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沈冰立功

第六百四十二章 沈冰立功

    看到小雪出来,我心里立时以震荡大喜,知道鬼尸被搞定。只不过按照老祖宗的交代,那只小鬼仔还没死,得抓紧把它收了,不然会危及小雪的性命。我连忙跑过去,拿出了早就准备好装了鲜血的玻璃瓶,先倒出在手心里一些,到了坟坑边上,往下甩了一把。

    然后伸手把小雪提出来,正巧这时,一道阴冷的气息迎面扑倒,心知肯定是小崽子。手一挥就把小雪从头顶甩出去,头也不回的叫道:“接住了!”

    陆飞和王子俊同时“哦”了一声,听说声音把孩子接住了。

    与此同时,就见一条黝黑阴森的小家伙,窜到了眼前,因为没拿手电,一时看不清它的模样,不过知道这玩意不易对付,立刻又撒出一丛鲜血。小崽子一闻到血腥味,哧溜一下随着鲜血撒出的方向窜走,我跟着飞身跃起,赶到它前面,拿瓶口对准这小崽子,刚念了半句咒语,突然“吧”的一声响,瓶子碎了!

    草他二大爷的,有人丢砖头,把玻璃酒瓶给打碎了。小崽子特别机灵,一听到响声,鲜血也顾不上吃了,掉头就跑。它身在半空中,速度相当快,跟超速战斗机一样,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射到了陆飞他们面前,冲着小雪去了!

    我心里大急,可是我身子也在半空,目前势道衰减,只能掉进坟坑内。双脚一落地,感觉踏在僵硬的尸体上,才要爬上去,蓦地被一双手臂给牢牢抱住。我勒个去的,鬼尸还没嗝屁啊?

    正在这时,上面发出一阵惊叫,乱成一团。

    我心头一惊,不知道陆飞和麻云曦是否能挡得住小崽子,从包里掏出一把糯米撒下去。马上一团黑烟从下面冒上来,鬼尸跟僵尸道理差不多,都怕糯米。但那双手始终抱紧了我双腿不肯撒开,我有点急了,用力踹了几下,也没能挣脱。拔出桃木剑弯腰下刺,手上使出了全力。

    黑暗中依稀看到,这剑正好刺中尸体嘴巴里,使它全身一阵痉挛,双手松动了。就这还不放手?又摸出一张黄符,啪地贴到这死玩意的额头上,今晚带的大部分是镇尸符,都放在了上面,所以不用担心贴错符。

    鬼尸身子激烈颤抖了几下,然后一动不动了。它两只爪子轻轻一掰就开了,一边爬上坑沿,一边心说这玩意真他妈够强悍,小雪都让它鬼叫了十二声,不知道受到了啥摧残,就这还不死。

    当我刚爬出去,还没站直身体,突然背后一阵阴风骤然袭到。靠,有完没完?老祖宗是不是老糊涂,出错了主意,这玩意怎么就搞不定呢?

    当我回身刺出桃木剑时,才知道自己错了,袭击而来的不是鬼尸,而是另有邪祟。因为眼前啥都没有,那是鬼邪隐身,恰巧哥们今晚开的阴阳眼又过了时限,看不到是什么东西。

    但不管你是什么,没有不怕桃木剑。但是,哥们又错了,这破玩意还真不怕!

    “砰”一声爆响,面前犹如点燃了一只爆竹,闪烁出一团黑光,桃木剑都给炸的寸寸断绝,我整个人也给冲击的往后飞出五六米,撞到了一个人,还压在了她的身上。

    下面身子软软的,透着一股清香,味道很熟悉啊。不过现在四周乱成一团,手电竟然都熄灭了,看不到下面这位是谁?

    “呜呜……好痛……”

    还好是沈冰,万一压住了麻云曦,那多尴尬啊。慌忙从她身上爬起,将她拉起来问道:“小雪呢?”

    “呜呜…云曦抱着……”

    “乖,不哭。”我摸摸她脑袋瓜,伸手从口袋里摸出八枚铜钱,转头四处瞧望。心里却是惊异不定,刚才那只邪祟太厉害了,桃木剑竟然都被炸毁,那不是一般的货色。黑暗里就见西边几条黑影来回奔跑,夹杂着王子俊的叫声。

    刚要拿点睛笔开阴阳眼,忽然那股阴风再次袭来,现在是不能躲,旁边还站着沈冰。当下挥手撒出铜钱,还没来得及念出咒语,就被对方给一把掐住了脖子。二大爷,太快了吧?

    感觉这只鬼爪子突然加力,喉骨发出了格格声响,眼看马上就要给捏碎!

    心里一凉,完了,临死前也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就是顾老板跟我说的偷身鬼代!但我在这瞬间却想不通,那个神秘的凶手不是被我骗回省城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奔雷奉行,乾坤震定。急急如律令!”一声清脆的叫声,念出了铜钱阵咒语。

    本来八枚铜钱要落地时,就像吃了伟哥似的,哗啦啦一阵响动,回旋上空,发出灿然黄光,将我身周方圆一丈之内全部笼罩。

    “呃……”前面发出一声闷哼,感觉喉头上的鬼爪子松动,让我吸进一口气,差点没憋死哥们。

    我捏了个法诀,不知道是谁念了咒语,但不会使用法诀,铜钱阵威力还没完全展开。在法诀催动下,铜钱阵阵上黄光暴涨,身前噼里啪啦一阵大响,跟炒豆子似的。但这鬼玩意的确厉害,竟然嘴巴里发出嗬嗬闷叫,就是硬挺着不肯后退,手上又加劲掐住了我的喉咙。

    “咩……”

    我带来的那只羊居然跑到跟前叫了一声,喉咙的鬼爪再次松开,我都没敢再呼吸,趁机法诀画个圆圈,加了一句咒语。八枚铜钱唰地飞到我眼前一尺之外,快速缩成一个小圈子,这是锁魂术,把鬼玩意脖子给套住了。

    “嗬嗬……”随着一阵闷叫,眼前这鬼玩意终于露出了原形,是陈明!

    在黄光之下,他面色青绿,眼珠发红,额头上的黑筋高高暴凸,非常骇人。他狠狠瞪着我,张口吐出长长的舌头,跟毒蛇一般,就卷住了我的脖子,猛力往起一甩,擦,哥们就玩了一次坐飞机!

    坐飞机初时感觉是很好的,只不过,落地时就太他妈残忍了,这次竟然还是头朝下!

    幸亏麻云曦赶到及时,伸手提住我的后领,一个反转把我头上脚下的倒过来放在地上。我这老脸一时感到火辣辣的燥热,真丢脸,差点来个倒栽葱。

    “噗”的一声,看到沈冰站在山羊后面,冲陈明吐了一口什么东西。陈明脸色一变,仓惶后撤,瞬间就逃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