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报应

第六百四十四章 报应

    天亮后,我把死耗子请出来,先顾不上问它怎么防范偷身鬼代,而是让它看好小鬼仔。然后我们把小雪送到了坛子村,从刘珊家里出来直奔村南。老祖宗所谓的一棵大树,那肯定是槐树,不然白天怎么藏鬼来看守?

    果然往南找了没多远,就看到一棵树冠奇大的槐树,走近后大白天还让人感觉到一股阴森之气。

    不用再找了,树里有鬼,法瓶铁定埋在这儿。于是拿出一张封鬼咒贴在树上,立刻从里面传出一声惊叫:“习风,你要杀死你的妻子不成?”

    大家听到这么诡异的叫声,全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草他二大爷的,这只鬼是付雪漫!

    “你胡说什么,我都没跟他结婚呢,他跟哪儿来老婆?”沈冰不乐意了。

    “哼,jian人,你又勾搭上我丈夫了。我告诉你,我们是拜过堂的,你不信问他啊!”付雪漫狠毒的说道。

    陆飞和王子俊是知道这回事,大眼瞪小眼,连个屁都没敢放。

    沈冰盯着我问:“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我摸着鼻子干咳两声说:“拜堂嘛,的确有这么回事。不过,那是假的……”

    “你胡说,有证婚人,有朋友观礼,怎么说是假的呢?”付雪漫气怒以及的叫道。

    沈冰一撇嘴:“混蛋,你都跟人结婚了,还赖着我干吗,我才不做小三!”

    我苦笑道:“她鬼话也能信啊?付雪漫,你说的全是胡话,咱们有证婚人吗?”

    “乐不思蜀园主人不就是吗?”

    “拜托,那是鬼,不是人,所以不叫证婚人。再说,咱们有结婚证吗,谁能证明咱们是真夫妻?不管阳间地府,总得拿出点证据来!”我没好气的说。

    “地府有记录在案,怎么会没证据?”付雪漫不服气的说。

    “好,我放你一次,你这就去地府查查,如果真有记录,今天晚上我就一头撞死在这棵树上。”我心说就是真有这事,以后一辈子不来坛子村,就没法撞死,不算爽约。

    我把那张符揭掉,就听付雪漫叫了一句:“我这就去地府查记录。”然后沉寂无声,应该遁地走了。

    “老大,你为毛放她走啊,那不是放虎归山吗?”王子俊焦急的问。

    我看看他没回答,对于付雪漫,不管怎么样,我总是狠不下心肠。陆飞多聪明啊,立刻把王子俊拉到一边,递给他一把铁锹,开始在地上挖土寻找法瓶。

    沈冰还在那儿生气,我只有把这件事始末详细说了一遍,她才消气。听说是因为怕她遭到毒手,才委曲求全,立马跟我抛个媚眼笑道:“回家给你做好吃的。”

    在树下挖开一大片泥土,最终才找到了法瓶,还好里面有少半瓶鬼泪,不然又得去趟地府求老祖宗去奈何桥。

    找回了法瓶比什么都值得高兴,差点把罗玉山和老范的事给忘了。鬼尸除了但他们的事得清算,起码老范害死小芳和兄弟一家,要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我们就打算去劝老家伙去自首,如果他坚决不肯的话,那我们只有剑走偏锋,晚上让林梦希和夏木春把就地正法。

    可是当我们赶到杨仙庙外时,发现罗玉山坐在庙门外,疯疯癫癫,又是哭又是笑的。起初我们以为这混蛋是假装的,想躲过我们责问,把他按倒在地上打了一顿,这混蛋居然还是那傻样,看来是真傻了!

    再到水柳庄一打听,老范早上死在家门口,据说眼珠暴突,死状很恐怖,都说是被吓死的。我估摸着是陈明被打跑后,怕他说出更多的秘密,就追上去把他吓死。倒霉的罗玉山也做了陪绑,给吓傻了。

    这样的结局我们还算满意,不用我们费力,老家伙遭受应有的惩罚,而罗玉山这混蛋吓傻也活该。他这辈子骗了不少人,这种报应算是轻的。只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他们跟老怀之间到底还有什么秘密,再也问不出来了。

    回去的路上,陆飞问我,怎么猜到那个神秘蒙面人与老怀都是五鬼系传人的。我说这很简单,第一他们都是南方人,并且使用的邪术都是五鬼系的邪法。第二因为老怀当时被杀,说明跟张云峰不是一伙的,而这个神秘的蒙面人又曾杀死了张云峰,这不就证明这两个杂碎是蛇鼠一窝吗?

    沈冰皱眉问:“那只金盒子怎么会不见了,老范既然没得手,难道是被罗玉山偷了去?”

    我一笑说:“你联想力是够丰富,只不过偏离目标太远。金盒子应该在魏庆奶奶手里。”

    他们三个同时怔住,麻云曦都忍不住问:“怎么会在老太太手里?”

    我说你们还记得小芳死前,秀儿去偷偷送过吃的,应该就就是那个时候,小芳把东西交给了秀儿。鬼指甲被小芳吞进了肚子,金盒子可能就变得一文不值,不过,里面或许还隐藏着什么线索。否则,小芳不会把金盒子送给秀儿,这被人知道了,秀儿也会被批斗的。

    沈冰说:“我不信,金盒子如果在老太太手里,她怎么能不告诉我们呢?”

    “这是她跟小芳之间永远的秘密,绝不会告诉任何人的。”我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子。

    “讨厌,叫你不许刮我鼻子了。”沈冰打开我的手,又说:“咱们打个赌吧,要是金盒子不在老太太手里,你以后就叫我姐。你有什么条件,自己提。”

    我眨眨眼说:“那好,我们就打个赌。条件嘛暂时保留,不过以后提出来你不许耍赖。”

    “拉钩,谁耍赖谁是小狗!”

    陆飞调转车头去了西坪村,到了魏庆家门外,就看到门上贴了白纸,我心说不好。进门后就见院子里搭起了灵棚,魏庆两口子见我们就哭,说凌晨见到鬼仔跑出坟,吓得他跟奶奶急忙逃回家。可是刚进门,老太太就不行了,死在了院子里。叫来村大夫,说可能是因为连惊带怕,心脏病发导致猝死。

    得,老太太一死,金盒子的秘密恐怕就带进棺材里了。

    我们祭拜了老太太亡灵后,出门时,魏庆追出来说,老太太临死前告诉他,那只金盒子小芳让她保管,一直藏在坑洞里。说这东西惹贼惦记,说不定以后会带来灾祸,让他取出来交给我。

    当魏庆拿出金盒子递到我手上时,丝毫没有半点因为打赌获胜的喜悦,反而心里很紧张,迫不及待的想打开它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