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坟

第六百一十七章 血坟

    这种邪术一般是不用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黑杀神这样的主儿,邪派术人也都是轻易不敢招惹的。除非遇到像凶灵这种极品恶鬼,要封入尸体养炼,那才会动用黑杀索。但成功率也很低,你这一个扣还没结好,那边就咬你一口,得,你跟它一样了,还炼个毛?

    我越想越心惊,不行,这条黑杀索是不能动的,否则等于帮鬼结扣,等它一旦脱出束缚,可就有的头疼了。唯一的办法,只能开棺。它之所以能侵入庙里和檐角上,是因为尸体上解开了一些死扣,所以让它把手伸出坟了!

    当我刚一转身,就看到一条黑影直挺挺的站在我身后。本来对黑杀索正感紧张之际,猛地看到一条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突然出现在后面,不由感到毛骨悚然,全身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是什么东西?”黑影开口了,还是个女的。

    汗,是沈冰,吓的我心里怦怦直跳。我往旁一闪,让火光照过来,她这会儿看上去恢复了血色,就是小脸还有点苍白。

    “是绳子。走,出去挖坟!”我拉着她出了庙门。

    罗玉山这混蛋还在地上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此刻屋檐上的水帘已经停止了,只往下缓慢滴着水珠。我考虑进庙门把对方积攒了多时的鬼气给打散,才让它收手,邪气也收回去了。不然,他们俩还会像疯狗一样追着我不可。

    “起来,拿铁锹挖坟!”我把他拉起来,顺手捡起了小白旗。

    “挖坟……”这混蛋一听就浑身打颤。

    靠,还是我来吧,拿手电在庙门外找了一圈,才找到他撒手丢出去的铁锹和铁镐。大公鸡两只爪子被绳子绑着,嘴上缠了胶带,还在地上不住的扑棱。

    “你杀鸡,我去挖坟,快点。”我冲沈冰说了一句,提着铁锹走到坟头前,抡起手臂干了起来。

    沈冰一叉腰,对着罗玉山叫道:“叫你杀鸡没听到吗?”

    “好,我这就杀,这就杀。”

    挖这座坟为毛要杀鸡呢?因为有了三尸鬼和沈思思开棺的经验,避免尸变,我们鬼事店铺有个偏方,就是鸡血淋头,再加糯米封口,红绳缠绕手足,尸体肯定比孙子都乖。

    那边听着罗玉山杀机,发出公鸡扑棱翅膀的声音,我这也把坟头给挑开了一个大口子。正往深里挖,就见土里好像冒出了液体。我赶紧叫沈冰拿着手电过来,一照之下让我大吃一惊,立刻又往回填土。

    里面渗出了鲜血!

    这说明黑杀索上的死扣揭开不少了,就像庙里一样涌出鲜血,是不能再动,否则又会等同于帮它解扣。草他二大爷的,这成了掉进灰里的豆腐,吹不打不得了。

    把土填好后,在坟上贴了一张镇尸符,又走到坟头与庙之间,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桃木剑尖朝上埋在里面。这是暂时封住死鬼的出口,让它进不了庙,这样能安宁一时。

    “不开棺了?”沈冰问。

    “不能开了。”接着我把情况给她简单说了一遍,她不是想学道法吗,这就等于开始了第一堂课。

    罗玉山苦着脸说:“这……这鸡都杀了……”

    小气鬼,不就是一只鸡吗?我让他把鸡头剁下来,用红绳拴好,又拿手电回到庙前。这时屋檐上是彻底不滴水了,庙里的火盆也熄了火,一团漆黑。

    进了庙里从房梁上垂下来的黑杀索不见了,感觉四周的氛围没有刚才那么阴森。抬头拿手电照着房梁,犹豫半天,如果把鸡头吊在上面,正好冲着杨仙神像头顶,太不敬了。虽然是野仙,但也是招惹不起的。

    不过我想到黑杀索怎么就能在它头上动土,连个屁都不放呢?心头忽地一动,转头问旁边的罗玉山:“杨仙是哪位先生给开的光?”

    罗玉山猥琐的笑了笑说:“是我开的……”

    我差点没趴下,二大爷,就你这本事,也敢给神像开光?我说这死鬼怎么就那么大胆,能把鬼爪子伸进庙里,而杨仙就半点反应都没有。敢情这神像就是一堆废泥巴,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就好办了,不用担心对杨仙敬不敬的问题,于是抬腿就上了供桌。攀着神像爬到泥像头顶上,正好伸手把鸡头丢过房梁,然后把红绳这头系在神像脖子上,鸡头就吊在了半空,不住荡漾。

    “习先生,这玩笑开不起啊,得罪了杨仙……”罗玉山在下面惊恐大叫。

    “得罪个屁,神像压根就没开光,我得罪谁啊?”我没好气的从上面跳下来。

    “你咋知道没开光?”沈冰好奇的问。

    罗玉山也一脸不服气的看着我,似乎那意思在说,我开过的怎么就没开光呢?

    我哼了一声问他:“你开光之前早上用符水洗澡了吗?”

    这混蛋摇头。

    “摆法坛了吗?”

    他还是摇头。

    “那后面就不用问了,还有一大堆繁复的法事,你恐怕都没做,缺一项也开不了光,更别说你差了那么多步骤。”我懒得跟他磨嘴皮子,走出了庙门。

    他们俩跟着我出来后,我交代罗玉山,从现在开始看好了这座庙,不能让任何人进去。还有那座坟,上面的符不能揭掉,要是下雨,就盖上遮雨的东西。埋桃木剑的地方,不能有人在那儿,法器受到污秽,就不灵了。

    “就我一个人在这儿看着吗?”罗玉山差点没哭了。

    “你可以把让老婆陪着你啊。”

    “那还是我一人吧。”

    回去路上,沈冰问我,难道这就没办法了,让罗玉山一直在哪儿昼夜值班?

    我跟她说不是没办法,那需要明天把陆飞也叫过来,两个人在坟地周围阴阳八卦阵,得先把死鬼身上的戾气清除干净,才能挖坟开棺。不然这股怨气太大,现在黑杀索反而被它利用当做挡箭牌,挖坟就等于解扣,到时控制不好,怨气跑进村里,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

    “你刚才说,阴魂被黑杀索封在尸体内,那比湘西镇尸符还要厉害,阴魂怎么跑出来的?”沈冰刨根问底的问。

    我张张嘴没答上来,这件事我也正百思不得其解,还是回去问问死耗子吧。

    但又不能在她面前说不知道,咳嗽两声说:“这个嘛,暂时还不能跟你说,天机不可泄露。”

    “呸,我看你是压根就不知道,少来蒙我!”

    呃,这丫头竟然越变越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