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二十章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第六百二十章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强子……”

    这时从庙后传来一阵叫喊声,跟着一个老头从后面转出来,满脸焦急的东张西望。是傻强子大爷!

    他看到我们后,快步走到跟前,问道:“是大兄弟啊,见我侄子了吗?”老头记xing挺好,还记得我。

    看他一脸的急色,我也不忍说谎骗他,就实话实说:“昨晚见他往正南走了,今天早上没回家吗?”

    “昨晚?你们昨晚来过这儿?”老头诧异的问。

    “因为我们昨天在这儿落下东西了,回来找的时候,发现他一边叫着爹,一边往正南去了。”我说个谎话圆过去。

    “唉,这孩子,又跑哪儿去了。”老头皱着眉头看向南边。

    我低头看了一眼坟前的纸灰,心头一动,问他:“大爷,刚才见到有人来这儿上坟吗?”

    老头一怔,随着我目光看看坟前,满面茫然的摇摇头:“没见。怪事,这是个无主的坟,谁来烧的纸啊?”

    “这人生前一个朋友都没有吗?”我问。

    老头歪着头想了想说:“有,她当时跟西坪村一个叫秀儿的姑娘关系特别好,也说不定是她来上的坟。”

    他说的这个秀儿现在也是老太太了,还叫的这么水灵。

    我笑了笑,又看着坟头,心里对立面这位女知青特别感兴趣,想知道她生前的一些往事。于是指了指北边几棵大杨树说:“大爷,天怪热的,坐下休息会儿再找强子吧。顺便给我们讲讲女知青的故事。”

    沈冰一听故事俩字,眼睛放光,跟着说道:“是啊,大爷,天太热了,休息休息吧。”

    老头看了看南边点头说:“这孩子经常一走两三天不见人影,就不找他了。”说着跟我们一块走到那边大杨树下,找了个干净的地儿坐下。

    说起女知青,老头想了半天,那是1973年的事,到现在差不多四十年了。他当时才二十五岁,一转眼过去这么多年,老头没说故事,倒先感慨唏嘘了一番。

    那女知青叫袁静芳,来水柳庄下乡的时候二十一二岁,长的挺水灵,人见人爱,大家都叫她小芳。

    呃,这名字好,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小芳虽然是城里姑娘,看上去娇滴滴的弱不禁风,但干事有韧劲,下田干活从不叫苦。还乐于助人,在村里人缘特别好。不过这个姑娘是学考古的,没事喜欢在附近找什么古墓啊文物什么的。

    在那个年代,没人注意这个,就是见到文物也都毁了。像杨仙庙这个地方原来是一座规模很大的北帝庙,供奉了蛇龟合体的水神。老头一提起这个说的非常起劲,我心想你就甭说了,北帝我还不知道谁吗?

    北帝庙在时给推倒了,留下一堆废墟。小芳经常晚上溜到村外,在废墟里刨东西。听说她还真找到了一件好东西,据说是藏在神像底座下面的一只金盒子。不知道被谁发现了这事,告诉了村长,就给揪出来批斗,被扣上牛鬼蛇神的帽子,把金盒子砸烂,挂在她脖子游街示众。

    不几天,一个好生生的小姑娘给折磨的不成人样。老头说到这儿,不住唉声叹气,仿佛想起当年小芳那个惨状,颇为怜惜。

    小芳情况严重,被关进大队部,专门有人负责看管。几天不给吃的,眼看着就要咽气。多亏了西坪村的秀儿,后半夜偷偷给她送吃的才让她多活了几天。

    可是就在几天后一个早上,有人发现小芳在北帝庙废墟前的一棵大树上上吊死了。死状非常惨,吐着舌头,两只眼珠暴睁,有人说这是含冤而死,死后必定是阴魂不散。还有更惨的地方是她两只手齐腕割掉,当时被卸下来后,谁都没找到她的双手在哪儿,让村里人感到很恐怖。

    有人说是谋杀,把小芳两只手割掉吊死。有人说是死后她自己把手切掉,留着对付那些批斗她的那些人。为这事,那些人天天做噩梦,都偷偷跑到小芳坟前忏悔。

    她死后因为没有亲人主事,又死的这么惨,谁敢把她葬在自家田地内,所以就把她用草席一裹,在大树根下挖了个坑埋了。她死后这么多年,一直没发生过什么事,直到八几年这儿又重新修建了一座杨仙庙后,总是夜里有人听到这里传出女人哭声。

    从那儿以后,村里人夜里都不敢来这儿,碰巧强子五岁时什么都不怕,晚上出来玩遇到大雨,就进庙里避雨,第二天傻了。不多久,他父母也都没病暴毙,这又让村里猜到,肯定是小芳鬼魂干的。

    所以这庙会上,大家也都觉得害怕,就用大红绸布围住坟头,可是没想到,昨天还是出了一档子事。

    老头说完后,不住看向坟头,脸上闪烁着惊恐神色。

    我和沈冰对望一眼,我们俩同时叹口气。这姑娘死的真惨,可是在那个年代,被的太多了,说起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但听到这个故事,我们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小芳家里人就没来找过她吗?”沈冰一脸郁闷的问。

    “据说,她父母是什么考古专家,比她死的还早,家里没人了。”老头说着站起身,脸上写满了没落,也不跟我们道别,径直往村子走回。

    我们回到镇上,沈冰显得闷闷不乐,可能心里还在想着小芳的故事。我说了几个笑话,也没逗笑她。

    “别捣乱了土包子,我心里跟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挺沉的。”她撅着小嘴跟我说,“你说小芳死后,为什么要把自己手砍掉?别人对你这么狠就算了,还要对自己这么狠。”

    我摸了摸她小脑袋瓜说:“傻丫头,她不是自杀的。”

    沈冰一瞪眼珠:“不是自杀的,谁干的?”

    “谁干的咋知道。不过从她死状上分析,根本就是谋杀。人死后魂魄非常虚弱,不会砍掉自己的手。再说从没听说有鬼魂残害自己肢体的事,自杀绝对不成立。”我肯定的说。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沈冰歪着脑袋说。“小芳人缘这么好,谁又会杀她呢?”

    我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说:“那些运动积极分子都差点把她斗死了,杀死她又有啥奇怪的?再说,凶手肯定是奔着那件金盒子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