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十七卷第六百四十六章 此岸花

第十七卷第六百四十六章 此岸花

    第二天早上,陆飞、麻云曦和王子俊都跑过来,急着看金盒子。我一看咋曲陌没来,王子俊叹口气说,她身子还不太舒服,加上父母干预,没敢出门。

    我们几个急匆匆的去了店铺,把门上好。我先看了看收鬼瓶,跟镜子绑的好好的,小崽子还乖乖的蜷缩在里面。这我就放心了,于是拿出金盒子放在桌上。

    这东西被一块陈旧的黑布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最后打开一看,也就巴掌那么大。并且扁的不成模样,看样子是当年被砸的。但金光灿灿,那绝对是十足真金,拿在手上沉甸甸的,至少不下两斤重,现在黄金价格暴涨,能值不少钱。

    盒盖虽然塌陷,但不影响打开,我小心翼翼的把盖子掀起来,立刻闻到一股诡异的香气。盒盖背面的确写着“开盒者必死”五个字,鲜红的字体,触目惊心。盒子底部铺着一张绣着花卉的娟帕,颜色发黄,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东西了。

    揭起这张娟帕拿出盒子,香气更浓,这让麻云曦和沈冰两个女孩子喜欢得不得了,从我手上夺走。我急忙跟他们说轻点,这至少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恐怕都没了筋骨,别给扯碎了。

    再看盒子底,用朱砂写了一行蝇头小楷,文字比较古怪拗口,怎么都读不顺畅,看上去像是胡乱写的。摸着鼻子想了想后,估计这就是邪咒了。除此之外,再没别的痕迹。

    “你们看,这朵花太美了,可是从来没见过。”沈冰说道。

    麻云曦轻轻一笑:“你都不认识,我这乡野村姑就更不认识了。”

    “嘿嘿,你比花美上百倍,认不认识又有啥关系呢。”陆飞嬉笑道。

    这么一夸赞,麻云曦果然很高兴,笑容灿烂,跟沈冰站在一块,那简直能把我们眼睛给靓瞎了,太养眼了,你说陆飞这小子哪来的狗屎运,把这棵大白菜给拱了呢?

    平时张嘴就跟陆飞抬杠的王子俊,这时候有点意兴萧索的站一边闷声大发财。可能曲陌不在,让这猴崽子提不起兴趣。

    我仔细看了看娟帕上的花朵,只用了红绿两种丝线绣成的,但手工是相当精美,花瓣娇艳欲滴,透着一股夺魂摄魄般的美。而绿色的叶子,竟然让人产生一种吸允其汁液的冲动。太诡异了,我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本来哥们对花草什么就脑残,沈冰都认不出来的物种,我跟哪儿知道啊。不过花瓣呈现弯曲状,有点像菊花,但比菊花妩媚的多,两者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我忽然想起一种花说:“是不是彼岸花?”

    彼岸花又称幽灵花,传说是佛去往彼岸途中,遗落一棵在三途河畔,由此成为地府唯一一种花,就开在黄泉路边和三途河畔。三途河其实就是界河的旧称,现在地府改制,就改成界河。可是哥们走了几遭地府,也没见到花啊。

    而彼岸这个词,在佛经中讲“以生死为此岸,涅盘为彼岸。”其实这种花本是美好的物种,可是当扎根于地府中,彼岸便不是“脱离尘世烦恼、取得正果”的那个彼岸了。彼岸就是地狱,彼岸就是煎熬!

    “很像哦。”沈冰摸着脑瓜惊叹。

    “像个毛,咯……”

    死耗子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从镜子里爬出来,探头看着绢帕打个酒嗝,呵,酒气冲鼻,沈冰和麻云曦都捂住了鼻子。

    “那这是什么花?”我转头问它。

    “那是此岸花。”死耗子小鼻子尖通红通红,趴在镜子边上,说话舌头都大了。

    擦,此岸花,蒙我们哪?你个死酒鬼,大早上喝的像猴屁股,跟我们胡说八道。

    “回去睡觉去吧。”我没好气的往回赶它。

    死耗子也不生气,嘿嘿笑道:“笨笨,那真是此岸花。当年佛陀去彼岸之前,在此岸种下带有绿叶的花朵,绿叶代表世俗凡尘。而彼岸花是没有叶子滴,意思是脱离苦海,修成正果。”

    听着有点意思,不像是瞎编的。因为在传说中,彼岸花真是没有叶子的。

    沈冰问:“那此岸在哪儿,这花在什么地方有?”

    “此岸就是我们处身之阳间大地,咯……”

    沈冰皱了皱鼻子又问:“那为什么从来没见过呢?”

    “小丫头孤陋寡闻,此岸花在长江中下游,与彼岸花隔江相望,有很多呢。但那都是后世凡品,不具任何灵性。而绢帕上的花朵,一看就是真正有灵性的此岸花。”

    “为什么,我看也普通。”沈冰嘴硬。

    “单是看刺绣就能引人入迷,你不想想要是见到真花该如何啊?”死耗子不以为意的说。

    我们恍然大悟,这花看来真有古怪,不然仅凭刺绣就看的让人怦然心动,看到真花,我估计会意乱情迷啊。

    “真花什么地方有?”我急忙问。

    “不知道。”死耗子又不知哪根筋又搭错了,甩下这句话就没影了。

    沈冰冲着镜子皱皱鼻子,发泄一下不满,然后又拿着绢帕瞧看。陆飞、王子俊和麻云曦也都对着绢帕聚精会神,我心头打个突,敢情这假花真让他们入迷了,赶紧把绢帕夺过来。

    “你干嘛?”三人都不乐意的责问我。

    “没什么,我看看。”心里想着不看,可是我嘴上居然就造反了,还不由自主的把绢帕拿到眼前。越看越是心里感到莫名的喜欢,竟然无聊的数起花瓣来了,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二瓣。

    忽然间心头一惊,十二瓣,那跟十二枚鬼指甲是不是有关?

    这一惊脑子清醒了很多,忙把绢帕收进金盒子,盖上盒盖。

    “我们还没看够呢。”他们几个嚷嚷着。

    我让你们没看够,一人脑门上贴了一张净心符,果然他们眼珠一转,都清醒了。陆飞脸红的说:“我这么高的修为,居然会被邪花迷惑。”

    除了麻云曦外,我们仨全都捂住了嘴巴,差点没吐出来,你修为高个毛啊。

    他们还在继续谈论着此岸花,我心里却在想着那十二枚指甲,不可能与花瓣数量这么巧合,应该是有着必然的联系。可是富有灵性的此岸花在哪里呢?找到它,或许能解开一个令人震惊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