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五章 缩地逃亡

第六百五十五章 缩地逃亡

    我顾不上追孙柯南两口子,回头去找沈冰,一路跑出树林,也没发现她一丝踪迹。我心里开始着慌,摸着鼻子劝自己镇静,想着她会是跑回峡谷,还是仍旧在树林里。我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觉得她跑回峡谷的可能xing不大,因为现在刮的是西风,树林在东头,峡谷内有什么动静这里会听的到。

    沈冰如果跑进峡谷,激烈的奔跑必然会发出回响,可是我听不到任何动静,那说明沈冰还在树林内。于是掉头回去,先回到初时发现孙柯南和伊雨萌的地方,沿着杂草被踩过的痕迹往前找。果然在前面不远处看到了脚印分开,有一串脚印冲西南去了,这肯定是沈冰的。

    我不顾一切的追着这串脚印往前跑,一口气跑出很远,累的我气喘吁吁,但脚印还在往前延伸,我感到非常惊异,她能跑多快啊,我这么拼力的疾奔,居然都追不上?并且进树林时,她胸口上贴了辟邪符的,不可能中邪,再说,以她现在学的道法基础,也不会轻易中招,那是怎么回事?

    再往前跑了一阵子,忽然发现,我又跑回了原点!

    我竟然在林子里兜了个圈子!

    我吃惊的看着草丛上的痕迹,难道是有人故意引我上当安排的线索?看样子是这样,不然沈冰不可能转个圈子迷惑我。不能再循着脚印去找了,不管沈冰是飞走的还是地遁去的,绝对没有在地面上留下痕迹。

    当下直接笔直的往前走,现在急也没用,慢慢寻找或许还能发现一些端倪。

    ***这哗啦啦树声太讨厌了,让我根本听不到其他声音。一边走一边拿出小白旗,把林梦希、三丫和夏木春全都叫出来,让三丫在旗子里压阵,在林子里分头去找。我在她们身上祭了九千九百铁甲咒,就算遇到术人,也有逃走的余地。

    树林就像永无尽头一样,往前走了一个多小时,却也没看到尽头。我有点怀疑这是鬼打墙,但这一路上用了开道咒,并烧了金光符,也不像。现在不但找不到沈冰,连孙柯南和伊雨萌的踪迹也失去了。

    林子里的雾气越来越大,手电光能见度很低,往前最多只有两三米的范围。这种雾气笼罩的黑夜,压的心头非常沉重,每走一步都感觉心惊肉跳,说不定随时都有掉进陷阱的危险。

    老鸦不叫了,但树声还在哗啦啦的响个不停。

    头顶上忽然觉得凉意渐浓,抬头除了雾气什么都看不到,毫无来由的一阵寒意爬上心头。

    蓦然间,从前面传来一声尖叫,听着像是女人的叫声,我心头不禁打个突,加速往前跑过去。跑的虽然快,可是浓重的雾气阻挡了手电光线,就跟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正在这时,小白旗飞到了跟前,三丫从里面探出头焦急的叫道:“林姐和夏姐受伤了,刚刚回到旗子里,她们让你快跑,有鬼!”说完这小丫头就缩回脑袋了。

    我吃惊的把小白旗收到包里,心想哥们这不是正在快跑吗,都跑半夜也没跑出树林。正琢磨着,四周气温骤降,头顶寒意突然变得极其浓重,我心说不好,是不是鬼网来了?我这乌鸦嘴,果然是那玩意,已经都距离脑袋不到两尺了!

    交织紧密的黑色网丝,散发着bi人的寒气,在丝丝雾气中若隐若现,令人毛骨悚然!

    鬼网跟渔网的形状不太一样,而是跟蜘蛛网大同小异,网丝有手指般粗细,形成一个个圈状,犹如汹涌的波浪。我一时大骇,这玩意如果一旦沾身,恐怕就会牢牢给粘上,别想脱身了。可是它铺天盖地的撒下来,我往哪儿躲啊?

    坐以待毙那不是哥们的性格,慌忙掏出一束香,先烧了一把通天火光,巨大的火势一冲而上,也只不过把鬼网冲击的微微发颤,暂时延缓了一下下落势头,但黝黑发亮的网丝,却丝毫无损!

    用天雷地火是没有时间了,而太一使者咒,只是针对鬼魂,却破不了这种鬼网。就在眼看鬼网罩头的一霎那,脑子里灵光一闪,缩地咒!

    这种法术正邪两道均有,而正道却需要修为,修为越高法术施展威力就越大,像俞松羽这个老杂碎能做到地上地下缩地可达。而邪派本身就是依靠走捷径来速成法术,但使出的威力相对来说,差了很多。

    不管它威力有多小,只要能缩地逃出鬼网的笼罩范围就成,总比用脚跑的快。

    因为老杂碎的原因,我在大无量术中看到速成秘诀,一直都在研究这玩意,虽然还没把握成功使出来,但在这危急关头只能姑且一试了。

    当下又接连念了两遍火铃咒,火光将鬼网往上挺起一点,借着这短暂的时机,迅速念出缩地咒语,咬破手指以血凌空画出一道缩地符。这是邪派应急时的法门,跟我在水里画血咒符一个道理。

    眼前就觉一闪,我发觉自己已经变换了方位,身边的树不同了,回头看了一眼,汗,就缩了不到一米的距离。不过这也足够让我在千钧一发之际保住了小命。方位不同,头顶与鬼网的距离也就不同,有半尺多高,于是接着再念缩地咒,身形不住变换方位,终于变了十几次方位后,抬头看不到鬼网了!

    我擦了把头上冷汗,知道这玩意还在周围,说不定马上就会赶到。脑子里飞快的转着,把所有的法术都过滤一遍,看哪一种方法能驱退它。只是驱而已,破解是不敢想,得用天灯照心。

    天生万物必会互有生克,法术也一样,有时两种法术之间存在相克之道,而修道之人身在局中,根本发现不了,只有无意中使出才会发现原来此种法术还有这种妙用。搜肠刮肚的想了片刻,忽然间眼前一亮,用解带咒试试!

    这种法术时邪派中算是比较低级的,可是就像蚂蚁就能克制大象一样,低级法术未必就破不了高级法术。

    可是想要解带,必须要把这东西祭在六甲神位前才能起效,这怎么办?一边拿出黄纸,用手指上的血画了六甲神位和解带咒符,心想这玩意不是像蜘蛛网吗,我就找个蜘蛛网试试。正在树木之间寻摸,蓦地头顶又传来丝丝寒气,鬼网来了!

    我拿出一片艾叶贴在灵窍上,这东西暂时封住生气外泄,让对方找不到我的存在。但这玩意知道我还在树林里,这片艾叶坚持不了多大会儿的,只要给我来个阴木之火,老子还是会暴露行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