,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我一下精神大振,先挥舞一圈桃木剑,bi开一次鬼虫的攻势,然后把桃木剑刀cha在脖领上,握住一束香,念了火铃咒。

    火光是冲着洞口去的,顿时把那边的鬼虫统统给扫下去,只不过其他三个方向门户完全大开,鬼虫瞬时就从这三个方向爬到跟前,已经有十多只跳到了脖子上。我心头大惊,掏八卦镜来不及了,并且大敌压境,只有一边回头用火铃咒烧了扫了一圈,一边用力晃动身子,想把它们从脖子上抖掉。

    虫子没抖掉,倒是把桃木牌抖的跳起来,正巧它们一半身子已经钻入皮肤之中,让我感到毛骨悚然。可算知道这玩意是怎么潜入身体的了,原来都是从颈脖进去的,并且半点感觉都没有!

    桃木牌跳起来正好砸中几只鬼虫,吱吱几声叫,全都把脑袋拔出来,往下滑落到灯盘上。剩余的几只似乎也感受到了桃木牌上的法气,跟着掉头逃出,被我刚好拿出八卦镜给压住,大声惨叫着,冒起几缕黑烟。

    我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幸亏桃木牌回来,帮我又解一次危难。

    这会儿沈冰已经将洞口的石板挪开了,往下探出脑袋叫道:“快出来!”

    我用力一荡铁链悠过去,双脚被沈冰给抓住,用力往上一扯,我急忙撒开铁链,身子立刻反转而下,垂了下去。这下俯冲的力道,把沈冰都扯出了洞口,差点脱手。

    “啊,你这时候还有心情玩蹦极……”

    汗,我是玩蹦极吗,亏你想得出来。

    鬼虫比鬼阴虫的智商高多了,因为这帮小杂碎们是人的魂魄,无非是在竹子里养成了虫体,但并不影响智力。见我双脚进入了上面洞口,一下子引起一阵躁动,门外的都踩着前面背部涌进来了,纷纷跳起攻击。

    我这会儿脑袋距地也就一米多高,它们跳的也不低,眼看一对青绿绿的虫子马上要把脑袋给糊住,心里那个恶心啊。一边晃动肩膀,把桃木牌甩出去,一边拔出桃木剑,拼命的狂扫。

    可是数量太多了,桃木牌和桃木剑根本招架不住,有不少透过缝隙跳上去,冲着我眼珠来了。草他二大爷,这小杂碎们整天啃竹子,估计牙口是特别好,如果眼珠被咬上一口,你说会怎么样?

    正在大骇之际,身子忽地往上升起半米多高,鬼虫正巧跳到眼前势道衰弱,扑簌扑簌的掉下去了。

    紧跟着再升起一米多高,我手臂已经反过去攀住了洞口,自己用力往上一挺,配合沈冰拉扯力出了洞口。我们两个赶紧抬起石板把洞口盖住,在上面封了两道驱鬼符。

    我虚脱一样的坐在地上,双臂软的像面条,连举起来擦汗的力气都没有,只有喘气的份儿。

    沈冰刚才挪石板,拉我出洞也费了不少力气,坐在我跟前,拿着手电喘着粗气笑了起来。我也冲她笑了笑,发觉她自从失忆之后被我的越来越厉害了,以前总是充当累赘的角色,现在不仅不累赘了,反而又跟在杨仙庙一样帮了一个大忙。

    我喘着气看向四周,这儿又是一条宽敞的隧道,不知道沈冰怎么进来的。喘了一会儿后,问她:“你怎么在树林突然失踪跑到了这里?”

    沈冰一眨眼笑道:“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