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鬼书集 > 阴阳鬼探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庙中魅影

第六百一十五章 庙中魅影

    晚上八点多,我收拾好家伙出门了。刚走出村,就被沈冰赶上,她跑的气喘吁吁,一边擦汗一边跟我嚷:“你怎么这么缺心眼,没见今天老妈不炒栗子了吗?走的时候也不叫上我。”

    呃,我咋还变缺心眼了?就你还有资格送我这称号?怎么感觉怎么是头猪笑猴子傻。

    “太危险了,这次开棺跟沈思思的棺材一样的充满了变数,你还是回去吧。”我说的是实话,谁知道术人在棺材里加了什么佐料。

    沈冰咬着嘴唇说:“我想来想去啊,觉得要想胜过你,就得蛊术和道术一起学,所以决定跟你去了!”

    今天上午刚刚下过雨,路上非常泥泞难行,自行车都不好走,所以我就决定步行。距离水柳庄也没多远,两个人说说笑笑,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到了。

    先到了村口,罗先生在那儿等着呢。

    他本名叫罗玉山,今年四十五岁,跟第一任老婆过了二十年,也没生下一男半女,三年前老婆因病归西。前年又娶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比他小了十多岁,可是一年多一直没动静,可把他急坏了。到处烧香拜佛,去年终于怀上了,今年刚过年生下一个儿子,你说盼了二十多年盼来的一个小心肝,今天被煞气入侵,能不着慌吗?

    我交代他带的东西都拿来了,铁锹、铁镐还有一只大公鸡。

    转头看到那边杨仙庙庙孤零零的矗立在黑暗里,并且旁边还有一座非常诡异的坟头,让人心里感到发毛。

    来到庙门外,就觉得背上凉飕飕的,这也没刮风啊,忍不住回头。

    “吧嗒吧嗒”从檐角上滴下的水珠落在台阶上,发出清晰的响声。我头皮一麻,把手电照向坟头,红布不见了。

    紧跟着听到庙里似乎有动静,赶紧把手电关了,小声问罗玉山:“谁把坟头上红布扯掉的?”

    “不知道,傍晚回来时还看见在上面盖着。”罗玉山说。

    “庙里可能有人,我们小心点。”我说着蹑手蹑脚的走过去,慢慢踏上台阶。

    他们俩跟在我身后,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庙门紧关着,也没上锁,就听里面有人在说话,声音不是很大,听不清说的是什么。现在的庙门上都不用窗纸了,装的都是玻璃,于是凑眼往里瞧。

    今晚月光挺明亮,透过门窗投射进去,在地上撒下一片银光。一条黑影坐在供桌上,小声在嘀咕着,一双脚在桌下荡来荡去,看着挺悠闲。

    “是傻强子。”罗玉山小声跟我说,又怕我不知道傻强子是谁,跟着补充一句:“就是卖糖葫芦那个傻小子。”

    “他经常住庙里吗?”沈冰小声问。

    “嗯,他从小一直住在庙里。”

    既然是傻小子,那就不用有什么顾虑,才要伸手推门,忽然间看到傻小子头顶上出现了一条诡异的黑影!

    那是什么东西,一时还看不明白,因为月光就照到供桌前面,包括傻强子看着都是很模糊。不过我心里毫无来由的怦怦直跳,感觉这玩意肯定是邪祟,说不定就是坟头里的女知青。

    黑影就像一条长长的舌头一样,慢慢的垂到傻强子脑门上,慢慢的蜷曲起来,又像是一盘蛇。但盘好之后,上面依旧是长长的一条黑影,似乎身子特别长,另一端悬在房梁上。这盘黑影缓缓蠕动,在傻强子头上摩擦着,留下一道道液体。

    太黑了看不清,那玩意是血还是水,总之觉得很诡异。

    此刻四周一阵寂静,听得见罗玉山吞唾沫的声音,他结巴着问:“那,那,那是啥玩意?”

    “那,那,那好像是黄鳝吧?”沈冰也这味。不过挺会替自己减压,连蛇都没敢说。

    我心想管它是什么玩意,正好出来了,倒省的去找它。从包里拿出那只做好的收鬼瓶,手心里扣了八枚铜钱,就要去推门。

    这个时候突然“嘎嘎嘎”响起一阵乌鸦叫声,草他二大爷的,插嘴cha的真是时候,让我们全部吓了一大跳。罗玉山掉头就跑到了台阶下,沈冰也紧紧扯住了我的衣服。

    “咱们还是回去吧,听到乌鸦叫不吉利。”沈冰颤声说。

    我差点没趴下,遇鬼就是不吉利,要是怕就不用来了!

    再看里面,就见傻强子和那条黑影不见了,我心说咋回事,要是鬼跑的快是真的,傻强子能这么利索吗?

    “习……习……习……”罗玉山在后头习了半天,也没习出下面先生两个字。

    我急忙转头,见他伸手指着左侧檐角,抬头看过去。靠,一条黑影吊在那儿,并且来回晃悠,好像刚刚上吊一样。

    不会是傻强子吧?我赶紧打开手电往上一看,他姥姥的,这条黑影又奇异的消失了。不过在消失之前,仿佛看到是一个白衣女人,脖子上勒着一条麻绳,挂在檐角上。脸孔没看清,眼珠子倒是挺清楚的,瞪的比铜铃还大,相当的吓人!

    “吱呀”一声,这时庙门突然打开。

    草,今晚尽是在神经紧张之际爆发出动静来,让我们心脏都快承受不住了。

    一边回头,一边就要扬手撒出铜钱,结果一眼看到是傻强子站在门口。那对眼珠瞪的大大的,一动不动,在月光映照下,泛起一层阴森的寒意,跟刚才看到上吊的女人眼珠差不多。

    我背上唰的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沈冰双手抓紧了我的手臂。

    “爹……”傻强子跟个木头人似的,一边从里面走出来,一边叫了声爹,从我们面前踢踏踢踏的走过去,好像没看到外面还有人。

    “你爹在村里,快找爹去吧。”罗玉山哧溜一下跑到我们跟前。

    傻强子连看罗玉山都没看一眼,失魂落魄的往正南走了。月光下他全身大红绸布,原来坟头上的红布是他扯掉的。

    庙门“咣当”一声无风自关,檐角上“哗”地流下一条水柱!

    “快闪开。”我拉了一把沈冰,唯恐水柱泄地会溅在身上,一样能中邪。

    但我们刚跳开,整个屋檐上,全都涌出了水柱,犹如水帘洞一样往下倾泻。顿时我们就被浇了一脑袋的水,那可是鬼泪啊!

    冰冷的感觉霎时从头顶直透脚底,全身都要冻僵了!