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秀儿

第六百二十一章 秀儿

    这个凶手会是谁呢?我琢磨着就在水柳庄。

    因为当时运动是非常激烈的,有人曾经对女人说了句俏皮话就被打上耍流氓的罪名游街批斗,而小芳从北帝庙挖到一只金盒子,这罪名有多大可想而知。被关在大队部,那其实就是个所谓的牛棚,也就是囚牢,外村人不可能进去把人带走。小芳更不可能自己跑出去自杀,以及那个叫秀儿的西坪村女人,又是怎么偷偷送小芳吃的呢?这就想不通了。

    人性之贪婪,不分时期,就算那个动荡的年代,也是如此。本村人因为亲眼见过金盒子,一定起了贪念,在自己村熟门熟路,骗过看守是有可能的。或者,就是看守监守自盗,从小芳脖子上摘下金盒子杀死,然后拖出去做个上吊的假象。

    可是,我也想不通,为毛要砍掉她的手啊?

    摸着鼻子想了想,可能是小芳两只手紧紧握着金盒子不松开,才导致被砍手。

    这个金盒子藏在神像底座下,一定不是普通东西,或许正因为小芳接触了它,才变的异于常人,死后魂魄也变得十分强悍。

    第二天棺材做好了,正好陆飞、王子俊、曲陌和麻云曦来找我,就叫上他们一块去了水柳庄。在路上把犯煞鬼尸和小芳的故事对他们说了,曲陌和麻云曦听后,跟沈冰一样都挺难过。

    到了地头,发现罗玉山这混蛋倒是挺听话,住在草棚里守着呢。我问他傻强子回来过吗?他说不但回来了,还要进庙,罗玉山没这傻小子劲大,给踹了几脚,冲进了庙门。罗玉山回村把他大爷搬过来,才算好说歹说,把傻小子哄走了。

    我抬头看看南边,这正是西坪村方向,难道傻小子失踪,是受了小芳的嘱咐,看秀儿去了?一会儿做完法事,去趟西坪村找找这个秀儿打探打探消息。

    又问昨天晚上没动静吧?罗玉山苦着脸说:“咋没动静,整晚庙里火盆内烧着火,那条黑影上下晃动,快把我吓死了。习先生,你打算让我看到啥时候啊?”

    我说快了,也就五六天,这混蛋一听还要五六天差点没哭出来。我笑了笑,让他回村叫了几个精壮小伙子,拿着铁锹,用罗盘和皮尺,以坟头跟庙中间为轴心,往外测出一百米,然后用罗盘定位,挖了八个大坑,把棺材埋了。

    来的时候,从纸马店买了八个纸人,淋好鸡血封在立面了。棺材埋好后,我和陆飞两个念咒焚符,做了一刻钟法事,八棺镇鬼局就算成了。

    我们马不停蹄直奔西坪村,先找到魏庆两口子,打听一个叫秀儿的老太太。魏庆一听就怔住了,我们不知道啥意思,谁知他老婆赵婷华笑着说:“叫秀儿的本村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奶奶。”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这个秀儿就是魏庆奶奶!我催着魏庆把他奶奶叫过来,说实话,对这位老太太心里充满了期待,因为能得到一丝关于小芳的蛛丝马迹,可能就能让我找到凶手和小芳被杀的真相。

    前边说过了,我们这儿农村家庭儿子婚后一般不跟父母一块住,更别提奶奶了。魏庆把小五塞给我,匆忙跑出去,没过多大会儿,把老太太叫来了。

    她年纪看上去有七十,其实农村女人不善于保养皮肤,外表比真实年龄大很多。老太太身子骨挺好,耳不聋眼不花,走路很劲道。听说我们是魏庆朋友,要找她问点以前的事,非常高兴。

    当我一提起小芳,老太太立马脸就沉了,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我们谁都没开口,老太太心情太激动,还是让她悠着点,不能催。

    过了半晌,老太太才抹了一把眼泪,叹口气问:“是不是小芳坟地那出啥事了?”

    我点头说:“不但出事,可能还会出大事。我们只想了解小芳的死因,到时候能对症下药,化解了她的怨念。”

    “其实,昨晚上一个傻小子敲我窗子,还在门口地上留下几个字,我就知道小芳还没走,她要闹事了。”老太太说。

    “啊,有这事?”沈冰惊愕的说道。

    老太太接着讲起昨晚,有个人跳进院子,在窗户上敲了几下,她问是谁,那人傻了吧唧的胡说一通,然后就跑了。她拿着手电出来,见门口地上写着“七天后在坟上cha柳”这几个字。

    我听到这儿吃了一惊,坟上cha柳,就跟老怀引鬼仔一样,能让鬼顺着这条冥途爬出来。靠,七天后,那不正好是老祖宗出关的日子吗,这要是让她提前出来,估计老祖宗都没办法了。

    老太太接着说,一看这几个字就知道是小芳来找她了,因为她不断去给小芳上坟,总是见到庙里有个傻小子对她傻笑。傻小子来过,那说明是小芳让他捎话的。

    听到这儿,沈冰问:“那你老昨天不是去上过坟,怎么傻小子没通知你,非要半夜来?”

    老太太摇摇头:“昨天我没去上坟,又不是啥节日。”

    我们不由面面相觑,咋回事,不是老太太上的坟,那会是谁?难不成是凶手?不是说没这个可能,那些批斗过小芳的人有些没死的,这两天发生怪事让他们心里不安,在坟上送点祭品,倒也合情合理。

    老太太接着跟我说起以前的事,小芳喜欢找文物,经常四处跑,来过西坪村,两个姑娘见面挺谈得来,就成了好朋友。因为两个村田地接壤,干农活的时候,两个人一休息就会坐在一块聊天。

    在小芳死前十几天,那天夜里电闪雷鸣,下着大雨,小芳突然跑过来找她。小芳浑身淋的湿透,两只眼睛里满是害怕的神色,手里捧着一个用毛巾包裹的东西,全身不住发抖。

    当时老太太还没嫁给魏庆爷爷,赶紧让她钻进自己被窝,把衣服脱了在火上烘烤。老太太问她下这么大雨来干吗,看淋成了啥样,别再感冒了。那个年代缺医少药的,一个感冒就能要人的命。

    小芳开始一直看着窗外不肯开口,过了很久才吁了口气说:“我在北帝庙找到了一个金盒子!”她说着就把手上毛巾揭开,露出了金灿灿的一只方盒。

    秀儿从小到大就没见过金子,就走过去看,结果这时猛地一个炸雷在外面响起,吓得小芳慌忙把毛巾又裹住了盒子,满眼惊惧的说:“秀儿,我这次闯祸了,这该咋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