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八章 犯煞鬼尸

第六百一十八章 犯煞鬼尸

    回去已经十二点多,也不开店铺了,我们俩躲进我的卧室(现在是沈冰的了),请出死耗子。

    它一看没烧鸡,捂着嘴打俩哈欠,就要回去,我说等等啊,每天都给你三个烧鸡了,做人不能太贪心吧?

    “我是人么?”死耗子一瞪小眼珠,“我是大神!每天三个烧鸡不假,可我老人家每晚都没睡过一个囫囵觉,这不刚还在值班,被你们俩给叫回来了。”

    “嘿嘿,对,大神。我们不耽误你多大功夫的。”我连忙赔笑说。

    “一看你们德行就知道又遇上难题了。”死耗子又打一个哈欠,接着说:“明天改成老白汾吧,二锅头喝腻了。”

    擦,老白汾多贵啊,一瓶一百多,要是让它喝上口,那一个月下来得多少钱哪!

    “行,就明天来一瓶,后天咱还换二锅头。”

    “你个小气鬼,老子不干了!”死耗子说着就要拔腿。

    “行行行,后天还是老白汾。”

    死耗子马上回来,捋着小鼠须,笑眯眯的问:“遇到什吗难题了,说给我老人家听听。”

    草他二大爷,有钱能使鬼推磨,有好酒能让你死耗子装孙子。我还没开口,沈冰就急忙把这事说了,死耗子听的是不住皱眉头,看架势又要来这么“这事不好办啊”一句。

    不过沈冰说完,它倒没这么说,歪着脑袋看半天房梁说:“我老人家忽然想到有事,改天再聊。”说完哧溜一下,就钻镜子里了。

    无耻,我见过无耻的,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回来,还想不想老白汾了?”沈冰叉腰叫道。

    死耗子又耷拉着小脑袋瓜回来,翻着白眼珠看看我们说:“那是孤阴犯煞撞破天,家破人亡泪涟涟,这事真不好办了!”

    我一听有点惭愧,这两句说道记错了,就记着孤阴犯煞泪涟涟了,没想到有个撞破天和家破人亡,几个字之差,意思就差了十万八千里。

    沈冰忙问什么意思,死耗子叹口气说:“那座庙正因为没开光,才被死鬼冲破死扣,把黑杀索伸到了庙里。”

    他这句把我也说迷糊了,挠着头不明白怎么回事。

    死耗子白我一眼说:“亏你还字符聪明过人,这点都想不通,笨蛋。我告诉你吧,坟头只能埋庙后,最忌讳埋庙前和庙左,在庙左飞檐穿心,让死鬼整日不得安生,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孤阴犯煞之局。本来它就被黑杀索缠身,又遭受穿心之痛,每日肯定拼死挣扎。它本身一定也有奇异之处,而飞檐穿心乃是阳刚之气,每日消磨黑杀索,让它又从中渔利,终于解开了第一个扣子,爬上了飞檐……”

    它说到这儿,我已经恍然大悟,全盘想通,笑道:“明白了,知道怎么回事了。”

    “我还没听明白呢。”沈冰撅着小嘴说。

    死耗子笑了笑接着说:“既然能爬到飞檐上,就能祸害人。你们说的那个傻小子,这么多年一直住在庙里,就是被死鬼用黑杀索吸取阳气,来慢慢解扣,扣子解开的越多,它就能在庙里活动的范围越大。它现身于飞檐上,说明已经解开了一半以上的绳扣。这种犯煞后的死鬼,成了越打越有精神的东西,你不碰它,反倒没事,你越碰它,它越来劲,扣子会解得越快。”

    “你说我们今晚去招惹它,是不是又让它来劲了?”沈冰睁大眼睛说。

    死耗子点点头,忧形于色说:“不该挖坟,这一挖坟,估计又给它解开了两个扣。”

    我一低头,这道理开始是想到了,但不明白其中关窍,要知道这样,打死我都不会挖坟。

    “幸好土包子没有再挖,明天摆个八卦阵,让死鬼消消火气那就好办了。”沈冰说。

    死耗子一皱眉摇头:“摆阵有个毛用,像这种犯煞鬼尸,摆阵等于又在招惹它,戾气越来越重。”

    对啊,我有点傻眼,这跟挖坟一个道理,都是bi它发飙呢。

    “啊,那怎么办?”沈冰惊问。

    死耗子捋捋小鼠须:“还得开棺。”

    我和沈冰同时愣住,不是说不能挖坟了,还怎么开棺,那不找抽吗?

    死耗子看看我们俩,一脸神秘的说:“不懂吧?这个死鬼身上肯定有异于常人的地方,才能解开黑杀索死扣。好在现在还有一少半没解开,就趁着这时候白天把坟挖开,开棺把它身上异于常人的地方给除掉,再摆阵消除戾气,最后解开尸骨上的黑杀索,放它去地府投胎。”

    说的有道理,我点点头问它:“可是挖坟溢血,那是怨气太大,怕是挖不到棺材就会出事。有什么办法,能在挖坟时不出血?”

    死耗子砸吧砸吧小嘴,愁眉苦脸的说:“这个我就真不知道了,得问你们家老祖宗。今儿个是二十三了,再有七天他就出关,你还是问他吧。”

    “可是这七天万一死鬼把扣全解开了咋办?”我急道。

    “这七天里,不能再做任何法事对付它,不过要在距离坟头和庙百米之外,摆下一个八棺镇鬼局。别整像你们店铺那么小的棺材,要大个的。每口棺材里,都要放一个鸡血涂身的纸人,这样犯煞鬼尸就算解开绳扣从坟内跑出来,也跑不出这个镇鬼局。”

    死耗子说完,临走又特别交代,一定要好点的老白汾,别拿低档次的。我靠,本来打主意给它买几瓶几十块的,没想到它还不干。你说我咋就不知道它喜欢喝酒,没事又给添上一个麻烦。

    我让沈冰睡了,自个跑回杨仙庙,把坟头上的符揭了,桃木剑也拔出来,这玩意是在bi死鬼发疯。交代罗玉山远远的看着就成,别让任何人进庙,包括傻小子。

    回来后睡不着,因为还有罗玉山儿子的事,犯煞鬼尸能等七天,他儿子等得了吗?躺在沙发上想半天,诶,有了。这股邪气虽然不好驱除,但可以转移,也就是说必须有个小孩愿意把邪气转到自己身上。正好利用丁五茅六那两个孩子,把邪气转到他们身上,两只怪物还吸收不了这点营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