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五十三章 鬼网

第六百五十三章 鬼网

    难道这是巧合?我一时懵了,可是为什么在有此岸花的茅山上,会出现这个数字,并且都是女人?这会不会跟天女阵有关?

    “你们看好门口,我找找暗道。”牛鼻子说了一句,从我手里夺过手电,在大殿地面上寻找起来。可是地面上被鲜红的血浆覆盖,找毛啊?

    我们俩心惊肉跳的从窗格子盯着外面,一片漆黑中现在非常寂静,点睛笔废了,不能开阴阳眼,不知道那个鬼玩意躲在哪儿。人最大的恐惧并不是肉眼所看到恐怖情景,而是你永远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它躲在哪里,随时都有可能出来咬你一口。

    外面忽然亮起了一点火光,随即就变成了燃烧旺盛的火柱,火箭喷发一样窜到门口上。我和沈冰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门板上的八卦镇宅符蓦然发光,“砰”地一响,那道火光与之碰撞化为一个大火球熊熊燃烧起来。

    擦,门被烧着了,不赶快灭火,势必会马上烧进大殿的。因为阴木之火比燃烧的汽油威力还大,一旦沾身,必死无疑。这也是为什么死耗子堂堂镜子神也会怕这玩意的原因。

    可是用什么灭火啊,除非用尿!

    “怎么办啊,土包子?你快想个办法。”沈冰挥了挥铜钱剑知道这东西不管用。

    “用尿能灭火。”

    “那你快尿啊。”沈冰急道。

    “你盯着我怎么?”

    “呃,怕什么,我又不介意。”这丫头就是属鸭子的,嘴硬。说完赶紧转身。

    我急忙拉开裤子,冲着已经烧穿了门板的大火痛痛快快的撒了一泡尿。“滋滋”火焰不住发出声响,越来越弱,随着尿完,火势噗地灭了!

    “昔日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今日习大师尿淹阴木火……”我哈哈大笑道。

    “脑残啊你,快抽上你的裤子。”沈冰骂就骂吧,还嘣地一声在我后脑勺打个爆栗。

    殿门只是被烧了不到半分钟而已,竟然就把骨架都烧散了,从外面刮来一阵阴风,哗啦一声响,门骨架散了一地。紧跟着一片黑乎乎的影子,犹如风起云涌瞬息千里般速度,冲向殿门。

    我勒个去,鬼网来了!这会儿裤子还没抽起来,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拉着沈冰,掉头往大殿西侧跑过去。正巧这时牛鼻子在前面高兴的叫道:“找到暗道入口了。”

    暗道入口紧贴西墙,这片地方没有血液,只见牛鼻子弯腰在地面上扣起两块青砖,唰地拉开一道口子,冲我们一招手,他先进去了。

    我们刚好进去的一刹那,鬼网撒落下来,只差0001秒,那就给罩在头上了!

    顿时感觉气温骤降,一股奇冷刺骨的寒流从上面入口涌进来,激灵灵打个冷战,手一哆嗦,裤子掉下去了!

    “快来,不然会被鬼网吸走的!”牛鼻子在下面大叫。

    沈冰在前面,拉着我就往台阶下跑。

    “裤子,我裤子……”哥们真是欲哭无泪,裤子虽然没脱掉,但褪在脚踝上,跑也跑不开,踉踉跄跄的差点没一头栽下去。

    “真麻烦,以后别出门丢人现眼了。”沈冰骂一句,竟然转身把我抱了起来,咚咚一溜小跑下了台阶。

    我头上汗是唰唰的往下流,又羞又愧,竟然虎落平阳被犬欺,轮到这丫头教训我了。

    到了下面沈冰把我地下一丢:“快穿上裤子!”

    我低着头满了羞惭的把裤子提起来,委屈的跟个小媳妇似的,哥们以前哪受过这种委屈啊。

    下面是一条低矮的隧道,牛鼻子拿着手电在前面焦急的叫着,我们慌忙跟上去。我问道观怎么还修有暗道,牛鼻子说这是给道姑们紧急时刻逃生用的,可惜这次她们没能来得及逃走。言语之间,透着一股颇为伤感的味道。

    我心说这些道姑里头,肯定有他姘头,这道士爱道姑,似乎跟和尚爱尼姑一个道理哈,虽然狗屁不通。

    往前只不过走了有十几米,就到了尽头,出现一条石阶。爬上去牛鼻子在石壁上扒开一道口子,钻出来后,发现我们在道观后面的一颗歪脖大树下,而洞口却是在树洞里头。

    此刻道观内红光隐现,似乎是又烧了一把阴木之火,瞬间火势增大,吞吐的火苗犹如魔鬼血口,将整座大殿吞噬在其中,逐渐的视线内倒塌!

    “走吧。”牛鼻子把手电还给我,往前急速行走。

    我们快步跟上,不多时,就下山又走起崎岖坎坷的山沟,心里这个叫苦啊,今儿咋这么倒霉。已经都给累成野狗了,非要让我们变死狗才高兴啊?

    牛鼻子不用手电在前面走的很快,好像对这条路颇为熟悉,闭着眼睛也能走。我好奇的问他:“道长经常来这里吗?”

    “嗯。”

    “那这个真武观为什么只有十二个道姑呢?又怎么会在如此偏僻的荒山野岭上?”

    牛鼻子突然停住脚步,转过头迎着手电,只见他满脸怒气,对我冷声喝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还打听这些事?”

    “息怒息怒,我也是道家弟子,来这里寻找此岸花的,因为这牵涉到一个巨大的秘密…”

    我刚解释到这儿,他脸色大变:“你知道三大禁忌?”

    “只是耳闻,不知其中详情。”我盯着他,心说这牛鼻子也知道三大禁忌,那绝非普通道士,估计知道此岸花在哪儿。

    “既然不知道就赶快离开茅山,真武观道姑一死,整座山就会处于死亡笼罩之中。你们担心的此岸花茅山早就绝种,不必费心了。”牛鼻子说着转回头往前快步而去,我们紧追了几步,但他左转右拐,几下就消失在一条黑漆漆的峡谷内。

    靠,你难道还会隐身术不成?但在四周兜了几个圈子,始终没找到他的人影,走的也累了,颓丧的坐在一块大石上休息。牛鼻子不知道说的是真还是假,要是茅山此岸花绝种,那真就省了力气。

    “嘎嘎……”

    正在喘气之际,忽然听到头顶上响起一阵老鸦的叫声。半夜听到老鸦叫,就会撞霉运,我心里嘀咕着,抬头看向天空。

    “土包子你看,那是什么?”沈冰指着左边说。

    我低下头往那边看去,只见那边有两块高大的巨石,中间似乎有黑影,还在微微晃动。用手电照过去,但由于距离太远,光柱早就衰减照射不到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