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八章 我家桃木牌

第六百五十八章 我家桃木牌

    看不到小白旗,估计是跟着那死鬼,现在还不能把它叫回来,不然失去那死玩意的踪迹,跟哪儿找沈冰啊。

    除了时断时续的老鸦叫声,四周出奇的寂静,再听闻不到树声,死一般的寂静。

    我都不忍破坏这种寂静的氛围,唯恐惊醒了某位阴灵一样,慢慢的划动水波,游到岸边。

    忽然手指触到柔软的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团模糊的黑影,似乎是个人。上半身趴在岸上,下半身还泡在水里。随着水波荡漾,不停的晃动。

    伸手在这人身上摸摸,触手冰凉,早死透了,不过在僵硬的手掌中摸到了一把手电。竟然是防水手电,不过打开灯头昏红,电量快消耗完了。爬上岸,用这微弱的红光照看尸体,整个身子都泡的泛白浮肿,脸孔惨白,紧闭着双眼,看样子死亡时间一天左右。不然现在夏天炎热的气候,在水里泡上两天早发臭了。

    这人好像跟我一样倒霉,是在夜里从树林里跑出来,没注意前面是悬崖就掉下去了。但为什么爬到岸边又死了呢?查看他身上没什么伤痕,唯有嘴唇角留有一条淡淡的黑色痕迹。

    他死前可能被什么东西钻进嘴里了,估计这是导致他死亡的真正原因。看着他唇角的痕迹,忽然间联想到孙柯南嘴巴上恶心的鬼虫,会不会是这玩意呢?

    正想着,就听到四处发出簌簌声响,我急忙拿手电回头看了看,身后石壁上光秃秃的,水面平静如镜,可能是听错了吧。于是又转回头,结果手电一扫之际,发现左侧不远处还有尸体,急忙走过去,随着昏红的灯光撕开黑暗,前面出现了五六具尸体,全是趴在岸边死的。

    他们的症状跟刚才那个一样,均为唇角有黑色痕迹。我在其中一人背包里翻了翻,掏出一堆东西。有保险套、se情画册、纸巾、黄符、香烛、铜钱剑,原来是个同道中人。呸,这家伙一看就是个色狼,我咋跟他同道。

    才要转身去看别的尸体,忽地发现这人右手紧紧攥在一起,露出一截木片。我心头一动,把他手指掰开,拿出这件东西一看,不禁喜出望外,这是我的桃木牌!

    这可是我的心肝,上次在云南被擒,失去记忆,这东西也丢了。以为再也找不到,没想到会在这儿意外发现。我兴奋的把桃木牌挂在脖子上,感觉心里一阵温暖。有它在我就不怕了,会给我带来好运的。

    这时手电一暗,电量可能用完,怎么磕打都不亮,只有丢掉。坐在地上看着这几具阴森的尸体,心想他们应该是白灵派弟子,因为身上带着黄符一些道家法器,说明是道家弟子。但又携带着套子和se情画册,就不像是好人。据说白灵派有个采阴补阳的邪法,看来就是他们。

    白灵派被我挑灭,弟子死了不少,这估计都是逃出来的幸存者。他们来茅山,我看也是冲着此岸花来的,用这种东西搞成天女阵,重振白灵派。但是运气不够好,此岸花没找到,就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儿我抬头望望天,希望桃木牌回来给我带来好运,到天亮能找到出路。站起身沿着岸边往前走了几十米,离尸体远远的坐下,靠在石壁上。想睡一会儿,可心里又惦记着沈冰,毫无睡意。

    “簌簌……”

    此刻又响起了刚才听到的声音,我转头看看,觉得声音就在耳边,可是现在一点光都没有,更看不到是什么东西在作怪了。

    我不安的站起身,总觉得心神不宁,毫无来由的有点惧怕感。在夜里适应一会儿,逐渐能看到四周的情景,这个山谷不大,水潭占据了百分之八十的面积。四面高山耸立,看样子是没有出路。

    只有左侧正北的石壁上,距离水面大概有十米多高的地方,有棵大树从绝壁上横伸而出。

    忽地一股阴冷的小风钻进了衣领,好像是只虫子,还在脖子上蠕动。我大吃一惊,从包里摸出八卦镜,迅速的捂在脖颈上。

    “吱…”一声惨叫。

    妈的,果然是鬼虫!

    我毛骨悚然的转过身面向石壁,游目四顾,距离石壁不是很远,依稀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爬着一层虫子。我的妈呀,头皮在这瞬间麻了,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跟哪儿来这么多鬼虫。虽然这玩意远没鬼阴虫厉害,可是一旦钻入体中,磨牙是小事,像死在岸边的那几个倒霉蛋才是最可怕的。

    连忙从包里掏出密封的塑料袋,这是以防下雨或落水的准备物,解开袋口,拿出一束香,念了一遍火铃咒。

    旺盛的火光冲向石壁,让我一下看清上面的尸虫无穷无尽,既恐怖又恶心,身上鸡皮疙瘩上再起一层。

    这把火立马少落了一大片虫子,在地上扭动惨叫。它们火是烧不死的,一会儿还能恢复过来,有效的办法只能用八卦镜,但一面小铜镜,打死都搞不定这么多虫子,恐怕不下几千只!

    我心头不由怦怦跳着,心想鬼虫除了竹虫谷以外,还没听说哪里也有这种东西,怎么会大面积的出现在茅山?这里可是道家圣地,有鬼敢在这里出没,已经是令人匪夷所思了,它们的出现,更令人费解。

    记得牛鼻子说过,那十二个道姑一死,整座茅山就会笼罩在死亡之中。难道就是这个意思,四方妖孽邪祟全部涌上茅山了?

    不过秦岭距离茅山有一千多公里,这些东西怎么可能跑这么远。其中一定有问题,只不过暂时还想不出问题出在哪儿了。

    正思索着,就听到“簌簌”声爆发,这些鬼虫在石壁上开始游动。听着声音就头皮都要脱掉了,赶紧转身往北就逃。股股阴冷的小风汇聚成一片巨大的寒意在后面涌动,我不敢大意,回头烧了一把火,把它们bi退,又冲石壁烧了一把,尽量贴着水边往前跑。

    跑到了尽头我差点没哭了,前面是绝壁,也爬满了鬼虫,除了跳进水里,那是没别的办法了。草他二大爷的,那咱就跳吧,噗通一声,跳进水潭。鬼虫似乎怕水,全部爬到岸边,不敢下来。

    我浮在水面上拍拍胸口,松了口气。但此时突然左脚踝上一紧,好像被人抓住了,往下一扯,把我扯进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