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小五吸邪

第六百一十九章 小五吸邪

    早上起来先跑木匠那儿,让他做八口棺材。木匠一听,眨巴眨巴眼说,你们家没这么多人吧?

    草他二大爷的,那是我们家要用吗?我连忙说要做法事,甩下定金,就跟沈冰去了西坪村。

    那个小男孩是被魏庆和赵婷华两口子抚养的,我们领回来时也不知道叫啥名,现在他们给孩子取名叫小五。我和沈冰一愣,咋这么凑巧,叫小五呢?魏庆解释说,这孩子总是伸出五根手指头,看着有趣,就先取这么个小名了。

    赵婷华说,周建涛和刘珊因为这男孩叫小五了,于是就跟小女孩取名叫小六。

    我勒个去的,差点没晕倒。不过没几天见了老祖宗,想办法把这两个死猴子给弄出来,就先这么叫着吧。

    我告诉他们要带小五去水柳庄看个小孩,相互增加点福气。当然得骗他们,都抚养了这么多日子,肯定有了感情,要说是转移邪气,他们肯定不干。

    他们夫妻俩一听,说老舅是水柳庄的,很久没去看望他老人家了,这就跟我们一块去看看。我跟沈冰大眼瞪小眼,去就去吧,不然会让他们起疑心。

    去水柳庄一路上,小成成瞪着眼珠看着我,仿佛对我特别又好感。这小孩太有趣了,也太奇怪了,我忍不住抱过他,小家伙一头拱进我怀里,咯咯笑个不停。沈冰逗他,小家伙连眼角都不带扫她,那副小模样似乎在说,理你没空。

    罗玉山这混蛋也挺会想办法,在庙前搭了个草棚,我们过来时,他正在里面睡大觉。我把他叫起来小声说,今天要帮他儿子驱邪气,这混蛋赶紧带我们回家。路上问我,他昨晚感觉全身冰冷,跟掉进冰窟一样,早上太阳出来才没事了,这是怎么回事?

    还用问吗,本来被傻强子咬了一口,传染了邪气,昨晚上又被鬼泪浇透,那是肯定邪气深重。沈冰身上也有,凌晨回去让她喝了点符水,早上起了看也不管用,看来必须要把犯煞鬼尸灭了,用仙人泪才行。

    说着话进了村,魏庆两口子去看老舅,我们抱着小五去了罗玉山家里。一进门就听到屋子里啼哭声不断,声音都有点嘶哑,这孩子肯定哭了一天一夜了。才要进屋门,小五突然两只小眼珠瞪的圆圆的,显得焦躁不安。

    我心头一紧,可千万别发疯了,治不了罗玉山儿子,再把人咬死了。我急忙握住小五的一只小手,给他传过去道气,又在他耳朵边念了一遍净心咒,他神色才缓和下去了。

    进了屋子,罗玉山老婆正抱着孩子满地转,一见我们回来了,噗通就跪地上放声大哭:“习先生救救我们孩子吧……”

    我说:“先起来。”让罗玉山把孩子放在床上,这时候小家伙通体黝黑,眼皮往下垂,看样子带傻相了,再错过今天,恐怕真要留后遗症。

    转移邪气当然用的还是李代桃僵这种办法,只不过略有不同,在咒语上会改变几个字。用红绳系住两个小家伙的手指,我手心里扣着一把铜钱紧紧盯着小五。万一他有什么异状,得立马制服。

    “神气灵灵,各点姓名。汝者身代汝者身,邪病转身。敢有违者,必遭灭形。吾奉三山九侯律令摄!”

    咒语一完,这边开窍放水,那边开门迎喜。马上罗玉山儿子手指上的红绳开始发黑,逐渐蔓延向前。小五这时表现的十分惊恐,哇的哭了起来。我心说不好,但法事开始,如果不做完,邪气返回罗玉山儿子身上,搞不好马上暴毙的!

    现在又不敢用手去按,只有拔出桃木剑点住小五的小腹,不住的往上运气。还算给面子,小五虽然哭,但被桃木剑和道气压住,倒没动弹,顺利将黑气吸进身子。

    起初我还害怕丁五万一不肯吸收营养,把小五给弄傻了。但看着他一张小脸一时黑一时白,交替不定,过了一会儿,泛起一丝红润,我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赶紧把他抱进怀里,感觉小身子热乎乎的,才算彻底放心了。

    罗玉山儿子黑气褪尽,立马就不哭了,还咯咯笑起来。他们两口子又跟我跪下道谢,我说这是啥年代了,还来这一套。罗玉山错会意了,起身打开柜子上的锁,从里面拿出一沓钞票,我看最少不下五千块钱,一个劲的塞给我。

    这钱我能要吗,他骗人的钱没得脏了我的手,说什么都不肯收。但沈冰却一把接过去,还振振有词的说:“这钱我们收了,但会用在驱鬼上面。这要打八口棺材做镇鬼局,正好用上。”

    她说的也在理啊,我怎么没想到,这混蛋骗了乡亲不少钱,就拿这笔赃款做法事,保一方平安,算是还之于民了。

    这混蛋还要留我们吃饭,我对他说:“饭我们不吃了,你还是帮我好好看着庙门和那座坟。这也不是帮我,其实是在帮你自己,要是出现啥意外,你身上邪气恐怕就会拱出来。”

    “那个,能不能像我儿子那样,也把邪气转到……”这混蛋打起小五主意了。

    我一瞪眼:“放屁,这是在玩小五的小命,你咋就不长点人心呢?”

    罗玉山被我骂的老脸通红,吓得低头再不敢吱声了。我跟沈冰最后连看他一眼都没有,就走出了门。正好这时魏庆过来要叫我们去他老舅家吃饭,我说不必了,我们回去有事,把孩子交给魏庆。

    当我们回去路过杨仙庙时,忽然看见坟前有一堆纸灰,坟头上还扣了一只碗。心里纳闷,就走了过去。沈冰对坟里这主犹有余悸,满脸的恐惧,我说别怕,现在阳光普照,它顶多会爬庙里,绝不会在太阳底下冒头的。

    纸灰是刚刚燃烧完的,散发着浓郁的烧纸味,还透着一股热气。灰烬旁边有点心和水果,这是有人祭拜,更让我们摸不着头脑,女知青在这儿不是举目无亲吗,怎么有人给她上坟呢?

    转头看看四周,此刻正是大晌午的,烈日炎炎,田地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这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