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偷身鬼代

第六百二十四章 偷身鬼代

    农村里没有啥好吃的,但赵婷华的手艺,那比我老妈也不差多少,普普通通的一道菜,愣是做的比山珍海味还要香。我们几个人整了三瓶白酒,其中一半是我喝的,熏熏然的回了尚城镇。

    陆飞没喝酒,因为他开着车,到尚城镇没等我们下车就说要带麻云曦到太行山玩去。我是不敢离开,万一水柳庄那边再发生什么,可就耽误了。我和沈冰下车,让他们去了。

    沈冰帮老妈炒栗子煮花生,我倒在床上一觉睡到傍晚。

    吃过饭跟沈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到十一点,于是就去店铺开张。刚坐在椅子上,就有一条黑影站在门外,轻轻的敲门板,“笃笃笃……笃笃……”,三长两短,这是我熟知的暗号。

    我一怔,这人怎么来了?起身到门口又摘下一块门板,让这人进来。他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我的座位上,一脸肃然的盯着我,也不开口说话。我愕然发现,这张老脸上,多了一道鲜红的伤疤,从做鬓角起斜斜的跨过鼻梁到右脸颊。

    “顾老板,好久不见了,还好吧?”我盯着他脸上伤疤,心说肯定好不了,我这问的也是屁话。

    顾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在省城做文物经纪人,这是美其名曰,其实就是倒卖古董的黑商。以前做出来的黑珍珠,不是他来收就是我去送,彼此之间很熟悉,这也是老爸生前的大主顾。

    活养尸事件后,他没再出现过,我以为他也被死三八给杀死了,谁知过了不到两年,他居然又露面了。

    顾老板点点头说:“还算好,前年冬天差点被活养尸杀死,也是死里逃生,在东北养了一年多的伤。”

    哦,原来这样,看他脸上伤疤就知道当时肯定受伤不轻。这老小子运气不错,能在活养尸手下捡回一条老命。

    “顾老板,现在手头上还没货。你重新留下个联系方式,有货后我给你送过去。”我现在供货的是老阎给提供的正宗古董商,所以不打算再招惹这种黑商了。

    “我今天不是来收货的,而是通知你一声,有人盯上你了,正在暗地做‘偷身鬼代’术,借鬼代身来对付你。你老爸当年对此术都很头疼,始终没能破解,你小心一点。”

    顾老板说完就起身绕过桌子,径直出门。这人脾气古怪,我是十分了解的,平时不苟言笑,走时从没不道别。

    我看着他的背影从门口消失,心里琢磨着这老头看起来懂不少,还知道邪术。非但如此,似乎跟我老爸当年关系不一般,老爸遇到过啥难题,他都清楚。正想着要去翻那本善缘公大无量术,看看偷身鬼代是毛玩意。

    正在这时,就听顾老板在外面闷哼一声,跟着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我心说不妙,从口袋里摸了一把铜钱,就窜出了门口。

    只见顾老板在东边三十多米开外,左手捂着胸口,右手捏着法诀,正催动一个铜钱阵在运转。靠,老家伙竟然还是个正统天师,你看把铜钱阵玩的,黄光之中隐隐闪烁着红光,那是道法修为到了一定高度,比我强太多了。

    黄光犹如霹雳一样,噼里啪啦的响声大作,附近肯定有鬼。我没开阴阳眼,看不到鬼玩意的行踪,但看到光圈外地面上,有一溜鲜血。黄光还在闪烁,说明鬼玩意好像还没走,草他二大爷的,什么鬼玩意这么强悍?

    我急忙跑到顾老板跟前,他咬着牙对我说:“你接住铜钱阵,我要恢复一下元气。”

    他胸口上鲜血横流,看来是遭到了暗算,于是二话没说,捏法诀念咒语,把铜钱阵接了过来。顾老板立刻腿上一软,顺势盘坐在地下,闭住眼睛。

    哥们虽然没顾老板修为高,但驱鬼经验多啊,知道仅凭黄光足以抵挡恶鬼,不用担心被鬼攻破防线。一边催动阵法,一边咬破了左手指,在手心里扣着的铜钱上一抹,冲着黄光爆闪的方向撒出去。

    恶鬼也受伤了,并且正在全力抵挡铜钱阵,这把血铜钱过去有可能就要了它的小命。果然,这把铜钱犹如击中了一堵墙一样,哗啦一下全都落地。让这只恶鬼闷哼了一声,继而显露出身形,在灿然黄光下,一张惨白的鬼脸上满是鲜血,显得相当狰狞可怖。

    靠,是陈明!

    “是你?”我忍不住叫道。

    陈明狠毒的瞪我一样,随即隐没身子。铜钱阵上黄光消隐,他走了!

    我收了铜钱,低头看顾老板,这时候他也恰好睁开眼睛,从地上站起。脸色虽然还挺苍白,但元气看样子是恢复了。深吸了口气说:“我走了,这只鬼很凶猛,你要小心了。”

    “顾老……”

    我刚叫出俩字,他人急匆匆的跑进了黑暗里,再看不见人影了。

    回到店铺,我心里纳闷,陈明不过是个普通的死鬼,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刚才那种眼神,看着特别瘆人。转念想到他跟付雪漫是一伙儿的,一定那个神秘高手给的。或许,就是什么偷身鬼代术。

    于是拿出那本书翻开来看,找到了,偷身鬼代属阴魂报宗里的一种。起初养炼恶鬼的办法,跟魍魉十二变有些相同,都是把尸体用白纸盖面,但后面的过程就不一样了。施术者要把自身阳魂潜进鬼身,外表看着是陈明,其实真正主事鬼体的,却是术人。这跟魍魉十二变置身于生人体内道理大同小异。

    难怪陈明变得这么凶悍,原来是跟术人阳魂合二为一。这跟我当时用炼神还虚的方法进入盛艳艳女鬼魂魄中还不相同,那只是梦境中的意识,还需要用冥途来维系。这可是直接就把阳魂加入鬼魄之中,操纵鬼体,如臂使指,非常如意,两者合一,简直威力无穷啊!

    顾老板要不是先用透出红光的铜钱阵把对方打伤,我恐怕也抵挡不住。像顾老板这种修为的高手,都遭到暗算,偷身鬼代术的厉害可想而知。也幸好陈明被顾老板打伤,给了我喘息机会,不然就恐怕无力解决犯煞鬼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