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六章 鬼气出庙

第六百三十六章 鬼气出庙

    我在电话中让麻云溪拦住老太太,陆飞赶紧开车去接小雪,我跟沈冰到小卖铺买了红绸布、竹条、白纸和黄纸。做了四盏灯笼,让沈冰在上面用油彩描绘四灵神像,我接着用黄纸做莲花灯座。这个莲花灯座是个手艺活,比较费劲,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用竹条编制了一个能经得住小雪重量的底座,将折叠好的莲花花瓣糊在上面。

    然后神坛上上香拜道家祖师爷,把莲花灯座放在神坛上念咒焚符,等于给神像开光一样的程序,给灯座赋予灵气。

    一看表十点多了,这时陆飞又打来电话,小雪接了过去,只等我来了。我和沈冰牵了那只羊,带着这些东西,一路小跑的赶过去。到杨仙庙外,刚好十点五十分,差十分钟就是子时。

    麻云溪还在拉着老太太,在那儿劝说。可是老太太哭的跟泪人似的,就是不肯离开。魏庆两口子也赶到了,总算是把老太太稳住,拉到了一边去。

    罗玉山这小子可能听说今晚要除鬼,我们又这么多人,也没回村,站在一边看热闹。

    此刻整个坟头一片血红,在黑夜之中看着非常瘆人。坟头上的黒杀索只剩下一个死扣,而庙里的火光非常旺盛,王子俊正在庙门外盯着,他没出声,说明那边最后一个死扣还没解开。

    我跟陆飞扯起红绸布,在坟头周围大树上圈起来,做了一道布墙,将坟头严严实实的遮挡在里面。又在两棵大树之间拉起一道红绳,吊起四灵天灯,悬于坟头之上。烧了天灵总召符,四灵天灯内的蜡烛一齐亮起,天灯显灵了!

    与此同时,鬼尸受到天灯照射,坟头上的鲜血泉涌般往外狂涌不止,砰地一声,坟头上的黒杀索最后一个死扣崩开,连整条绳子都断成了十七八截。

    陆飞、沈冰和麻云曦吓得脸上变色,才要转头去看杨仙庙,王子俊开口大叫:“不好了,庙里黒杀索断了!”

    老太太一听,不知道是受到刺激,还是受到鬼尸的引诱,发疯的拿着柳条要往坟上跑。别看老太太都六十多岁的人了,力气挺大,魏庆两口子和麻云曦差点拉不住。好在麻云曦不是常人,手上用力将她牢牢抱住,老太太干着急却半点动弹不得。

    我让沈冰抱好小雪,提起铁锹跟陆飞一块进入红绸布墙内,开始挖坟。每一铁锹挖出的都是血泥,从中升腾起股股黑气。我跟陆飞使个眼色,两个人一边挖一边念着镇鬼咒,不时烧上一张镇鬼符,坟坑里的黑气才逐渐变弱。

    “啊”庙门那儿突然传来王子俊一声惨叫,就见猴崽子陡然飞起来,重重的摔下台阶,啪的掉进了水洼里。

    一条白色魅影,悄然出现在台阶下面,一阵风吹过,衣角飘飞,在黑夜中显得无比阴森!

    “鬼尸出来了!”罗玉山吓得大叫一声,掉头就跑。但没跑几步,就突然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力量给扯住,猛地飞向庙门。这混蛋在半空中,杀猪一样的大叫,在夜空里远远的传出去,令人心惊肉跳。

    我跟陆飞大吃一惊,没想到鬼尸出了庙门,这下有点麻烦。但随即想到我还带着今天又做的一条黒杀索,这玩意不足以制住它,但对它可起到威慑作用。于是冲沈冰叫道:“把黒杀索丢过去,快!”

    沈冰一手抱着孩子,一边慌里慌张的从地上捡起绳子,用力丢了过去。绳子还在半空中,但那条白影却闪电般的窜到了沈冰跟前。吓得她“嗷”的尖叫一声,急忙朝我们跑过来。魏庆两口子那见过鬼啊,这下腿一软就坐在地上,麻云曦飞身跃起,落在沈冰身后,摸出一张符朝鬼尸脸上贴去。

    老太太此刻没人阻拦,就跌跌撞撞的跑向坟头。

    鬼尸遇到麻云曦正宗的封鬼符,竟然有点怕头,往旁一闪,又退回庙门台阶下。正巧王子俊刚好这时爬起身,给它一把掐住了喉咙!

    陆飞丢下铁锹说:“我去帮忙。”他从红绸布下钻出去,正好碰到跑过来的老太太,把她撞得往后退出几大步一屁股坐在泥水中。而她手里的那根柳条脱手飞出,不偏不倚的落往坟坑。

    我挥起铁锹把柳条打飞,跟着用力往下接着挖土。沈冰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叫道:“怎么样了?”

    “快了,你先把小雪放在灯座上做好准备!”我挖着土,抬头看了一眼小雪。说也奇怪,这孩子此刻表现的挺安静,不哭也不笑,好像知道自己的使命一样,让我心里啧啧称奇。

    陆飞和麻云曦跑到庙门前,陆飞直接就是九字真言,要不是在这关键时刻拿出绝招,王子俊肯定就被掐死了。

    九字真言一处,鬼尸暂时被真言封住不动,麻云曦在它眉心上贴了镇鬼符,把它手指掰开。王子俊这小子趴在水洼里,不住的咳嗽。哼哼唧唧站起来,从身上摸出桃木剑,骂道:“你个死xx,差点掐死老子,我让你飘飘欲仙去吧!”

    擦,魂飞魄散吧,还飘飘欲仙,猴崽子也真会捅词。不过当他桃木剑要刺中鬼尸灵窍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忙叫道:“住手,不能……”

    但已经晚了,桃木剑刺中鬼尸眉心,“砰”地一声大响,咽气弥漫,将他们全部笼罩在其中。我心说惨了,你捅的不是鬼尸,那是炸弹啊。因为这死玩意遇强则强,并且身上根本不存在灵窍鬼门一说,本来被高级法术九字真言给镇住,但这一剑等同于救活了它。

    果然陆飞和麻云曦同时被从烟雾中飞出,远远摔在泥地里。而王子俊居然没事,也没动静,让我感到很好奇。

    但烟雾随即被风吹散,就见王子俊趴在地上,不住的来回转圈子,像只迷失方向的丧家犬似的。跟着被鬼尸一脚踢中屁股,一下跟坐了火箭般高高升空。我一边挖土,一边抬头看着,天哪,要飞多高啊?

    “咚”陆飞一个倒栽葱跌在田地里,幸好刚下过雨,泥土松软,不然非把他摔惨不可。心说这倒霉孩子,咋总是喜欢玩这么高难度动作,上次在太谷就倒cha在雪地一回。

    铁锹下这时发出咚地一响,挖到棺材了,我心里一喜,挥铁锹把棺材上的血泥全部清理开。

    看着鲜红骇人的棺盖,还在不住的发出微微震颤,我不由心里冒凉气,头皮也麻了。

    真正的鬼尸在棺材内,外面的只不过是它的一股鬼气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