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四章 步步惊心

第六百五十四章 步步惊心

    那不会是牛鼻子躲在哪儿吧?我起身拿着手电往前慢慢走过去,但唯恐是邪祟,左手伸进口袋摸住了铜钱。感觉后面顶着东西,回头一看,差点没晕倒。沈冰挺着铜钱剑像挺着东洋刀那副模样,跟鬼子进村似的,相当滑稽。

    “回头看什么,往前走。”她向我一甩头,表情十分紧张。

    “嗯,哥哥我大胆往前走了。”

    “姐在后面给你掩护!”

    我们调笑两句,大大缓解了沉闷积压的气氛,往前走了几步,手电照到石头中间,靠,原来是棵小树。经风一吹,不住的在晃动。

    我们俩顿时松了口气,沈冰收了铜钱剑,嘴上咕哝说:“还以为是鬼呢,正好拿它练练铜钱剑,真没劲。”

    话音刚落,突然间“哗啦”一声,一条黑影从石缝之间窜出,撞的小树左右摇摆。吓我们一大跳,沈冰提着铜钱剑哧溜就躲我身后了。汗,你那是要练剑啊?

    我这左手掏出铜钱做好了准备,但黑影却没冲我们来,而是斜刺里跑向峡谷。看着晃动的影子,那是个人。谁这么缺德,半夜躲在这儿扮鬼吓人啊?

    黑影瞬间消失在黑暗里,我们才要坐下休息,头顶上的老鸦又开始叫了。嘎嘎的叫声让人心神不宁,我心想这肯定有邪祟,此地不宜久留。拉着沈冰四处看看,除了峡谷之外,没有别的路可走,要么就回到真武观。

    进了峡谷后,越发觉得心里阵阵不安,似乎有事发生一样。这儿的环境跟黄山有很大相同之处,我心说别在峡谷里栽了跟头。攥紧了沈冰小手,从现在开始一刻都不能松开,再不能犯以前的错误,给鬼遮眼失去她的踪影。

    笔直的一条峡谷,很快就走了出去,出奇的平安静,没发生任何异常。站在谷口往前看,一片黑压压的树林。山风刮过,树叶哗哗作响,心里毫无来由的直冒凉气。

    看前面地形,两侧都是陡峭山峰,要想走过这个山谷,必须经过树林。老鸦还在不住的啼叫,还是往前走吧,既然有邪祟,那就是无处不在,待在这儿过夜也不见得平安。我们俩又拖着疲惫的双腿往前走去,到现在两顿没吃饭了,这跑了一天的山路,连惊带吓的,这会儿肚子开始咕咕直叫。

    “土包子,肚子在叫你开饭了。”沈冰说。

    “我肚子说再等会吧。”我嘿嘿笑道。

    “你肚子是汉奸!”沈冰咬牙切齿的说。

    “你肚子是猪,就知道吃。”我拉着她哈哈笑着往前疾走。

    说着话进了树林,眼前竟然起了一层薄雾,手电照向前边,烟雾缭绕,透着丝丝诡异之气。我拿出两张辟邪符,递给沈冰一张,我在胸口上贴了一张。然后轻声念着辟邪咒语,往前一步步的移动。

    俗话说,常在河边站,总有湿脚的时候,夜路走多了,总会遇鬼。所以我现在变得特别谨慎,听着树叶呼啦啦之声,像是鬼拍手一样瘆人,浑身不住的起鸡皮疙瘩。

    “你看,前面好像有个人!”沈冰扯了我下手。

    我早看到了,有团黑影在左前方,手电照过去,果然是个人,似乎蹲在地上,显得非常臃肿。会不会是刚才那个黑影?这人挺邪乎,给我一种不祥预感,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那团黑影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

    “喂,你们在做什么?”沈冰壮着胆子叫道。

    他们两个看样子就是蹲在地上,不像是在亲吻,更不像滚床单。不过这是人家自由,我们这么拿手电在他们身上晃来晃去,显得很不礼貌。所以把手电光移到一边。

    那两个人没应声,也没动,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又往前走几步,沈冰没那么客气,把手电光柱投射在他们身上,现在距离近了,从侧脸上看清好像是孙柯南。我心说不会吧,他们不是坐出租车往合肥方向去了么,怎么跑到了茅山?

    “是孙柯南和伊雨萌!”沈冰叫道。“你们两个干吗呢?”

    他们俩背对我们,依然是一动不动,跟两座泥塑似的。我心叫不好,可能被鬼虫给杀死了,因为现在听不到磨牙声。我们俩急忙走上前,才要转到他们前面,忽然两人抬头看我们一眼,草他二大爷的,吓我们一大跳!

    他们脸色苍白,一副傻笑,各自嘴角上爬着一只狰狞的鬼虫!

    沈冰失去记忆后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点的虫子,居然长着一张小人脸,顿时吓得叫了一声,躲在我身后了。

    我慌忙从包里拿出了八卦镜,伸出手指在嘴里咬破,迅速在八卦镜上写了个敕字。鬼虫竟然特别机灵,遇到八卦镜上的道家法气,哧溜一下又钻进两个人嘴巴里。靠,慢了半拍,那只能再有斗灵把它们斗出来了。

    拿出红绳,才要往他们两人手脚上去缠,谁知他们蓦地跳起来,撒开双脚往前就跑了。速度挺快,我和沈冰在后面用尽全力竟然也没追上。估计这是鬼虫在他们体中起的效力,眼见距离越拉越大,摸出一枚铜钱往前掷出,正中孙柯南左腿。

    这小子噗通就栽倒在地上,但伊雨萌不管他死活的继续往前跑了。我赶到跟前,正好这小子刚爬起身,被我红绳缠住了双手,挣扎着往前跑了两步,被我给牢牢的扯住。然后往前一窜身,玩意又把红绳缠在了他的腿上,用力往起一扯,咕咚一下,让这小子来了仰面朝天。

    “沈冰,你去追伊雨萌,把她放倒。”我叫了一声,然后继续扯红绳,孙柯南跟着在地上来回翻滚。

    没听到沈冰回应,也没听到奔跑声,纳闷的回过头,后面空空荡荡的,沈冰没在我后边。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拿手电往后照过去,四处照了一圈,丝丝雾气之中,哪有她的身影?我心里有点急了,难道又是鬼遮眼?

    现在顾不上斗灵,掏出一张金光咒符,念了咒语,将燃烧的黄符抛出去。雾气向两边散开,可是依旧看不到沈冰。

    “沈冰……”我大声喊道。

    “沈冰……冰……冰……”从远处传来回音,等了片刻,沈冰也没应声,我心里一沉,感到这事不妙。再回头看地上的孙柯南,不由一怔,红绳不知道啥时候给他解开,人都没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居然能悄无声息的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