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四十七章 阴木之火

第六百四十七章 阴木之火

    茅山鬼道这个老杂碎一直没来,我估计玄真道长跟他谈的差不多了,而付雪漫也从此不见,最好是真去了地府查记录,然后会被消除戾气,挂号投胎去了。

    一晃半月过去,没什么事情发生,让我总算喘了口气。

    沈冰每天磨着我学道法,你别说,她虽然脑子一根筋,但胜在心思单纯,学起道术,比王子俊还快。这半个月,居然学会了大把的基础法门,本事已经比普通的小神棍强太多了。

    虽然日子闲了,可是再也没找到抱着沈冰睡觉的机会,唉,哥们为自己能在美女身边,仍能保持处男之身感到自豪,我骄傲,骄傲完了我想哭……

    这闲了半个月没事干,他们几个也没来找我,可是有一天,陆飞、麻云曦和王子俊脸色阴沉的来了。我一看准有事,果不其然,曲陌还是出国去了。我听了一惊,问他们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不跟我打个招呼?

    王子俊带着哭腔说:“别说你了,连我都没通知。这半个月,一直都被她父母拒之门外。今天又去,结果她父母告诉我,曲陌去了加拿大。”

    陆飞表情凝重的说:“估计是她父母的安排,曲陌总是东奔西跑,老是受伤,可能是看不下去了。”

    “唉,真有点舍不得她。”麻云曦慨叹道。

    我这心里也是五味乏陈,我也舍不得。她虽然曾经对我有那么点意思,但我们之间始终纯洁如莲藕,这份友谊那是绝对很深厚的。一旦她远离我们而去,我这心里有股说不出的不是滋味。

    但这样也好,一个女孩子,整天跟着几个神神叨叨的家伙,在别人眼中肯定是个疯丫头。再说,跟着我们是没有前途的,我们的前途便是地府。

    “走,喝酒去。”我长长的吁了口气说。

    于是我们到印子叔小饭馆,喝了个酩酊大醉,王子俊半斤的酒量居然整了一瓶,最后是被印子叔背回家的。而陆飞和麻云曦是由沈冰开车送回了城里,我一觉睡到天黑才醒。

    晚上十一点,去了店铺。结果进门时,就察觉不对劲,因为店铺门缝中往外冒出丝丝寒意。靠,又有死鬼入侵?忙不迭打开门板一看,草他二大爷的,除了货架之外,全都倒地了,又是一片狼藉。

    抬头看看法瓶还好生生的摆在货架顶上,这才放心,但随即心头又是一紧,收鬼瓶!

    八卦镜倒是在,落在墙角里面,可是找遍了整个屋子,就是看不见收鬼瓶。这玩意要不是被偷,应该打碎的,可是地上没有玻璃碎片。那不用想了,肯定被死鬼偷走了。

    我不由生气,你个死耗子是不是又整了两口猫尿,给整醉了不管事?于是拿起铜镜大声叫道:“出来!”

    话音刚落,死耗子一副狼狈的模样从里面爬出来,我勒个去,没法看了,简直惨不忍睹。胡子没了,浑身皮毛被烧的残缺不全,我感到特别纳闷,你是大神啊,被谁摧残成这样?对方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我还没开口,它就羞惭的说:“那玩意太猛了,居然知道老子的弱点,连看清他是什吗东西都木有,我老人家就被暗算了。”

    我差点没晕倒,就这德行了,还我老人家,你太不知羞耻了。我奇怪的问:“你老人家什吗弱点啊?”

    死耗子一听这个,立马满脸警惕的说:“什吗意思,想以后暗算我不成?”

    “你想哪儿去了,我好奇。”这老小子,真让我哭笑不得。

    死耗子愁眉苦脸的伸爪去捋胡须,结果捋了个空,眨巴眨巴眼,差点没哭了,跟我说:“我老人家怕的是阴木之火,这混蛋居然就用阴木之火袭击,幸好我跑的快,不然你就帮我收尸吧!”

    哦,它所谓的阴木之火,并不是柳木或槐木,而是阴间木气之火,说白了,在阴间利用棺材板上的阴气生出的鬼火。原来死耗子有这弱点啊,我想暗算也不成,那得死后到阴间才能办到。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心想你个死耗子咋不跟我说一声?

    “刚才不久,我老人家还木有缓过神呢。”

    也对,这店铺里的阴气还没完全消散,看样子是瞅准了十一点之前,我还没来到时做的案。

    “我去追。”我说着就要出门。

    “追不上了,那玩意速度很快,这一走,你别想再追上。”死耗子叹口气说。

    我急道:“那小崽子嘴巴里含着鬼指甲呢,正是邪派术人要得到的东西,不追回来会惹出大麻烦的!”

    死耗子也深有忧虑的说:“是,那是天女指甲,一旦被邪派术人得手,整个茅山正道恐怕就灾祸临头了!”

    它跟老祖宗都说是天女指甲,这到底咋回事,难道与天女阵有关?

    “是不是又会搞出什么天女阵?”我问。

    死耗子吃惊的问:“你怎吗知道的?”

    我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你就说是不是,咱们怎吗想办法夺回来。”

    “是与天女阵有关,可是我不能再跟你多说了,这可是天道禁忌,不能说的。”

    我懒得跟它磨叽,于是拿出了金盒子,从里面取出绢帕问它:“是不是跟此岸花也有关?”

    “你小子太聪明了。”死耗子啧啧摇头称赞,但随即来了一句:“我不知道。”

    我明白这是忌讳,它不敢说,刚才这句赞我聪明等于承认了。于是我又问:“是不是天女指甲必须要找到此岸花?”

    “你问的问题太深奥了,我老人家不太明白啊。”它点头说。靠,那就是猜对了。

    “此岸花在哪儿?”既然天女指甲必须要找到此岸花,那找到此岸花,不就结了?

    死耗子咕嘟吞口口水,摇摇头,用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我,意思好像在说,这个真不能讲。我摸了摸鼻子,计上心头,问它:“我打算出去玩几天,可是又想不到哪里好玩,你给推荐一下吧。”

    死耗子叹口气说:“不如你找俞松羽玩去吧。”说完哧溜钻回镜子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