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只剩一个死扣

第六百三十三章 只剩一个死扣

    我趁机跑过去,一把揪住正在闭着眼睛享受的傻强子拽下了供桌。与此同时抬头看了看这条黑杀索,上面的结扣基本上看不到了,只留下一个,不,还有一个在上面!

    草他二大爷,只剩两个了,千万可不能出了什么差错。拖着傻强子往外走的时候,这小子一睁眼,猛地一口咬在我肩头上。痛的我差点没晕过去,才要给他一巴掌,谁知这时黑杀索上传出“砰”地一声,撒下一丛血珠。

    我心知不好,慌忙往后退。傻强子一下从我肩头上咬下一块肉,血淋淋的,身上不但痛,心里更痛,那是我的肉啊!

    不过这会儿顾不上痛了,慌忙抬头往上看,果不出所料,又解开了一个死扣,只剩一个了!

    我现在心里急的是五内俱焚,一巴掌打过去,顿时把傻强子给打在地上,他本来已经被鬼尸吸走不少阳气,并且身上受伤失血过多,这巴掌就把他拍晕过去。我一手拖着他一手拖着老头,把他们两个拖到庙门外。

    沈冰已经回到车上,车门开着,还能听到小雪的哭声。陆飞拿着手电跑到坟头跟前,甩起黑杀索,在坟头上缠了几匝。我伸手放在嘴边冲他大喊:“记得念咒语!”不念咒语等于白做,那边没起作用,这边最后一个死扣解开,我做的这条临时急用黑杀索,根本挡不住鬼尸,那只不过是吓唬它的。

    陆飞点下头,看样子念咒语了。我唯恐这个时候鬼尸发怒,又拖起两个人下了台阶,把他们拉到草棚下。又急忙掉头跑回到庙门前,忽然看到火盆里的火光往上冲起多高,差点没把房梁点着。

    还好,那个死扣没解开。

    跟着庙门上发出吱吱喳喳的响声,我低头一看,忍不住后背上冒起一股凉气。那一片血手印竟然动了起来,跟动画片一样,十二根手指血印不住的抓挠。手指又重新长出了指尖,似乎在解东西。

    我又慌忙抬头看庙里,火光虽然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旺盛,可是黑杀索剩下的唯一的死扣,还在那儿。它这会儿正在解坟上的黑杀索,顾不上身上的了,老牛鼻子教的办法果然管用。

    陆飞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跟我小声说:“坟头上冒出血了,势头不妙啊!”

    我转头看看那边,跟他说:“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摆两仪阵。”抬起手臂看看手表,才不过夜里十一点,“我们还要坚持五六个小时。”今天感觉时间过的咋这么慢?

    我们俩就这么一直盯着庙里最后一个死扣,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雷声轰鸣,大雨滂沱,小雪的哭声不住的传出。现在也顾不上去想曲陌他们三个,我们俩眼珠一直都没敢离开那个死扣。

    一声鸡叫,悬在房梁上的黑杀索倏然不见,火盆里的火也呼地熄灭。我们顿时松了口气,双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就这么弯着腰猫了一夜,感觉全身都硬了,眼珠发酸,心脏还在不停的激烈跳动。会不会留下后遗症,落下个心脏病啥的?

    雨跟着也停了,虽然还没天亮,但闻到了一股新鲜的气息,倍感舒爽。

    一夜大雨,台阶下积了半尺深的水。沈冰缩在车门内,冲我们叫道:“怎么样了?”

    我拿手电冲她划出一个胜利的图案,她也长吁了口气,倒进车里了。

    等到天亮,走到坟头前,那条黑杀索上面的结扣居然给解开了三分之二,我惊讶的看着陆飞,这死玩意变得这么凶猛。幸好没有一开始就把黑杀索缠在坟上,不然天亮之前肯定被它全部解开,然后它身上的最后一个结扣也会保不住。

    沈冰抱着小雪在车后座上都睡着了,我们转头看看四周,也看不到曲陌他们的影子,不知道现在咋样了。陆飞拿出手机给麻云曦打了个电话,居然打通,麻云曦告诉我们,他们现在在西坪村魏庆家里,曲陌还在昏睡,她和王子俊多没事,一会儿过去接他们就行。

    他们咋跑魏庆家里的,真是让人想不通,不过一会儿见到他们啥都明白了。

    又等了一会儿,罗玉山穿着雨鞋走过来,我跟他交代,草棚下还有两个人,是傻强子和他大爷。待会儿想办法把他们送回去,坟头上的那条绳子不能动,并且谁都不许接近坟头半步。

    罗玉山看着血色殷红的坟头,惊的睁大了眼珠:“咋……咋冒血了?”

    “你别管那么多,想活命,就听我的守好这里,我们今晚就能搞定这只恶鬼了!”跟他说完就上了车,陆飞打着火把车开向西坪村。

    到了魏庆家里,他们两口子眼睛红红的,看样子一夜没睡。麻云曦和王子俊都守在床边,曲陌还在昏睡不醒。王子俊说,他一路从田间追到西坪村,看到了曲陌正缩在一棵大树下浑身发抖。正巧这个时候麻云曦也赶到了,她多少懂点医术,给曲陌把脉,说是受到了惊吓,就抱起她去了就近的魏庆家里。

    王子俊跟这么长时间,早学会了画符,画了一道净身符烧了调成符水喂曲陌喝下。曲陌一闭眼睛睡着,到现在都没醒。

    陆飞皱眉说:“你们咋不打个电话?”

    麻云曦咬着嘴唇说:“你们正在专心对付邪煞,曲陌看着没什么大碍,怕打电话扰乱你们心神,所以就没敢打。”

    这姑娘想事情跟曲陌一样周详,她做的没错,要换沈冰,百分之二百会打给我。

    “小五一夜显得很不安,一直哭个不停,天亮之前才睡着。”魏庆抱着小五跟我说。

    我心头一动,鬼尸跟丁五茅六还有纠葛吗?摸着鼻子想了想后,跟他们说:“这两张符贴在门头和窗户上,这两张贴在孩子胸口上,晚上不要出门,就算必须要出门,但不要把孩子带出来。有事给我打电话。”

    魏庆接过我递过去的四张符,连忙点头:“好。”

    “还有,千万别让你奶奶今天去给小芳上坟,会惹出大祸的!”

    “我知道了,一定不让他老人家去水柳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