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九章 水下秘窟

第六百五十九章 水下秘窟

    一慌之下,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水,草,又腥又臭,这水里不知道都泡了什么脏东西。

    感觉那只手特别冰冷,骨头都快冻裂了。不用说那是鬼,我急忙睁开眼,就要去咬指头,蓦地看到前面亮起几团绿光,随着水波不住晃动。跟着右脚和双手也被死鬼给抓住,他们全都在我身前,瞪着绿眼珠,特别瘆人!

    们全体二大爷,把我手脚给扯住,老子怎么画血符?这么干不公平吧,好歹给我个挣扎的机会,你们太不人道了。哥们一急忘了他们全是死鬼,有个屁人道。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可是他们的爪子就像铁钳一样,根本挣不脱,一时忘了在水里,张嘴就念咒语,结果咕嘟咕嘟又喝了几口臭水。

    眼看着在绿光荡漾中,几只鬼爪伸过来慢慢的掐上我脖子,我心里比鬼爪子都凉。眼睛一闭心里安慰自己,不怕,在水里能保住全尸,还能还魂。可是还魂的几率很渺茫,谁知道现在地府肃贪肃成啥样,有没机会回来还不一定呢。

    心里胡思乱想着,忽然发觉脖子上一松,鬼爪拿开了。跟着他们放开了我的手脚,不由心里大奇,难道都是女鬼,看上我了?这个我自己反正都不信。

    睁开眼一看,几对绿色的鬼眼珠,全都盯着我胸口,然后慢慢的朝一边退开,倏忽之间,不见了踪影。哦,他们是看到桃木牌,都给吓跑了!

    果然我的宝贝给我带来了好运,不然这次是必死无疑。现在憋的快要窒息,赶紧划动双臂浮出水面。“咚”地一声,草他二大爷的,谁撞我脑袋上了?并且撞在了大包上,我估计这会儿脑袋跟使鬼网的死玩意那破模样差不多了。

    咬着牙忍过这股痛劲,伸手在上面摸了摸,是石壁!

    往前一路摸过去,好像在山腹内,上面是洞顶。又往回游了几米,咚的一下,又撞头了,好在是前额。往下一沉进入水中往外游了几下,手伸出水面摸了摸是空的,才浮出水面,看到了星光。原来水下别有洞天,只不过洞口在水面下,往里地势升高了。

    外面有鬼虫,总不能一直泡在水里,非泡出毛病不可,还是先进里面躲躲再说。于是又沉下水面,游到洞里。往前游了一会儿,发觉双脚踩上了硬地,地势逐渐升高,走出了水面。

    洞里空气非常潮湿,并伴杂着一股霉腐的气味。火铃咒不敢用了,再使恐怕就会虚脱,用个小把戏还是可以的,拿出一张干黄符,念咒语呼地燃着,发现这是一个丈余宽的隧道,往前是一个缓慢的斜坡。

    刚看清这个情景,符火就灭了。心说这地方看着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因为刚才看到了隧道上的人工开凿痕迹,里面估计还别有洞天,不如进去瞧瞧,看有其他出口没有。

    脚上带着水,发出踢踏踢踏的声音,在隧道内不住回荡,听在耳朵里,感到一阵阵心惊,仿佛这不是自己的脚步声,而是有人跟在后面。

    上了一段斜坡后,就变为平地,感觉四处也宽阔了,霉腐的味道更加浓烈刺鼻。

    刚要掏出一张黄符烧着看看前面状况时,突然身后上方传来了簌簌声,令我心头猛地一惊,谁说鬼虫怕水了?它们居然爬进了洞口!

    草他二大爷的,这些小王八蛋速度虽然没鬼阴虫那么快的离奇,但也不慢的,哥们还是赶紧扯呼吧。哪还顾得上点黄符,撒开双脚往前就跑,幸好前面地面平坦,也没障碍物,奔跑起来畅通无阻。

    我这一发力,后面簌簌声就变得狂躁起来,显然也加快了速度,犹如潮水般跟在后头,那声音庞大而紧密,听的我头皮都快麻掉了!

    一边往前跑一边拔出了桃木剑伸在前面,万一前面突然出现有什么尖利的东西或是石壁,发现不了我可就遭殃了。还好老天将就人,前面没有任何障碍,一口气跑出跑出很远,桃木剑“突”的一声探到了障碍物。

    急忙停步,往旁边一扫,是空的,然后折身往左。听脚步回响声遥远,似乎这里空间不小,已经不是隧道了。

    又往前跑了一会儿,感觉体力下降的厉害,自己毕竟不是铁人,累了一天,到现在还饿着肚子呢。我tian了一下干燥的嘴唇,心想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终有累倒的时候。不如用天雷地火给它们来个毁灭xing打击,不过那需要把这些玩意全都集中在一块。

    于是拿出一张符念了咒语,符火刚燃着,就觉得脚下一绊,整个人就向前冲出去了。这一跤摔的是昏天黑地,五脏六腑全都错位了!

    他姥姥的,桃木剑只能探到腰部以上的东西,忽略了脚下。这张符火也浪费了,正揉着肝肠寸断的小肚子时,后面簌簌之声已经接近到了身后,感觉不超过三米多远。我咬牙撑起身子,这就好比身后跟着一只老虎,面对喜马拉雅山,不上也得上!

    起身后深吸一口气,拔腿往前跑,真是倒霉催的,没来得及伸出桃木剑呢,没想到前面是石壁,“咚”一声,一头撞上了。

    我现在真有心撞死算了,好过被这些鬼虫分尸!

    捂着晕乎乎的脑袋愣半天,眼前星光闪现不断,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簌簌…”鬼虫到了脚跟前!

    现在符都来不及掏,只能弯腰伸出桃木剑在脚尖前一划,大声念了两句金光咒,就听到发出一阵“吱吱”叫声,它们似乎怕了,没敢冲过这条防线。我这才有时间摸出一张符燃着,一眼看到这里是一间只有十平米左右的洞室,我站在石壁跟前,对面就是门口,门口那儿有一道隆起不到半尺高的门槛,我刚才就是被它绊倒的。

    此刻洞室门内门外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鬼虫,昂着拇指大的鬼脸,恐怖而又壮观!

    我心底一寒,哥们已经是穷途末路,无路可走了。

    转头一看,左边有两只破烂的木箱,再要抬头去看洞顶的时候,符火倏然熄灭。但在这短暂的瞬间依稀看到洞顶上垂吊着一盏灯盘,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伸脚踩到木箱上,用力往上一跃,按照大概记忆方位,双手往上一抓,握住了一根冰冷的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